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李道義,你敢質疑我了,下個月零花錢減半!!」

正坐在徐夢瑤辦公室中的李道義,捂著耳朵瞪大了雙眼,看著屏幕結束的通話。 ??? 我說啥了? 又減半。 老天爺呀,我太難了! 服下了藥丸的白喬躺在了床榻上,持續了足足十分鐘的時間,他的雙眼就驀然睜開,緊接着,「轟」的一聲,一股極端恐怖的氣勢就在他的身上釋放而出,引得四周都是勁風作響。 緊接着,原本白喬那一副乾癟枯瘦的身體,竟是在逐漸的膨脹起來,那絲毫沒有生機的皮膚,也是開始煥發出了活力,他身上的氣勢。也是變得越來越強橫。 看到這一幕,許林終於吐出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在門外,楊凱正站立在那守候着。而白冰菲和白冷海二人,也是在等待着。 白冷海冷冷地旁觀著白冰菲,至於白冰菲則是滿臉着急與擔心之色,來回的走動着,時不時的看着緊閉的房門,很是憂慮。 …

Read more

如果不是因為兩家人都在,她早就出院了。

但她不能。 記住網址et 拜她哥所賜,那一腳踹斷了陳遇西一根肋骨,醫生說至少要在病床上躺大半個月才能恢復。 陳遇西現在是她名義上的老公,她就算是做做樣子,也不能隨便拋下他走人。 可是,她現在真的很想聯絡陸熙,知道他的情況。 褚雲希到底沒有忍住,找了個借口,暫時離開病房裏,卻給陸熙打電話。 陳遇西躺在病床里,看着她消失在門口的背影,閉上了眼睛。 褚雲希來到走廊外,找了個沒有人的隱蔽角落,掏出手機。 她翻出陸熙的號碼,卻陷入了遲疑。 想起陸熙離開之前那絕情的模樣,她實在是沒有底氣,陸熙還會接她的電話嗎? …

Read more

不過這一點還是無法證明他是個憨批,畢竟人家有那個實力不和毛茸茸公國談判。

在原著之中,面對押送多弗朗明哥的軍艦,那艘船上載著藤虎、戰國、鶴著三位大佬,傑克毫不猶豫發動攻擊。 憨批,還是傑克憨批。 轟! 盧卡斯見聞色感知,向著發出巨響的方向跑去。 岸上,傑克上岸,感受著大量被控制的植物瘋狂糾纏在自己的身上,不斷生長。 傑克怒喝一聲,身體直接將大量瘋長的藤蔓撐爆,接著抓起兩把下身直刀狀,上身鐮刀狀的武器。 雙手快速揮動,直接將鐮刀一般的武器掃了出去,而發動攻擊的賓茲連忙向後暴退,躲開了傑克的攻擊。 傑克的武器直接將一旁的巨石擊碎。 巴基帶著人一邊抵抗傑克等人的攻擊,一邊向後倒退。 就在剛才,他們岸上的巴基彈將傑克的海賊船成功擊毀,而傑克也帶著一部分手下,成功來到岸上。 …

Read more

此術,乃那顆種子在李佶丹田生根之後,功法自行出現於李佶心中。而且這惑心術實在恐怖,竟同時盅惑了二百餘凝氣修士自相殘殺,更令宋養浩這個築基修士差點深陷其中。

至於此術以詭異的方式出現,紫蘇反而見慣不怪。她在手中還把玩過,一顆實實在在的種子,可以在李佶的丹海生根這種事都遇上了,術法出現的詭異又算得了什麼? 「對了陳瑜,昨天黛姝也在你不遠處。」李佶的事太令人費神,紫蘇想起什麼,道:「而且我認為,如果昨天孟姚前輩不出手,黛姝也會救你。」 「黛姝姐?她還沒回去?」陳瑜有些驚訝,接着苦笑道:「還好她沒有出手,要不然,若她再次要我拜入她的師門,我該如何拒絕?」 王安平和李佶雖見過黛姝,但此時並不知道陳瑜和紫蘇說的是誰。 「你怎麼,你難道不想拜入丹鼎派或者溟滄派?」紫蘇吃了一驚,道:「我以為,你去了中洲要去找陸臨風和劉叉的!」 「師姐,如果紫陽宗還在,我當然會去找他們,那時我們是單純的敘舊!」陳瑜神色里滿是痛苦,道:「而現在,紫陽宗已經沒了,我去找他們是投奔!師姐,我做不到!」 「你怎麼還這麼驕傲!」紫蘇瞬間揪住陳瑜耳朵,氣道:「我們接下來唯一的目的是重建紫陽宗,為了這個目標,你就不能暫時收起你的驕傲嗎?」 「疼,疼疼!師姐,不是我不願收起驕傲。而是」陳瑜抽著臉,看着紫蘇美好的容顏,不知是耳朵痛還是心痛,道:「在往後的日子裏,我只剩下驕傲了!」 紫蘇嬌軀一震,李佶黯然一嘆,王安平還太小,他不懂這裏面的複雜,此時只能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房間里一陣沉默,有敲門聲響,幾個小二帶着豐盛的菜肴魚慣而入。 …

Read more

「當年我母親跪在你腳下苦苦哀求,你一腳踹向她的身上,你可有給她尊嚴?現在你和我談尊嚴,你-也-配。」

一字一句,顏幽幽禁不住心裡為那死去的母子三人可憐。 顏修洪被顏幽幽懟的一時語塞。 看著面前這個眼神明亮而銳利的大女兒,他仰頭流出悔恨的淚水,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顏幽幽冷冷一笑,看向顏綰傾道: 「你說?如果我一點一點的奪走你最在意的東西,你會怎樣?」 顏幽幽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笑容越發深沉。 「我最喜歡看著仇人痛苦絕望的樣子,仇人,只有慢慢折磨,才最有趣,不是么?」 「五年前,你和你母親打我,罵我,羞辱我,陷害我,給我灌下雙重媚-葯,找人想要玷污我。」 「五年後的今天,你和你母親又幾次三番的找人暗殺我,派人火燒玉巷園,想要殺了我的一雙兒女,可有想到會有今日?」 「善惡到頭,你做的好事壞事老天都記著賬呢,別以為一時不報就覺得沒人管你,別忘了,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

Read more

但約翰轉過頭后又愣了一下。

他又朝着那幾個年輕的女酒保看去,打量了其中一個幾眼后他就起身,朝着這群年輕的姑娘走去。 他走到幾人面前,自我介紹了起來。 「我叫約翰.威克。」約翰對着其中一個樣貌還算出彩的金髮少女說到。 身邊的小姐妹見此紛紛笑嘻嘻的走開留下少女一人面對約翰。 「我叫吉娜.貝爾斯。」少女小臉紅撲撲的說到。 「你跟我的一位朋友很像。」約翰看着她說到。 這不是搭訕,因為的確有點像。 那傢伙是約翰第一次出任警局警長所接到的第一個任務,追捕五年前的逃犯。恩托爾.勞斯里克。 然後有一個可憐的酒鬼死在了約翰面前,他叫羅賓。被步槍擊穿了內臟。 他說過他的父親和妹妹在聖丹尼斯城生活,羅賓自己會時不時的寄點錢過去給他們。 …

Read more

「好的!」

穿粉色公主裙的金子倩歡快地起身,伸手去拉坐在沙發里的小男孩,「巍巍哥哥,快點兒,我們去遊樂園啦!」 「我不去,你不是讓我來教你說外語的嗎?如果你要出去玩的話,那我就回家了。」 巍巍一張酷酷的小臉沒什麼表情,撇開了金子倩的手,就打算直接離開。 金子倩有些着急:「我......我只是想讓你開心呀。」 陪巍巍一起來的老管家明叔,追在他身後,哄勸道:「小少爺,子倩小姐是關心你。而且,遊樂場很好玩的,裏面有各種各樣的項目,像過山車、摩天輪、旋轉木馬啊......」 「沒興趣!我一點兒也不想去遊樂園!」 說完,巍巍步子邁得更快了。 老管家為難地看了尚敏一眼,追了出去。 「媽咪,巍巍哥哥幹嘛這麼討厭去遊樂園?」 金子倩抱着尚敏的手臂,兩條秀氣的小眉毛緊皺在一起。 …

Read more

麥肯錫的事情,其實調查起來並不難,他偷稅漏稅的事情,稅務局一查就能查出來,在以往幾年中,麥肯錫確實偷稅漏稅幾萬美元,而這些錢是怎麼來的呢?金融公司賺錢後分給他,他偷偷藏起來沒有報賬。

金融公司為什麼會分錢給他,這一點也不難查,那家金融公司的負責人被抓,很老實的供出確實和麥肯錫勾結,麥肯錫負責整治那些企業,趁着他們企業股價下跌的時候,金融公司則大肆做空從中牟利,形成一個完美的合作。 那家金融公司,用這種方法獲利三百多萬美元,而麥肯錫分到了三十多萬美元。 這些錢不是好來的,所以給麥肯錫的全都是現金,這些錢又不好上稅,所以涉嫌偷稅漏稅。 對這些罪名, 即便有確鑿證據,麥肯錫依舊矢口否認,不出具任何口供,叫來自己的律師為自己辯護。 他曾經是法官,對這一切很熟悉。 一周后, 麥肯錫走出來調查局,他繳納了大筆保證金獲得保釋,他可不想在監獄里待着。 有人過來接麥肯錫準備回家。 可是他們的汽車剛走到一條公路上時,一輛高速駛來的大貨車,狠狠撞在了麥肯錫乘坐的那輛汽車中間,轎車被撞的四分五裂,等汽車停下已經沒了形狀。 …

Read more

「左依依來了。」

「……」 「啊……」孟河川瞬間從沙發上彈起。 見他朝陽台跑,林雅慕抬手拉住他,「大哥這可不是一樓,你先去我房間呆著別動。」 看了看周廷鸞,她感覺還是不太對,「算了,你們兩個一起進去吧。」 林雅慕不由分說的把兩個人都推進房間,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吸一口氣拉開了門。 左依依正憤憤然的在外面踱步,「林雅慕!」 見她打開門,左依依不由分說就吼了過來,「你幹什麼啊。」 她一臉委屈,「哪有這樣的,我都走到你眼前了,還讓我吃閉門羹。」 「啊啊啊,對不起,我沒反應過來。」林雅慕抱住她試圖挽回局面。 「哎,這是什麼。」 …

Read more

我們給他開了一年的單子,收了他一年的寄存費,結果這麼多年他也沒有來過,那我們也不可能把老人家的骨灰直接扔出去,所以現在這位唐老先生的骨灰還留在我們這裡。」

負責人也想起來了,絮絮叨叨的說著。 現在看起來唐雲凱對他的父親可能真的沒有什麼感情,要不然也不會讓他的骨灰在這裡放上這麼多年。 可是他既然對自己的父親沒有感情,大不了就把父親留在村子里,簡簡單單的過剩下的日子就行,為什麼會想著把他接到城裡? 「那你們還記得你們在接觸這位唐老先生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馮俊追問道,唐雲凱不懷好心把自己的父親接到這裡,那麼他一定做了什麼,而這一件事情也許只有在能夠接觸到唐強的身上才能夠找到答案。 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會為死者清理身體,整理面容,也許那些入殮師清楚。 「這件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不過當時負責安頓這個唐老先生的是我們這裡的趙師傅,我幫你叫他過來。」 負責人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座機打了一個電話。 沒過一會兒,以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走過來。 「老秦你找我。」這位姓趙的入殮師疑惑地看了一眼警察,但依舊對著負責人說道。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