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七爺,這樣穿很土。」慕安安表達了抗議。

想要把拉鏈拉下來,手腕直接被宗政御扣住,「晚上涼。」

「涼就涼,漂亮最重要。」慕安安表達了自己內心的倔強。

要風度,不要溫度。 很快,飯菜就端了上來。

老闆親自端了上來,對著姜天和葉曦就上下打量一番,一頭疑惑和霧水。

「兩位看著眼熟,就是想不起來。」

「要知道,知道我的拿手好菜是素熊掌和濱海烤魚的人不多,這兩道菜費時費力,我好久不做了,菜單上也沒有,看來兩位是老顧客了。」

「哈哈哈。」

聽到老闆的話,姜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說老闆,你再好好想想。」

「想不起來。」老闆說道。

「不過,既然是老顧客,歡迎歡迎。」

就在姜天陪著老婆女兒吃飯的時候。

小區內早就人聲鼎沸,風起雲湧了。

神州的功勛,蓋世大英雄來了,原來之前住在他們小區的孤兒寡母,居然是他的老婆和女兒,知道小區門口那家飯館的老闆嗎?

頭就像是西瓜一樣被當場拍成粉碎。

足足二十多人聽說主動認錯被送進了監獄。

還有三個人趙二,明三,李六三個人,當初欺負了他們孤兒寡母,這一次給了他們機會居然不主動認錯,被當場給殺了。

死的那叫一個慘啊,就像是一灘肉一樣。

想一想就讓人害怕。

當然有恐懼的事情,也有讓人興奮的事情,這位大英雄可是當場宣布了,要拆遷和改造我們小區,小區重建,學校重建,醫院重建,所有的一切全部重建,凡是居住在小區內的人,當年跟葉曦和他女兒是鄰居的人,都可以得到一套住房。

可惜的是那些房東,有了新房就搬走了,現在好了,拆遷了,只有微薄的拆遷款,房子也不要想要了。

關鍵是他們不敢要啊。

這可是一尊殺神,掌握生殺大權,你敢當釘子戶,找死。

但是對那些不願意搬走的老人來說簡直是天降喜訊。

「姜天先生真的是一個好人啊,不愧是我們神州的戰神,看看這事情做的,有恩報恩,有仇報仇,這才是我神州的鐵血男兒。」

「那些人都該殺,要是我的妻子女兒被人欺負,我也把他們全部殺光。」

殺戮果斷。

對於姜天來說,他一直深信一點,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做錯事就要認,挨打要立正。

對待傷害自己妻子女兒的人,格殺勿論,看看之前的薛天,為富不仁,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居然敢傷害自己的女兒。

在看看之前被他所殺的飯店老闆,想要對自己的妻子動手動腳。

該殺。

劉奶奶這些人,幫助過自己的妻女,自然就是對他有恩。

趙武的辦事效率很快,一聲令下,立馬行動起來,之前崔明沖這位一把手也在場,在濱海可以說,對於小區的拆遷改造,那是一路開綠燈,通行無阻,幾個小時內,所有手續都辦完了。

後世凡是說起這一次的速度,都用四個字來形容,濱海速度。

可惜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速度,這一次所謂的濱海速度,也一度被稱之為神話傳說。

「老公,你真好。」

對於姜天所做的一切,葉曦看在眼裡,心中充滿了感動,因為這些都是他為自己做的,目的就是讓自己不留遺憾。

看著欺負自己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看著幫助過自己的人得到感謝和回報,葉曦心中充滿了高興和欣慰,這就是自己的老公。

。 江映桃跟楚塵往前走的時候,肖蓉,王賽坤以及文梵星也率領著眾多俱樂部成員朝著這邊走來。

當不少人的目光落在江映桃身上的時候,頓時恍然,猜到了這一場衝突的起源。

紅顏禍水,古人誠不欺我也。

「坤哥,就是他。」楊炳喜指著楚塵,其餘跟著上來的人也都將楚塵包圍了起來。

「蓉姐,這本是件小事。」江映桃沉著臉,她也忍著怒火了,這是對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

「從他拒絕道歉,並且兩次對喜子等人動手開始,這就不再是一件小事。」肖蓉回應。

江映桃還想說什麼,被楚塵攔住了。

這種事情,還是讓男人來解決。

「你的甜品。」楚塵將手中的袋子交給了江映桃,隨即目光一掃眾人,「你們想怎麼玩?」

王賽坤的視線冷冷地眯起,盯著楚塵。

楚塵的反應比他想象中的要淡定得多了。

是真的有所恃,還是夜郎自大?

「想怎麼玩?」楊炳喜冷笑了,「不如再給你一次機會吧,我也用不著你道歉了,就走到路中間,趴下去,雙手抱頭,然後再讓我的兄弟們的車子繞你跑幾圈,練練車技。」

楊炳喜大步走上前,直視著楚塵,「你……聽明白了嗎?」

江映桃暗嘆一聲。

她已經可以意料到接下來的一幕了……

啪的一記響亮的耳光,然後伸腿一踹,楊炳喜直接就飛了出去。

「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簡單粗暴。」楚塵說道,「你們想練車技,我想活動活動筋骨。」

畫面瞬變。

遠處圍觀的不少人直接驚呆。

他們知道超跑俱樂部成員聚集起來就是為了眼前的那個青年人,可怎麼也沒有想到,青年人孤身一人面對著眾多的包圍,居然還主動動手了。

「他瘋了?」

「要知道,這些太子爺的身邊,可都帶著不少保鏢的。」

「真的有好戲看了。」

不等王賽坤開口,這時,超跑俱樂部的成員們已經衝上去了。

他們都是年輕人,血氣方剛,熱血上涌,大吼著就衝上去。

站在鍾瑩瑩旁邊的戴眼鏡女孩目瞪口呆,「我彷彿看見了好多個億朝著那個青年砸過去……」

鍾瑩瑩瞥了她一眼。

砰!砰!砰!

楚塵下手毫不客氣,可不管對方有幾個億,一個個擊飛出去。

「讓保鏢上。」王賽坤皺著眉頭,沉聲開口。

眾多俱樂部成員狼狽後退,看著楚塵的眼神充滿著憤怒了。

「給我狠狠地打。」

楊炳喜此時緩過了勁,站了起來,怒不可遏。

眾目睽睽之下這麼一記耳光,比臉龐更加痛的是來自靈魂的羞辱。

然而,讓保鏢上的結果似乎也沒有什麼不一樣。

楚塵出手,一個個保鏢應聲倒下。

「他究竟是什麼人?」王賽坤目光看向了江映桃,江映桃站在一旁,手中還提著甜品袋子,似乎對這一幕並不意外。

這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還挺能打嘛。」文梵星微笑。

能打的人,他見過太多了。

現在他身邊就有一位更加能打的。

北方拳師聯盟副盟主,傅龍獅。

「傅師傅,今晚恐怕要勞煩你了。」文梵星開口。

傅龍獅看了一眼楚塵,微微一笑,「舉手之勞。」

有傅龍獅這一句話,王賽坤也內心大定,他本想拿手機出來給那傢伙拍個照片,發給羊城的朋友,了解一下這個人的身份,但是想了想,王賽坤覺得沒有必要。

理由很簡單。

這裡是京城。

即便他是龍,也得盤著。

人群中響起了一陣陣的驚嘆聲音。

對於普通人而言,一個打兩個能打贏就有些驚嘆了,而眼前這個青年人,倒在他拳腳之下的保鏢們目測已經有二三十個。

這可不是普通的保鏢!

能夠入得了這些太子爺的法眼,選中當貼身保鏢的,本來就是自身實力不俗的保鏢。

可他們聯手,都不是那青年人的對手。

由始至終,青年人拳腳並用,如閑庭散步一般。

「這個人看起來有點眼熟啊,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個架勢,是要一個人單挑整個超跑俱樂部嗎?」

「越鬧越大了,到最後可不是靠拳腳功夫就能夠擺平,這個人得罪了超跑俱樂部,今天晚上凶多吉少。」

轟轟!

又兩個保鏢被楚塵擊飛之後,楚塵的目光一瞥,輕輕地搖頭,「烏合之眾。」

「傅師傅。」文梵星開口。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