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哈哈哈!」

「天策戰神,被我們打的頭破血流啊!」

「可憐的天策戰神,連自己老婆都保護不了,現在還要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我們少主打掉孩子!」

「嘖嘖嘖,什麼狗屁戰神,連乞丐都不如!」

秦風視野變成了一片血紅色,眾人的嘲笑聲,宛若刀子不斷刺在他的心頭。

沒錯!

這些人說的其實沒有錯。

他就是一個廢物!

堂堂天策戰神,曾經何等威風?

大夏境內,所有武者無不以他為尊,見面都要叩拜行禮,在他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曾幾何時,他手握百萬大軍,威震北境,征服天下豪傑。

可如今呢?

天策軍被逼的活生生解散。

那些曾經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被送去戰場最前線,充當炮灰!

他以為的好兄弟,在自己為難的時候,卻沒有一個人挺身而出,沒有一個願意為他的得罪秦閥!

他堂堂天策戰神,曾經名聲響徹大夏,而如今,卻成了一個終日坐在輪椅上的廢物。

不僅連自己的妻子都保護不了!

還要眼睜睜看着自己最心愛的女人,投入仇敵的懷抱。

更甚至,連自己的親身骨肉,都要被秦君臨給打掉!

轟隆隆!

秦風腦海里一陣嗡鳴,忽然之間,什麼聲音,什麼畫面,全都看不到了。

極度的憤怒充斥在胸膛,一股熱血在身體里燃燒起來,直接毀滅了他的理智!

他要報仇!

他要毀滅這一切!

將所有的仇人踩在腳下!

就在這時候,似乎聽到了秦風內心深處的呼喚,那黑色的盒子,微微顫動起來,出現了某種玄妙的感應。

而與此同時,秦風臉上的血水,也順着脖子緩緩流落下來,順着衣服,進入了藏在口袋裏的盒子上。

轟!

忽然之間,一聲悶響,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打開……

秦風隱隱聽到咯吱一聲,下意識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只見他胸口出,一道光芒忽然綻放,起先只是微弱的一點,但僅僅是片刻之間,那光芒就變得越來越明亮。

宛若一道流星衝天而降,最後化作了一道明亮無比的光柱。

即便在樓下,都能看到秦風所在的那個房間,窗戶里散發出一道強烈無比的光芒。

「怎麼回事,好強的光芒?」

「那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整個小區的百姓,幾乎都在暗中關注著秦風那棟樓的情況,只是礙於秦閥戰士的威嚴,不敢靠近。

此刻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臉上露出茫然神色。

而在秦風的房間里,那些戰士就更是如此了,錯愕的看着秦風身上突然出現了光芒,心中隱隱出現一種不好的預感!

沒錯,黑匣子,在這一刻打開了!

看着黑夾子開啟,秦風心中一陣狂喜。

諸葛玄機師尊說過,只要盒子開啟,自己的修為就能恢復,甚至超越巔峰。

他終於能重新站起來了,終於能保護自己的妻子,還有孩子們!

強烈的激動之下,秦風發紅的眼眶裏浮現出一道道淚水,眨眼之間,便是淚流滿面。

從小到大沒有哭過幾次的秦風,此刻像孩子一樣哭泣了起來……

。 面對六大魔族強者的圍殺,秦楓沒有絲毫畏懼,而且沒有選擇防禦,而是主動出擊。

除了施展「墨影浮雲」衍化分身之外,秦楓又使出秘法「法外金身」,令其殺向熏黎魔女。

秦楓曾在界王鼎中囚禁過幾名魔族天驕,其中一人就是熏族的女天驕,不過那些人都已被其鎮殺,而且在這靈宮之中難以動用寶物,無法催動界王鼎。

熏黎魔女年歲並不大,也算是魔族中的天驕,以精神力融合冰、木、風形成一股特別的力量,卻是比幻力更加難纏。

而秦楓本尊則是繼續沖向空間靈體老者,試圖將其斬殺,並以此破開空間囚牢。

他一邊催動太極之力轟擊而出,一邊祭出末世之刃不斷揮斬,雙重攻勢之下,不斷破開對方的空間防禦,若非天命魔子在一旁相助,此老者早已被殺。

秦楓冷哼一聲,催動生命之力,卻是施展出之前頓悟的招數,以強盛的生命力去掠奪對方的生命力。

頓時,天命魔子施加在老者身上的生命護罩被秦楓吸收,旋即化為更為狂猛的毀滅之力轟擊而出。

「轟隆!」

一陣空間破碎的巨響傳出,秦楓以毀滅之力擊中那名老者,將之重創,四周空間囚牢頓時破滅。

「廢物!」冥域魔主怒哼一聲,揮舞雙手,頓時一片黑幕籠罩天地,將這裏化為冥界。

秦楓再次被籠罩其中,無法脫身,面色微沉,但依舊沒有懼意,而且竟是繼續殺向那名老者,似乎不殺此人誓不罷休。

「休想!」冥域魔主大怒,一隻黑色手掌出現在秦楓頭頂,鎮壓而下。

「破!」秦楓釋放出太極之力,化為一柄長劍,直衝天際,將那黑色手掌洞穿。

而此時,陰天月卻是突破了秦楓分身,殺到了其本尊身後。

彎月型寶物轟擊而來,釋放出陣陣陰陽之力,恐怖的威壓宛如泰山壓頂。

秦楓驟然轉身,直面那名魔族女天驕,雙眉擰起,並指如劍,射出一道純粹至極的金之力。

「叮!」

金之力化為金光,擊中彎月型寶物,只是令其一震,卻沒能擋住。

卻是為末世之刃贏得時機,從空間老者那飛回,斬殺而下。

「轟!」

兩件寶物相撞,頓時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更有能量風暴席捲而出。

另一邊,冥域魔主少了陰天月的相助,秦楓分身壓力驟減,拖住了對手,不再讓其對秦楓本尊出手。

而魁梧大漢惡虎魔主則被屠魔劍死死纏住,脫不得身,無法威脅到秦楓。

唯有天命魔子站在一旁,臉色難堪,如今的他竟是顯得有些多餘,想要治癒那空間老者,卻又怕被秦楓吸取生命之力,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冥域魔主衍化出的冥界陡然震動,在秦楓左側被撕裂出一條裂縫,流露出陣陣世界之力。

緊接着,那條裂縫被人撐開,卻是一男一女,一左一右,皆釋放出濃濃的世界之力,跨越世界屏障,來到此地。 吳應雄聽到這話,也不再多說什麼,直接丟下手機,離合一踩,方向盤一轉,直接脫離了大部隊,往逆反的方向行駛而去。

跟在吳應雄後面的一輛巡查車上,陳俊霖看到了吳應雄居然逆向行駛,頓時愣了,急忙吼道:「吳應雄這個傢伙他想要幹什麼?」

然而沒有人回答。

陳俊霖急忙搖下車窗,沖着外頭的吳應雄大聲吼道:「吳應雄,你幹什麼呢你!你給我回來!」

只是。他吼著這句話的時候,吳應雄早就已經把巡查車開遠了。

這個時候,許林已經來到了捷運總站,他的目標很明確。並沒有四處尋找,而是直接來到了服務台,拿出了自己的證件后,對着服務台的工作人員說道:「我現在要你們捷運總站里的人像識別系統,你們幫我掃一掃看看有沒有這號人上了列車,他是一個罪犯!」

說着,許林拿出了手機將王克文的照片給翻了出來遞給了工作人員看。

工作人員立刻開始對王克文的照片進行掃描,當下電腦上的系統就開始飛快的進行掃描著。片刻后,終於彈出了一個資料面板,上面寫的並不是王克文,而是一個假名,但是照片上的人,正是王克文無疑。

工作人員抬起頭對着許林說道:「找到了,他的確是乘坐了捷運G4J56號列車。」

「謝謝,你趕緊通知一下總台,讓它停下來。」

許林對着工作人員說了一聲后,就轉身朝着月台尋找著那輛G4J56號列車。

沒過多久之後,吳應雄來到了這裏,同樣在服務台詢問了后也是匆匆的從樓梯上走下月台,然後就看到了正在四處尋找着什麼的許林,當下吳應雄就沖着前者招了招手,喊道:「許林!」

聽到叫喊聲,許林驀然抬起頭,就看到了吳應雄正從樓梯那快速走了下來。

兩人匯合后,吳應雄看着許林,問道:「怎麼樣了?人呢?」

「確認過是在這裏面,但是現在就找不到他所坐的那台捷運。」許林說道。

吳應雄問道:「型號是多少?」

「G4J56。」許林回答道。

「我們分頭找。」吳應雄拍了拍許林的肩膀,說了一聲,然後兩人再一次分開,繼續尋找起來。

沒過多久之後,許林終於找到了G4J56這艘捷運列車。只不過還沒有等到他上車的時候,他卻是發現了一個不會出現在這裏的身影。

那正是陳亦涵。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許林愣了一下,旋即就看到了陳亦涵竟然上了那艘G4J56的捷運列車,當下他勃然變色,急忙追了上去。

這個時候,陳亦涵已經上了捷運列車,目光正在四處的搜索著,十分的警惕。

「嗡嗡……」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靜止不動的列車,突然啟動了起來,毫無徵兆,讓不少旅客都是猝不及防。

許林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錯愕之色。忍不住皺起眉毛,低聲自語道:「不是已經叫他們停止這車的啟動了嗎?怎麼還又開啟了?」

然而,許林並不知道,總台的確是呼叫列車長不要啟動了,但是,卻已經太遲了。

車頭機長處,機長的身體側躺在了地面上,太陽穴上有一個子彈孔,殷紅的鮮血不停的滲出,一名北韓雇傭兵拿着一把手槍指著副駕駛,逼迫着他啟動列車。

在列車齊冬之後,那名北韓雇傭兵就直接一槍把他給爆頭。將他的身體隨意的扔在了地上。

緊接着,這名北韓雇傭兵就拿出了電腦,開始進行病毒攻擊,然後將自動控制列車的,改成了手動控制,同時用了全力加速,選擇了終點站是……無!

弄完這一些之後,北韓雇傭兵就站了起來。看着站在身邊的王克文,用北韓語說道:「BOSS,已經全部搞定了。」

王克文聽到這話,當下就點了點頭,唇角邊勾勒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用北韓語說道:「是時候該我們上場表演了。」

聽到王克文的話,北韓雇傭兵點了點頭,然後就將身上的披風扯開,露出了自身的武裝,然後拉起保險,拿着步槍走了出去。

這個時候,陳亦涵已經來到了一號車廂。

「噠噠噠……」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槍聲驟然響起,陳亦涵目光望了過去,就看到一名北韓雇傭兵朝天開槍,引得周圍的乘客都是驚恐尖叫。四下逃竄。

「誰再動,我就殺死誰!」北韓雇傭兵用北韓話出聲,但是沒有人聽得懂,根本就沒有理會。

王克文從列車車頭裏走了出來。見這番模樣,直接抬起手中的手槍,隨意掃了一槍,當下「砰」的一聲,一名商務裝扮的男人就直接被擊斃倒在了地上。

人死之後,王克文的聲音就充滿冷漠地響了起來:「誰在動,誰就得死,明白了嗎?」

王克文的聲音,就如同死神一樣傳遞而來,讓在場的所有乘客都不敢蹲在了地上,瑟瑟發抖,不敢再有半點動作。

王克文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目光望向了正與他面對面的陳亦涵,眉毛挑了挑,臉上露出了意外之色。

這時候,那名剛剛開槍的北韓雇傭兵就朝着陳亦涵走了過去。同時口中吼叫着:「喂,你這個小妞,趕緊蹲下,聽到了沒有,我叫你呢,有沒有聽到?」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手中的槍已經抵在了陳亦涵的太陽穴上。

只不過槍口剛抵在他的太陽穴上時,陳亦涵直接動手。雙手探出,抓住了步槍,同時向前欺近,往他的懷裏撞去,緊接着轉身,反手手肘狠狠捅出,直接轟擊在了他的下巴上,然後雙手再一次探出,抓住了他的後背,膝蓋往上一頂,直接頂在了他的腹部上,那爆發出來的巨大力量,直接將這名北韓雇傭兵給頂的暈厥倒地。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全然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很難想像得出,這種強大的力量,竟然會是在一名如此嬌小柔弱的女生身上爆發出來的。

。 秦舒戴着口罩到了實驗室,其他成員也到了,都在討論那封致歉函的事。

馬程走到秦舒面前,不好意思地說道:「禾舒同學,對不起了,我之前說你抄襲。」

秦舒搖搖頭,「馬老師,您也是關心我們小組和常老的聲譽,我明白。」

「星游那麼大一個公司,幹這種事真是不要臉,聽說是為了把一個叫王藝琳的藝人包裝成學霸人設!呵,這種人也能出道,娛樂圈真是奇葩遍地。」一個叫張翼飛的男生說道。

另外一個女同學拍了拍秦舒,「王藝琳?我有個在海城醫科大的朋友好像說過她,禾舒你也是那學校的,你認識她嗎?」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