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的!」

穿粉色公主裙的金子倩歡快地起身,伸手去拉坐在沙發里的小男孩,「巍巍哥哥,快點兒,我們去遊樂園啦!」

「我不去,你不是讓我來教你說外語的嗎?如果你要出去玩的話,那我就回家了。」

巍巍一張酷酷的小臉沒什麼表情,撇開了金子倩的手,就打算直接離開。

金子倩有些着急:「我……我只是想讓你開心呀。」

陪巍巍一起來的老管家明叔,追在他身後,哄勸道:「小少爺,子倩小姐是關心你。而且,遊樂場很好玩的,裏面有各種各樣的項目,像過山車、摩天輪、旋轉木馬啊……」

「沒興趣!我一點兒也不想去遊樂園!」

說完,巍巍步子邁得更快了。

老管家為難地看了尚敏一眼,追了出去。

「媽咪,巍巍哥哥幹嘛這麼討厭去遊樂園?」

金子倩抱着尚敏的手臂,兩條秀氣的小眉毛緊皺在一起。

尚敏嘆了口氣,說道:「他才失去了媽咪,沒那麼快從傷痛里走出來。」

話音剛落,傭人來稟報:「尚總,京都辛家的辛四小姐來拜訪,想向您購買一批藥材。」

尚敏脫口而出,「買藥材直接去找門店經理啊,找我幹什麼?」

「她們是代表國醫院來的,說是急用的藥材,有幾味葯比較特別。」

「怎麼偏偏這時候來……」

尚敏想到剛離開的巍巍,又低頭看了眼失落的女兒,思襯道:「既然是辛家的人,又是代表國醫院來的,我去接待一下。」

說話間,牽着女兒往外走。

別墅外。

秦舒和辛寶娥剛跟別墅傭人稟明來意,正站在門口,等著對方進去通傳。

這時候,一抹小小的身影率先從裏面沖了出來。

一雙短短的腿兒邁得急促,像是趕着逃離似的。

同時,抬起小胳膊在臉上擦着什麼,正好也擋住了他的臉蛋。

不等兩人看清楚,小傢伙已經衝到了面前。

辛寶娥不著痕迹地皺眉,步子往旁邊挪了一下,避免衝撞。

秦舒看着直衝而來的小人兒,神情卻在一瞬間被觸動,僵在了原地。

直到,小小的身子撞在了她的身上。

小傢伙悶哼了一聲,慣性地往屁股後面摔去。

秦舒猛然回神。

「小心!」

一聲低呼,她迅疾伸手,拉住了小傢伙后墜的身子。

往自己身前一帶,然後雙手緊緊地將小傢伙抱在了懷裏。 【貪吃蟲:初級-高等異獸,14級,一種吃東西就能無限增長的怪蟲,生命力極其頑強,哪怕被砍成一塊塊碎肉,亦能無限增生,唯有用火焚其身軀,斷絕一切生機,才能使其滅亡。】

如果貪吃蟲的等級,處於13級以下,潘閑斷然不會做出跑路的決定,因為放任貪吃蟲成長,對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獵人,都是威脅。

可是在貪吃蟲已經成長14級,一口就能生吞幾個人的情況下,他不會讓自己的隊友冒險。

如果只有一個人,或許還能嘗試擊殺貪吃蟲,殺不死再跑也不遲。

現在,只能跑。

順便還可以讓貪吃蟲幫忙清理一下競爭對手。

可謂是一舉兩得。

又不是自己同胞被貪吃蟲追擊,他國獵人被追,沒有落井下石,只是第一時間選擇離開,已經很友善了。

不然換作陰險一些的獵人,甚至能在逃跑之前,先把那幾人的腿打折……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太多了。

別看潘閑對智賢很熱情,其實心裡仍有提防,就怕陰溝裡翻船。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他們終究不是一個民族的人。

被貪吃蟲追擊的幾名外籍獵人,遇到尖峰戰隊和漢江戰隊,原本心裡都燃起了希望,甚至動了歪念,來他一個禍水東引。

可他娘的……

這兩支戰隊的人,見到他們身後的貪吃蟲,竟然毫不猶豫的跑了。

幾名北美籍獵人氣得夠嗆。

一咬牙,朝著潘閑等人趕忙追去。

只可惜,他們的速度太慢了,根本就追不上尖峰戰隊,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倒是慢慢和漢江戰隊拉近了距離。

「隊長,他們追來了!」

「隊長,要不要殺了他們?」

宋智賢的三名隊友,一邊亡命奔跑,一邊殺氣騰騰的說道。

後方幾名外籍獵人緊隨不舍,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禍水東引,將恐怖的貪吃蟲,引導他們頭上,伺機逃出生天。

「轟隆隆!」

貪吃蟲似乎重新蓄積了一股力量,只見它猛然加速移動,瞬間衝刺到幾名外籍獵人身邊,扭頭一撞,兩名外籍獵人頓時拔地而起,似炮彈般砸進一棟搖搖欲墜的居民樓,從而引發塌方。

另一人雖然在千鈞一髮之際,縱身避開了貪吃蟲的衝撞,但躲得過和尚躲不了廟,下一秒就被貪吃蟲橫掃過來的龐大身軀碾壓成肉泥。

畫面慘不忍睹。

「快跑!」

「快快快……」

回頭張望的宋智賢,只感覺一陣頭皮發麻,連忙使出吃奶的勁,全速狂奔,另外三名南高麗特種兵,也不知道哪生出一股力,竟然追上了宋智賢,一點都沒有落後。

更前方,吃力跟進潘閑的周大龍,偷偷張望了一眼,瞠目結舌道:「小閑,這到底什麼東西?」

「貪吃蟲,天上飛的、海里游的、地上跑的,只要能吃,都是它的食物,一種吃就能變強的稀有物種,被它追上只有一個下場,不想死就跑快點。」

潘閑估算了一下貪吃蟲的移動速度,每秒15-20米左右,爆發時能達到每秒三十米,追平曙光營地的二首領塗山嬌。

但這種爆發,會消耗貪吃蟲大量能量,持續時間很短,因而速度遠不如塗山嬌。

畢竟,每秒三十米上下,屬於塗山嬌的常態。

而他的速度是塗山嬌兩倍,完全不用擔心對上貪吃蟲,無法擺脫對方糾纏,慢慢的也就不緊張了。

「小閑,這麼跑下去不是辦法,我們的體力早晚會被耗光,得想辦法殺死它才行。」馬曉麗氣喘吁吁的說道。

顯然,她已經跑的精疲力盡了。

此刻,全憑一股耐力。

回頭看了眼死命追擊漢江戰隊的貪吃蟲,潘閑輕嘆道:「跑確實不是辦法,但可以消耗對手的實力。」

馬曉麗一愣!

怔怔地看了眼潘閑,隨後恍然大悟道:「……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

「小閑,那女人可是你朋友,你真能做到見死不救?」

周大龍得知潘閑招呼眾人逃跑,不是因為恐懼,而是想借貪吃蟲的手,除掉競爭對手,降低競爭對手的實力,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智賢沒那麼容易死,我相信她!」

潘閑並不是一個冷酷無情之人,宋智賢有危險肯定救,但漢江小隊有危險,他絕不會回頭施救。

救宋智賢,是出於友誼。

救整個漢江戰隊,那就是真的漢奸了。

原則問題,絕不能忽視。

「小閑,你越來越讓我刮目相看了。」

馬曉麗情不禁感嘆道。

換做是她,絕對做不到這麼理智,能在友誼和國家利益中間,尋找到一個平衡點。

「大人,剛剛那位姐姐,差點被貪吃蟲吃了。」

不知何時升至10級的小丫頭,嬌小玲瓏的身體里,蘊含著一股堅韌的力量,跑起來,速度還在周大龍、馬曉麗夫婦之上。

逃跑時,竟然還有閑情關注後方的狀況。

「你們繼續,跑遠點等我。」

說完。

潘閑驟然止住身形,轉身看向漢江戰隊。

菲兒、周大龍和馬曉麗,沒有任何猶豫,繼續朝前飛奔,因為他們都很清楚潘閑的實力,救人肯定沒問題,留下來瞎參合,反而會耽誤潘閑救人。

漢江戰隊此時的境遇十分糟糕,智賢的三名隊友,已經被貪吃蟲吞掉一位,剩下兩個,一個被貪吃蟲撞翻在地,另一個不管不顧,拔腿就往潘閑這個方向衝去。

宋智賢則疲於躲閃,一直想找機會,拯救撞翻的隊友。

殊不知,此人已經撞斷了一條腿。

「隊長,別管我。」

「快走。」

可能是自知逃生無望,撞斷一條腿的漢江戰隊成員,迅速點開獵人商城,從裡面購買了好幾個炸彈,抱在自己懷裡。

「泰成~~」

「走啊!」

在隊友的嘶吼聲中,宋智賢避開貪吃蟲的攻擊,含淚跑了。

貪吃蟲立即掉頭,一口吞掉地上的泰成。

隨後,加速追擊宋智賢。

數秒后。

「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直徑過兩米的貪吃蟲,頸下二十米的位置被炸的稀巴爛,龐大身軀瞬間斷裂成了兩節。

通過潘閑的個人直播,親眼目睹這一幕的觀眾,心下唏噓不已。

「南高麗那邊的人,雖然都很傲慢、狹隘、好面子,不是很好相處,但這個叫泰成的軍人,確實有幾分軍人的樣子,值得敬重。」

「雖然這種大無畏的精神,我們炎黃的兵哥哥都有,但發生在他們身上,著實有些令人刮目相看。」

「確實……」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最美不過夕陽紅……呃,什麼亂七八糟的。

老毒物、周嵩、何思蓉與袁月苓四個人並排走在人行道上,在稍微窄一些的地方,就是一堵移動的人牆。

因為不好意思看到迎面來的路人紛紛被逼從慢車道繞路,他們將隊形切換為一前一後。

袁月苓與何思蓉手拉手走在前面,周嵩和老毒物則走在後面。

女孩子在一起,總有數不盡的話要說,總會灑下一地鈴鐺般的笑聲。

何思蓉偶爾回頭望望老毒物,確認他倆沒走丟。

何思蓉牽著袁月苓,一邊走還一邊大幅度擺動著倆人的手,好像兩個一起放學的小學生。

「幼稚!」老毒物說。

何思蓉用沒牽著的另一隻手拉了拉左眼的下眼瞼,發出一陣咂舌聲:「要你管啊!略略略!」

老毒物童心大起,伸手牽過周嵩的手,緊緊握在手裡,然後以更誇張的姿勢甩起了膀子。

周嵩大驚,像觸電一樣甩開了他的手:「滾!」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