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少跟我廢話!今日不將你斬於劍下,我伍星河妄做劍修!」伍星河暴怒道。

馮雲點了點頭:「可以,只要伍道友賣我個面子。若我贏了,十年內還螭龍宮個清凈,你們不得再來滋擾,如何?大家都是修士,若是一朝一夕,你我辛苦一場豈不成了笑話,多了想必各位也不好交待,十年剛剛好,閉關一兩回也就過了。」

此話一出,伍星河頓時眉頭緊皺,他身後的眾人更是面面相覷,他們可不是真的為以前的恩怨來找麻煩的。

沒等伍星河回答,馮雲又再次開口道:「聽聞螭龍宮遠離塵世已久,就算結下恩怨那也該是很多年前了吧,這些年都等了,這十年難道忍不了?……難道你們還另有目的不成?」說着馮雲的聲音不禁小了下去,看向伍星河等人的眼神也變得深邃起來。

伍星河面色不禁變得更加黑沉,沒想到三言兩語之間,竟被馮雲看出了些蹊蹺。他們的計劃是溫水煮青蛙,一口一口將螭龍宮逼到絕處,如果一下子用力太狠,動靜太大,引起了妖聖天的注意可就是打草驚蛇了。

思索了片刻,伍星河沉聲道:「十年太久!不可能我一句話就讓這麼多家宗門善罷甘休十年時間,頂多五年,過了我也做不了主。」他雖然有自信不會再次輸給馮雲,但事關重大,他不得不以防萬一。

「五年時間啊……」馮雲喃喃,突然就聽南宮佼兒的聲音傳到了耳邊:「答應吧。」

這顯然不可能是南宮佼兒在做主,只有可能是蘇奇讓她代為傳話。

馮雲心中嘆了口氣,五年到底還是太短了,根本不足以讓蘇奇成長起來,但伍星河說的沒錯,天劍門不可能因為他與伍星河一個約定就白白浪費十年時間,五年時間也許已經是極限了。

「好吧,五年就五年吧。」馮雲嘆息著答道,隨即朝唐白拱手說道:「唐道友,還恕在下自作主張,將那三件事的第一件定了。」

「無妨,倒是難為馮道友了。」

唐白深深地看了馮雲一眼,眼中從以前的戒備化作了感激,她比誰人都清楚蘇奇與負碑等人不能露面,但她卻沒法支撐起現在的局面,三件事之說,無疑是說給伍星河與其他螭龍宮弟子聽的,這樣既保證了蘇奇等人的威望,也不會讓螭龍宮難堪。

「說完了,就動手吧!」伍星河一刻都不想再等,誓要將馮雲斬於劍下! 看到那絲冷笑,蕭何和蕭夢情臉上都露出一絲不詳的預感!

蕭夢情知道洛溪這個人,心狠手辣,詭計多端……此刻肯定是想到了折磨兩人的方法!絕對不能讓她得逞,因此蕭夢情立刻沖着蕭何大聲吼道:「快跑!」

蕭何想都沒想,轉身就跑!

然而他受了傷,根本就跑不了!

十幾步之後,就被一個惡鬼踩在了腳下!

同一時刻,蕭夢情也被另外三個惡鬼和洛溪制伏住了。

蕭夢情憤怒道:「黃金已經給你們了,你們還想幹嘛?」

洛溪冷冷笑道:「誰告訴你我要那點黃金了?」

不要黃金,很顯然她要的更多……這讓蕭何和蕭夢情心裏不詳的預感更加強烈!

「你到底想幹什麼?」蕭夢情憤怒道:「想殺了我們嗎?就算是你背後的鐵先生,也承受不了蕭家的怒火!」

「要殺你們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

「別着急,我要幹嘛?你們馬上就知道了!」洛溪冷冷一笑,命令四大惡鬼離開。

四人沒有遲疑,幾個閃身,全都消失不見。

蕭何和蕭夢情都被封了體內經脈,此時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洛溪把蕭何抓了過來,放在蕭夢情的身邊……

嗤嗤……

衣服破碎的聲音響起,蕭夢情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是洛溪在撕扯蕭何的衣服!

沒多久,蕭何就光溜溜的浮現在了洛溪的面前。

「這身體,真強壯,這肌肉,也好發達……只可惜我還不到二十歲……」洛溪眼珠子亂轉,在那裏自言自語!

蕭夢情終於知道她要幹嘛了。

比殺了他們都還要惡毒百倍。

「但願我想錯了!」蕭夢情心裏在祈禱,她頭一次痛恨自己這麼聰明,什麼事情都能提前預測到。

洛溪朝她走了過來,她知道自己的幻想破滅了!

「嗤嗤……」

蕭夢情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爛,蕭夢情光溜溜的出現在了洛溪的面前。

「這皮膚真好,細膩光滑,都能掐出水來了……我要是男的,肯定喜歡上你!」洛溪又自言自語!

她抱起了蕭夢情朝蕭何走了過去!

「不要!」蕭夢情大吼,想掙扎,奈何體內經脈被封,運行不了元氣,連動都無法動彈……

所以她根本反抗不了,只能任由洛溪擺佈!

就這樣,蕭夢情被洛溪放在了蕭何的身上。

洛溪又抓住蕭何的手,從後面環抱住了蕭夢情……

蕭夢情被羞的滿臉通紅,蕭何自然也渾身難受。

他憤怒的瞪着洛溪,洛溪卻不以為然:「別這樣看我,你應該感謝我!」

她拿出了手機開始拍照!

咔嚓!咔嚓!咔嚓……

隨着一陣快門聲音響起……洛溪不斷變化角度,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她就拍攝了上千張照片。

蕭何和蕭夢情一點私隱都沒有了,全都被她拍進了手機里。

「你這混蛋,我會殺了你!」蕭夢情怒吼。

洛溪不以為然:「蕭家要嫁到太虛門去的蕭夢情,卻跟另外一個男人在這裏纏綿,太虛門知道了……哈哈哈……」

洛溪收好了相機,看了看四周,又笑道:「不打擾你們好事了,一個小時后,你們體內經脈的封印會自然解除……對了,四周的野獸都被我驅趕走了,不用擔心生命安危……我先走了!」

洛溪在叢林之中消失不見!

蕭何和蕭夢情還緊緊擁抱在一起,兩人都很尷尬,又動彈不得……所以都沒有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一刻都像是過了千萬年一般,兩人內心都在煎熬!

終於,過了一個小時,兩人都感覺體內元氣能運行了,他們立刻立刻重開封印,恢復了自由。

蕭夢情直接從蕭何身上彈跳了出去,她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那些破爛衣服遮擋身體。

蕭何跟她一樣,也找了一些破爛的衣服擋住身體重要部位。

「完了!洛溪這個王八蛋,居然如此狠毒,太虛門的人看到她拍攝的那些照片,肯定會……跟蕭家決裂!」蕭夢情憤怒道!

「我們是被人陷害的……跟他們說清楚就可以了!」蕭何還抱着一絲幻想!

「不可能的!」蕭夢情搖了搖頭:「太虛門是傳統家族,最看重的就是名節!這件事情,不管是我們自願,還是被人脅迫……他們看到那些照片,都會勃然大怒!」

「蕭家不可能在跟他們成為盟友,甚至……他們還會跟別人一起對付蕭家!」

「如今蕭家本就被針對,又來一個太虛門……蕭家真的危險了!爺爺也不會放過我!」

蕭夢情滿臉的擔憂!

洛溪這招真的實在太狠了!

直接將她,將蕭何……還有整個蕭家,都至於了死地之中。

「噗!」

蕭何嘴裏吐出一口鮮血栽倒在了地上。

剛才他本來就受了傷,被封筋脈后,元氣沒法運行,他也就沒法療傷……因此傷勢加重!

此時他再也忍不住,才會一口鮮血噴出!

「蕭大哥!」蕭夢情急忙沖了過來,檢查蕭何的傷勢。

「別急,用銀針灌注元氣刺激我的穴位!」蕭何一邊吐血,一邊虛弱對蕭夢情道。

蕭夢情會醫術,蕭何指點她救治自己一點都不困難!

沒多久,一根根灌注元氣的銀針插入蕭何身體穴位之中……蕭何感覺到一股氣流在體內衝擊!

受傷的淤血被它們頂到了喉嚨口!蕭何張開了嘴巴,大口的嘔吐……淤血被他全都吐了出來!他身體終於感覺好受了一些。

做完這一切,兩人才冷靜的坐了下來,商討對策。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蕭何語氣有些堅定的道:「不管是太虛門還是蕭家,他們都應該講道理!我們是被洛溪陷害……他們應該去找洛溪算賬!」

蕭夢情搖了搖頭:「洛溪沒那麼蠢,她肯定不會直接給太虛門照片,她會到處傳播,弄的天下皆知……那個時候,太虛門就算是在講道理,也無法忍受這種羞辱,所以他們肯定會跟蕭家關係破裂!」

「該怎麼辦?」

蕭何和蕭夢情都皺眉!

「這個時候,我到底能做點什麼?」蕭何詢問!

他又一次因為自己實力弱小,心裏湧出那種無可奈何的痛苦感覺!

着筆中文網 從安保處出來,沈安安一直臉色清冷疏離。

沒有人知道,此刻的她心裡快要樂翻了。

她的計劃,一步步發生的剛剛好。

通過同步信息,知道顧婉柔今天來面試,她便過來找程耀陽。

提前讓陸南辛剪輯好的音頻也同時發到了行政總部的前台。

可以將這個音頻妥善而又時間剛好的交到人事部,杜欣桐再合適不過。

不僅將證據妥善送到,又成功激怒了顧婉柔使其忘形。

才有了後面顧婉柔情緒失控,一直將事情鬧到安保處。

這種局面,程耀陽不可能顧及顧婉柔,一定會給出一個完美的解釋。

顧婉柔孤立無援,心愛的男人卻在最後扎了她一刀,導致行政總部對她永不錄用。

一環又一環,都在沈安安的預料之中,卻讓顧婉柔應接不暇。

想起顧婉柔那張灰敗的臉,就讓人痛快不已。

程耀陽的自私無情,也該讓她顧婉柔嘗嘗了!

這邊,程耀陽雖然一臉淡然自若,可內心中一定是波濤滾滾。

他和顧婉柔見面的事情,竟然會被人拍到,這無疑是給了一直自認為做事滴水不露的程耀陽重重一擊。

猜不透眼前的女人,可直覺這件事與沈安安脫不開干係。

「安安,我正好下班,我們一起吃飯吧!」程耀陽希望能試探到什麼消息。

沈安安搖頭。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