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龍堯難道瞎了狗眼?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幸福,葬送在他的手裡?」

哭泣的龍堯,怨聲載道,對雷凌恨之入骨。

因為雷凌的無情,傷害了自己萌芽般的愛情。

她雖然是女人,但這是她人生第一次,第一次喜歡一個人,也是第一次勇敢的去追求。

可她太傻了。

自己的異想天開,弄得自己遍體鱗傷,最後受傷的是自己,卻成全了雷凌。

嗚嗚……。

越想越傷心的龍堯,終究還是沒能忍住,哭出聲來。

聲音很小,但聽的讓人心疼。

就在龍堯,哭泣中飛行時,陰差陽錯撞在迎面飛行而來的一位男子身上。

嘭!

「啊呀!」不等對方出聲,龍堯卻手拄著頭痛叫了一聲。

「小姐?你沒事吧?」

被撞者是一位,長的文質彬彬的俊男,身穿西裝,打著領帶,帥氣滿滿。

他看到龍堯捂著頭,急忙上前關心詢問。

「你……你是誰?」

龍堯急忙抬頭一看,看有陌生男子正在向自己走來,她慌忙倒退,面露驚容的開口問道。

「你好。」

「我叫『馬雲飛』,來自東海。」

看龍堯一臉警惕的樣子,這位男子微微一笑,正式向龍堯自我介紹道。

「馬雲飛?」

聽到這個名字,龍堯搖了搖頭,因為她根本沒聽過。

不過提到東海,龍堯神色變得有些古怪了,后看著對面馬雲飛問道:「你來自東海馬家?」

「沒錯。」

「沒有想到小姐認識我們馬家啊?」

「那請問小姐尊姓大名?」

馬雲飛微微點頭,完全沒有意外,提到東海馬家,有誰會不知道?

東海馬家,是一個修真家族,在東海一帶也是赫赫有名,而是馬家與神魔島有些密不可分的關係。

「我不認識,就是聽過別人提起。」

「我叫龍堯,如果沒什麼事情,那我就走了。」

龍堯神色古怪,得知面前馬雲飛是東海馬家的人,她懶得說那麼多,便轉身就要離去。

「唉?」

「龍堯小姐?」

「我初來貴地,人生地不熟,我想向你打聽一下,天神山在什麼方向?」

馬雲飛,看龍堯要走,他急忙上前伸手擋住龍堯去路,露出尷尬的樣子向龍堯打聽路。

「天神山?」

「你去哪裡幹什麼?」

龍堯皺眉,天神山是天族居住的地方,突然有人向她打探天神山,這不是在自己往槍口上裝嗎?

「實不相瞞。」

「我也是受家中長輩指使,前往天神山兌現千年之約。」

馬雲飛淡然一笑,神情頗為得意。

「千年之約?」

龍堯神色異常,馬家與天族會有什麼約定?

思來想去,反正是人家的事實,跟自己又沒關係,便抬手指望後方,道:「一直飛,就可以進入昆崙山,進入后自然會有人找你。」

「多謝小姐指路。」

馬雲飛抱拳向龍堯感謝,便不在阻撓龍堯。

龍堯沒有停留,畢竟人心難測。

這個馬雲飛,看起來年紀輕輕,但修為卻已經達到了天境巔峰,她當然不會與這種陌生人廢話。

「嘖嘖?」

「這崑崙還真是人傑地靈,隨便碰到一位女子,都如此美貌動人?」

馬雲飛看向離去的龍堯,不禁感慨萬千。

后,收回目光看向龍堯為他指引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便劃破虛空而去。

雷凌,帶著花小蕊一路而飛馳,速度很快。

正好,雷凌看到前方有人,也在虛空向他們這邊飛行而來。

雷凌皺眉,當與來人擦肩而過時,他看到馬雲飛的眼睛,一直盯著自己懷裡的花小蕊。

雷凌狠狠瞪了對方一眼。

而馬雲飛尷尬的笑了笑,急忙收回目光與雷凌背道而馳。

「雷凌,那個人怎麼看起來不像好人呢?」花小蕊也注意到,剛才馬雲飛的眼睛一直盯著雷凌看。

「人心險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趕路要緊!」

雷凌搖頭,他不認識對方,自然也不想多事。

「快看!」

「龍堯在前面了!」

當雷凌飛行許久,花小蕊看到了前方龍堯的影子,便急忙提醒雷凌。

雷凌點頭,速度驟然加快,直接擋住了龍堯的面前。

「雷凌?」

「你們兩個為什麼擋我的路?」

龍堯神色一怔,看到有人攔路,她差點誤以為是剛才的馬雲飛,

當看清是雷凌與花小蕊,她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不滿的問道。

「龍堯?」

「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雷凌老臉通紅,面對龍堯的他,難免有些尷尬。

「我可沒生你的氣。」

「你雷凌身邊美女如雲,我又算得了什麼?」

「況且,我已經跟你說過,你我從此形同陌路,你是你,我是我!」

嘴硬的龍堯,仍舊不肯低頭,強勢的諷刺雷凌,恨不得拿刀捅他雷凌幾下才解氣。

「好了龍堯?」

「我理解你的心情。」

「喜歡一個人,不代表一定擁有,但必須要懂得珍惜才行。」

「如果我是你,看著雷凌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多,是不是早就被氣死了?」

「但你不知道,雷凌身邊那些女人,都跟你有著一樣的經歷。」

「她們為雷凌付出很多,甚至有的為雷凌死過一次。」

「看著她們對雷凌的執著,我的心就算石頭做的,恐怕也被她們的真情所融化了。」

「既然都是為了雷凌,你又何必把自己當成外人?」

「我不介意,他雷凌介意有什麼用?」

花小蕊到挺會安慰人,親手把自己的男人,與別人分享,格局已經大的不能再大。

就連龍堯,聽到花小蕊這番話,也聽的沒有了脾氣。

花小蕊說的沒錯,她的心很大,要是換成她龍堯,怎麼可能受得了,看著自己男子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一旁的雷凌,老臉通紅。

看花小蕊把自己給賣了,真不知道花小蕊怎麼想的?

就不能吃醋,沖他發火嗎?

「哼!」

「雷凌,這次我看在花小蕊的面子,放過你一次。」

「再有下次你敢欺負我,惹我生氣,我一定讓你嘗嘗天打五雷轟的滋味!」

龍堯咬了咬牙,狠狠瞪了雷凌一眼,小手握拳向雷凌鄭重警告,頗具有不小的威脅性。

雷凌敢怒不敢言。

看龍堯那副狐假虎威的樣子,他也懶得去鬥嘴。

「對了!」

「你們剛才有沒有看到一個穿西裝的男子過去?」

恢復平靜的龍堯,突然眉頭緊皺,下意識扭頭回頭張望,這才開口向雷凌、花小蕊詢問。

。 「你還知道害羞?還知道哭?我以為你不要臉了呢!平時我看你大胸長得好,跟你搭兩句話,瞧把你牛的,從來不正眼看我一眼。我還以為你不會浪呢。沒想到你背地裏這麼爛,要早知道你這麼爛的話,我早就把你辦了,何必留到今天留給一個小村醫。」三賴子嘲諷的說着,伸出手,在巧花的臉上揪了一把。

巧花白嫩的小臉上,立刻多了一塊紅印子。

兩個人的距離是如此之近,張凡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伸出雙指捅碎三賴子兩個招子。

眼下的形勢,不宜輕易動手。張凡告誡自己,小不忍則亂大謀。

「三賴子,我張凡今天落到你的手裏,算我倒霉!你不要對巧花動手動腳,有什麼條件趕緊提,我都滿足你。」

三賴子心中高興,感覺財運大開了,抿嘴邪笑着,「小村醫,沒想到你還挺明智。為了保住你們兩個的名聲,我就饒了你們這次,不過你得出點血。」

「多少錢?」

「二十萬!」

三賴子伸出兩根手指。

以他的窮根兒,能想像到二十萬,已經是他最大的想像力了。

「可以。我答應你。」張凡道。

二十萬對張凡來說是小菜一碟,只要能保住自己和巧花過了這一關,二十萬的價錢簡直就是爛白菜價了。

「哈哈哈哈!小村醫,你以為我傻呀,二十萬就能解決問題?」三賴子狂笑起來。

「你還要怎樣?我最多給你二十萬,再多的話,我不可能答應,你愛咋樣就咋樣,我豁出去了。」張凡知道人的慾望是無底洞,如果對方認為有機會,說不上會要二百萬、二千萬呢。

「我不要錢,我要人!張凡,你趕緊給我滾蛋,巧花,你趕緊給我脫光趴下,讓我玩爽一回,今天的事兒就算過去了。」三賴子一雙眼睛,嘰里咕嚕的在巧花的臉上打轉,喉結上下蠕動着,像一條春天的狗。

「你是活夠了嗎?」張凡終於忍不住怒火,緊握雙拳,眼睛血紅,要拚命了。

「哈哈哈!你有意見?有意見茅房提,今天巧花的身子必須歸我!」

「撲!」

張凡揮拳打去,正打在三賴子的腮幫上。

三癩子臉上橫肉叢生,張凡這一拳打上去,有如雞蛋碰石頭,反而把自己的拳頭震得麻木了。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