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王兄可是當場就拒絕了,王嫂你是不是該有點表示啊?」長邑王那眉頭直跳,似乎在暗示什麼一樣,看上去是滑稽又可愛。

「再多話,下次來吃火鍋,該你自己掏錢。」沈明月故意惡狠狠地道。

長邑王立馬像個小可憐一樣,坐在位子上,啥也不多說了,就靜靜地看着蕭決盤算。

蕭決把手裏的賬本關了起來,遞給一側的掌柜:「都對過了,沒有什麼問題,你且先下去吧。」

沈明月不想算賬,她腦袋都大了,蕭決只好親自上場,誰讓這是自己的媳婦兒,當然是自己寵著了。

「大婚當日的佈置,過幾日你去府上仔細再瞧瞧,若是有需要的,就都告訴我。」蕭決看着沈明月,一臉的認真。

沈明月本身沒有那麼大的觸動的,之前歡姨娘是巴不得跟在她屁股後面追,跟她說婚嫁之事怎好新人兩個自個兒去商議呢?這自古以來都是父母操辦啊,這不合理數!

沈明月沒有覺得不合理數,蕭決那邊本身就親人不在了,只有太后一個做姑媽的,怎麼也輪不著太后親自出手吧?稍顯不妥。

而沈明月這邊,她可沒打算讓歡姨娘來插手,丞相有給她準備,不過大部分要準備要商議的還是男方那邊。

「你佈置我還有不放心的地方?」沈明月道:「反倒是佈置得有些過於隆重了,這樣下來,聖上會不會……」

聖上會不會心中頗有不滿?

她橫豎都覺得,蕭決佈置得也太過隆重了,這若是搶了某些王爺的風頭,怕是又招人閑話了。

「隆重才好。」蕭決直言:「有些人是巴不得在背後看本王的笑話呢,這次怎麼能讓他們失望?是不是?」

沈明月本來是不知道什麼意思的,但是與蕭決對視的那一眼,她忽然就醍醐灌頂。

原來如此!

長邑王涮了涮肉,夾進了自己碗裏,有點不解:「王兄,王嫂,你們在說什麼……」

「小孩子不要問。」蕭決睨了一眼,似乎頗有不滿:「快些吃,吃完讓人送你回府去!本王現在有事要出去,你且把銀錢結算給王嫂。」

長邑王一張臉苦哈哈的,但他王兄都發話了,他還能怎麼樣!

「知道了!」

沈明月沒有攔著,只是隨口囑咐了幾句,婚事將近,蕭決這是在為他們的事操勞呢,她怎麼會不記在心中?

「快些吃。」沈明月一轉眼,就對着長邑王道。

等送長邑王走了,沈明月這才笑意盈盈的出了火鍋店的門,雖然這京中現在流傳著風言風語,但也不難猜出是誰放出去的消息,她才懶得理背後的瘋狗。

婚事成了之後,誰也沒辦法再嚼舌根了。

由於正街離丞相府近,沈明月今日出來的時候,既沒有用府上的馬車,也沒有帶隨從過來,就連身邊的小丫頭都沒有帶。

她不習慣叫人伺候。

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在一個自己走了數次的巷子裏,竟然還能遇到歹人!

那人手裏拿了一把足足一米長的大刀,凶神惡煞,還戴着一個斗笠,渾身的腱子肉:「站住!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

錢?他竟然想搶錢?

沈明月怒了,錢也是她的心肝寶貝好不好?

遂后她轉身就往另一側跑,結果另一側的牆沿也跳下來一個持刀大漢,和後面那個簡直就是粘貼複製的,不說一模一樣吧,至少戴着斗笠看不出誰是誰。

「大哥,我也沒幾個錢,你打劫我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沈明月摸了摸自己腰上的錦囊,心中鬆了口氣,還好她今天真的沒有帶幾個錢!

「少他媽廢話!你身上穿的戴的,哪個不是值錢玩意兒?長得還好,這賣去窯子裏,得值不少錢吧?」

大漢一笑,沈明月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要下來了,好傢夥!這還不光是想劫財啊!

沈明月原地頓住了,想了半天,她扯著嗓子喊了句:「救命啊!放火了!」

放火的作用,確實比光喊救命要大,只是剛衝進來兩個人,瞧見這陣仗都灰溜溜的跑了。

大漢笑得有些猖獗:「聰明是聰明,就是沒人敢救!你就認命吧!」

沈明月心中罵娘,說好的見義勇為呢?說好的古人都有武功呢?瞧著還是電視劇誇大事實吧!

她保護好自己的腦袋,背抵著牆,打算和他們魚死網破了,剛閉上眼準備衝出去,只聽耳邊兩聲慘叫,兩個身材壯碩的大漢,應聲倒地。

一個俊美如斯的男子,像是天神一樣,收起了他打人的劍柄,他聲音如冷泉,悄然淌過:「姑娘,你沒事吧?」 看到這一幕,現場眾人再次懵了。

李成鐸急道:「你……你的枷鎖……」

林漠冷笑:「我都說了,我們這是將計就計,故意引你們出來的。」

「你真以為,我會被這種枷鎖困住?」

「我早就把這些枷鎖打開了,故意裝作被困,就是引你們過來的!」

宋瑞澤等人皆是暴怒,他們徹底發現,這次是真的上當了。

此時,林昭一揮手,大喝道:「給我殺了他們!」

外面立刻衝進來一群人,正是林昭親自訓練的守衛。

林銘面色驚惶,顫聲道:「義父,這……這不關我的事啊……」

林昭冷聲道:「不關你的事?」

「哼,你覺得我是聾子嗎?」

「剛才你們說的話,我已經全部聽到了!」

林銘差點癱軟在地,他知道,自己這次是完蛋了。

「殺!」

林昭一揮手,他身邊眾人立刻沖了上來。

宋瑞澤等人面色皆變。

他們的實力也都不弱,可是,想要對抗吳寨這麼多人,那根本不可能。

現在他們被圍在這地牢裏,吳寨眾多高手一起圍過來,他們就必死無疑啊!

宋瑞澤等人都絕望了。

就在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林昭,不想再死一個女兒,就放了他們!」

林昭和林漠急忙看了出去,只見這地牢入口處站着兩人,正是蠱尊與賀千雪。

賀千雪被蠱尊掐著脖子,呼吸都困難了。

林昭見狀,面色一變:「蠱尊,立刻放了我女兒!」

「不然,我與你不死不休!」

蠱尊狂笑一聲:「林昭,你這種威脅,對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我只給你一次機會!」

「放了他們,不然,我就當着你的面,殺了她!」

說話間,他手裏加了幾分力量。

賀千雪頓時面色脹得通紅。

林漠急了:「蠱尊,放開她!」

「我們放這些人離開!」

林昭也緩緩點頭:「蠱尊,只要你放了她,我林昭用性命擔保,絕對會放了這些人!」

蠱尊冷笑一聲:「我不需要你擔保。」

「你只要放了他們,那你女兒就能活!」

林昭和林漠互視一眼,最終,林昭擺了擺手。

門口那些人撤了出去。

宋瑞澤等人大喜過望,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堂堂吳寨,不過如此嘛!」

「哈哈哈,各位,再見啦!」

宋瑞澤大笑着揚長而去。

林銘急忙想要跟出去,卻被林昭一腳踢開。

他急忙求救:「宋家主,帶我一起走!」

宋瑞澤瞥了他一眼:「一個廢物而已,帶你走幹嘛?」

林銘懵了,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被這樣拋棄了。

林昭瞪了他一眼:「還沒看出來嗎?」

「你已經沒有用處了,他們不需要你了!」

林銘徹底絕望了,他終於知道,自己這一次到底是犯了多大的錯誤啊。

宋瑞澤等人離開后,林昭沉聲道:「蠱尊,現在你可以放了千雪吧!」

蠱尊冷笑一聲:「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向來不遵守什麼承諾!」

「這個女孩還有點用處,我先帶走了啊!」

言罷,他抓着賀千雪,轉身就跑了。

林昭和林漠面色大變,急忙追了出去。

蠱尊的速度極快,在前面急速而奔。

林昭和林漠全力在後面追趕,一直跑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們來到了一處無人的山林。

蠱尊把賀千雪往地上一扔,大笑道:「林昭,林漠,這個地方風水不錯!」

「就把這裏當成你們的墳墓,如何?」 「額……」秦維傑有些無奈的摸摸鼻子,這氣氛就是很尷尬:「我如果說那都是巧合你們信嗎?」

四人一臉正經的搖搖頭。

拉烏璐斯則饒有興緻的看向秦維傑:「我倒是比較感興趣,先說香港維多利亞港吧。」

「沒辦法啊,當時沒有錢,被逼無奈啊。」秦維傑聳聳肩。

「為什麼只偷英國紳士的錢?」

「你們佔了華夏的香港,我就當收租金了!你有意見啊!?」秦維傑說着,想起了當時的事情頓時有些生氣。

「我偷錢實屬無奈!當時我拿着26塊錢從廣西一路跑到香港,拿着船票就要上船,結果一個狗日的英國佬以大欺小,毫無緣由的搶走了我的船票!」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