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王祖和楓王在南十八域大打出手了?」

槐木清臉色漸漸平靜,眼中卻開始閃爍著詭異的目光,這是野心。

蘇北眼中笑意,幽幽說道:「當日兩位真王大人起了爭執,矛盾不可調和,這是當日多位神將都曾目睹。

此地同楓王域楓葉城相連,兩城多年保持和平,如果此時宣戰,可以打對面一個猝不及防。」

槐木清咽了口口水,問道:「那菊火呢,他才是城主,要想開戰,必須得有他的同意。」

槐木清只是七品武者,倒是帶了幾個尊者過來,並沒有神將相隨。

要想拿下楓葉城,必須得有神將出手,攔住楓葉城城主,而此時能做到的,只有菊火。

他此時已經不再考慮這事能不能做,而是怎麼去做。

蘇北對於槐木清的狀態毫不奇怪,魔種幾乎完全侵蝕他的靈魂,別說是蠱惑、引導,將他心底的念頭放大,就是此時讓他投靠復生之地,也不會費多少力氣。

「菊火很好應付的,他謹慎卻又有野心,更親眼見過槐王和楓王的矛盾。

你可是槐王嫡系後代,你完全可以假託槐王大人的名義,讓他以為是槐王要和楓王開戰。

菊火只是從外域來的神將,在槐王城並無關係,他還真能找槐王確認,有沒有這條王令?」

槐木清此刻臉上的震驚更濃了,難以置信地望向蘇北,他發現自己真的小覷了這統領了,膽子太大了。

在地窟,哪怕神將都不敢做這事。

假傳王令,這甚至比挑起戰爭給他的衝擊還要大。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假傳王令,這事一旦暴露,整個神陸,再無你我存活之處。」

蘇北歪著頭,疑惑問道:「誰說我們假傳王令了?」

槐木清一聽,頓時大怒,質問道:「不是你剛剛說要假傳王令,讓菊火出征楓葉城?

怎麼,現在又不承認了,莫不是在戲耍本王子?」

蘇北有些無語,這真是無藥可救了,蠢貨一個啊。

這些話,換個人,怎麼也都聽明白了,這蠢貨腦子都不過一下的。

而且這等事是可以這麼喧嘩么,若是菊火安排人在外面監視,現在什麼謀划可都暴露了。

只是此時還要利用這廢物,想了想,還是耐心解釋道:「並不是我們假傳王令,所有的一切,都是菊火說的。」

槐木清哪怕再蠢,此時也意識到了什麼。

「你是說如果最後事情敗露,將一切都推到菊火身上?」

「沒錯,反正所謂的王令,只會有他一人聽到,那麼他說處的話,有誰會信?

哪怕槐王大人注意到了,他也只會認為,是菊火假借王令挑起戰爭,妄圖亂中謀利,至於王子你,只是被菊火蠱惑了。

也許王子你有過錯,但是以你的身份,也絕不會受到多大影響。」

「好,幹了!」

槐木清此刻疑慮盡去,猛地站起身來,一拍手,激動說道:「真沒想到,你一個統領,竟然有這等見識。

放心,等本王子大事成了,你就跟着我,本王子不會忘記你的功勞的。」

蘇北心底暗罵不已,真是個廢物,八字還沒一撇呢,就想着成功呢,簡直是痴人做夢。

只是心底不屑,臉上仍是裝出一份狂喜。

「那就多謝王子殿下了。」

……

第二日,一大清早,菊火便是直接來到木府。

正如蘇北所說的那般,菊火有野心卻又極為謹慎。

先前明明初來乍到,卻不願放權,想要完全掌控雲陽城。

可是哪怕他有九品的實力,但是面對雲翳等人,仍是束手束腳,想要安排好一切,穩妥行事。

而此時面對槐木清,他也是一樣的心思。

哪怕槐木清只是統領實力,可是他也不願意得罪,甚至還要小心伺候,免得得罪這麼一個真王後裔。

「你們先下去。」

等菊火進來,槐木清突然對着他帶來的兩位八品尊者說道。

兩人也不詢問原因,微微點頭,便直接朝屋外走去。

神將面對真王後裔,還能有幾分底氣和地位,他們更多只是槐木清的隨從,只需要保護槐木清安全即可。

至於槐木清的謀算,他們不會關注。

菊火微微皺起眉頭,意識到這是有事相商,側頭對着後方說道:「你們先下去。」

後方幾名統領也是紛紛告退,蘇北剛想離去,卻直接被槐木清攔下。

「你不用離開了,菊城主,你這手下挺不錯的,我要了。」

菊火眉頭微微皺起,沒想到僅僅住了一晚上,就看上蘇北了。

心中雖有不願,可此時也只能拱手說道:「能被王子看重,是我這手下的福氣。

木雲,日後老實跟着槐王子,不得有二心,明白不?」

蘇北哪怕臉上擠出笑容和驚喜,心中卻是無奈至極。

他明白槐木清是想藉機拉攏人心,可是挖牆腳不是這麼挖的啊。

槐木清來這麼一手,菊火心底肯定有怨氣,自己這個心腹只怕也要被捨棄了,還得小心會不會遭到懷疑。

這一刻,蘇北甚至都想幹掉槐木清,自己取而代之了。

ps:今日更新到,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推薦票!!!

7017k 沒過多久。

陳青山因為傳遞消息有功,從而進入宗門秘境修鍊三天。

因為三天之後,便是四宗會盟的日子。

秘境之中,擁有着焚天金焰。

雖然只有三天時間,但也足夠陳青山將金焰地火進行成為焚天金焰了。

陳青山一邊吸收著焚天金焰,一邊煉化吞噬空間之中的蛟龍,每時每刻,潛能值都是在快速提升著,很快便是就突破到了百萬。

然後是兩百萬、三百萬、四百萬,一直到五百萬。

陳青山將所有的潛能值,都是加到了五行龍功上,將五行龍功提升到了圓滿境界。

嗡!

陳青山身軀一震,腦海當中湧現出無數關於五行龍功的感悟。

同時,祖庭中的五行真龍元神、武道法相,也是與肉身完美合一,身與相合,身與神合,身、神、相三者合一,再不分彼此,徹底的踏入到了法身境。

只是在元丹境,只是修鍊成元丹九轉的武王,就算是踏入到了法身境,也只是普通武聖,而陳青山在元丹境是十轉元丹,所以一踏入法身境,就是最為頂尖的武聖。

「好強大的力量!」

此時,陳青山感覺自己一拳之間,就可以將空間打破。

達到了法身境,一舉成為頂級武聖,他現在也算是初步擺脫了棋子的身份,雖然做為棋為還差一些資格,但也沒有誰能夠將他當成棋子了。

四靈宗內,目前最強的也就是頂級武聖而已。

雖然有頂級武聖衝擊虛神境了,但終究還是沒有成功。

不過陳青山也只是戰力比肩頂級武聖,他的修為境界還只是法身境初期,距離衝擊虛神境還早得很,接下來的提升就是參悟天地規則之力了。

姓名:陳青山

武功:不滅神識經/第九層

規則:金行規則、木行規則、水行規則、火行規則、土行規則、毀滅規則、吞噬規則、造化規則、雷道規則

潛能值:0

陳青山打面板。

面板上的數據,有了全新的變化。

在面板上的武功一欄下面,出現了規則一欄。

代表着可以用潛能值提升規則。

達到法身境,接下來便是參悟規則之力了。

只要將任何一門規則,參悟達到百分之十的地步,就可以衝擊虛神境了。

「你突破到法身境了。」

就在這時,白望遠出現在秘境中。

陳青山突破時所爆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也是引起了白望遠這位宗主的注意。

「不錯,我突破到了法身境。」

陳青山微微點頭,如實說道。

「太好了,你突破到了法身境,一身戰力足以比肩頂級武聖,爭奪盟主之位是不太可能,但至少爭奪右右兩位使者或者九大護道法聖之位。」白望遠道:「在盟主中掌握的話語權越高,那麼對於宗門來說好處也是越大,可以分配到更多的利益。」

……

……

時間流逝。

很快,三天時間便過去了。

陳青山與四靈宗其餘三位武聖,以及十幾位達到武相境的聖子,一同前往海外惡魔島。

所謂的聖子,就是有希望達到法身境,成為武聖的苗子。

如果陳青山沒有突破到法身境,那麼也會晉陞成為四靈宗的聖子,但是他已經突破到了法身境,那地位就要遠超聖子,直接是晉陞成為了太上長老。

陳青山現在的地位,已經是遠遠的超過青龍衛中的五大龍王。

「惡魔島,就在前方了。」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