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道爺救我!」道童尖叫起來。

轟!

刀光橫空而至,激起漫天塵霧,將他的叫聲淹沒。

嗯?

秦楓挑了挑眉頭,神色微動:地上突然出現了一張巨口,直接將那道童吞了……

。 戰鬥在持續,最先結束的,是暗金級這一邊。

八千對三千,將近三倍的優勢,並且,隨着暗金級的地精,數量越來越少,這個優勢還在不斷的增長。

除了一開始,骷髏獸這邊,會不時的,出現一些傷亡外,到了最後,基本上連受傷都沒有。

不過有着林衛的指示,最多也就出現五打一的情況,雖然如此,暗金級這邊,依然搶到了第一。

戰鬥結束之後,剩下的七千多暗金級骷髏獸,便在林衛的指示下,前去幫助那些白金級骷髏獸,對付那些白金級的地精。

一時間,本就舉步艱難的白金級地精,直接失去了反抗之力,十分鐘不到,便被殺的所剩無幾,最後連逃跑都做不到,就被全部殺光。

清理完白金級,以及暗金級的地精之後,林衛又把目光,盯上了黃金級的戰圈,形勢同樣不利的黃金級地精,原本數量已經減少到了十萬左右,在數萬白金級,以及暗金級骷髏獸的加入之後,傷亡直線上升,僅僅幾分鐘的時間,那些不足十萬的黃金級地精,同樣被殺了個乾淨。

至此,還在戰鬥的,便只剩下三個戰圈,而地精的數量,也已經銳減到了五十萬,其中九成九,都是低階地精。

看到這一幕,那傳說級二星的地精首領,以及傳說級一星的地精祭祀,心中已經萌生了退意。

有着一定智慧的它們,顯然是看出了,形勢對它們非常不利,有了數十萬黃金級到暗金級的骷髏獸加入,它們那剩下的五十萬的手下,恐怕連一個呼吸都無法堅持住,也就另一邊,屬於傳奇級的戰鬥,還能堅持一段時間,但這個時間,估計也就幾分鐘,最多不超過十分鐘。

如此一來,等到骷髏獸大軍騰出手來,它們兩個雖然是傳說級,但因為只是處於傳說級的最底層,實力有限,尤其是,在對方同樣也有傳說級的情況下。

「嗖!」

「嗖!」

彷彿下定了決心一般,地精首領跟那地精祭祀,卻是十分默契的,擊退面前的骷髏獸,而後各自朝着一個方向,轉身就跑,速度爆發到了極致,使得那些史詩級的地精,都紛紛傻眼,而後也紛紛想要逃跑。

「哼!想跑?煮熟的鴨子,都能讓你們飛了,那我還怎麼出來混?」看着逃走的地精首領,以及地精祭祀,林衛神色絲毫沒有着急,反倒是他的嘴角上揚,一抹譏笑浮現出來。

而十數只史詩級的地精,到也是同樣被它們逃出了兩隻,除了其中一隻,是選擇了地精首領逃走的方向,另一隻,則是有些慌不擇路的,選擇了另一個方向。

也就是說,逃走的四隻地精,分成了三個方向,而對於它們,林衛沒有反應,骷髏獸也沒有去追,二十三隻史詩級骷髏獸,跟傳說級二星的骷髏獸,全力圍殺剩下的史詩級地精。

時間一點點過去,剩下的地精,陸續被清理乾淨,而在林衛準備下達收集完好的屍體的指令時,有八道身影,從八個方向,極速飛來。

幾個呼吸之後,那八道身影,落在林衛的面前,其中有兩道身影的手中,都抓着一具地精的屍體,還有一道身影的手中,則是分別抓着兩具地精的屍體。

而這四具地精的屍體,正是之前逃走的地精首領它們。

「主人!」

八道身影紛紛對林衛恭敬的低頭,並把那四具地精的屍體,並排放於林衛的面前。

「哼哼!既然知道你們的天性,我又怎麼會不留一手呢?」看着死不瞑目的地精首領,林衛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而站在林衛面前的八道身影,全部都是人族中年男子的模樣,只是在他們的額頭處,卻是有着三根獨角,身材魁梧,但皮膚卻是黝黑的,好似八個黑人。

這八人,自然不是真正的人類,而是魔獸化形而成的,他們的本體,全部都是擁有龍族血脈的地龍,三角地龍。

這八隻三角地龍,正是林衛在離開天魔神宮之前,去異世界找到的召喚獸,其實林衛一共有九隻三角地龍召喚獸,為了自身的安全,他自然不會把所有的召喚獸,全都派出去。

而這九隻三角地龍,等級最低的,是傳說級五星,最高的,則是傳說級九星。

當然,也僅僅只有一隻傳說級九星而已,而且還是其它八隻三角地龍的老大,並且已經觸摸到了半神級的門檻。

「你們完成的很好!晚上給你們加餐,現在先去四周警戒。」林衛對那八道身影點點頭,面色平靜的說道。

「是!主人!」

聽到林衛的話,那八隻三角地龍,紛紛一臉欣喜的點頭應是,而後各自選擇一個方向,飛了出去。

看到八人臉上的喜色,林衛同樣笑着搖了搖頭,回想起跟他們相見的的情景。

當時的林衛,其實目標並不是他們,因為這三角地龍,是群居的魔獸,行動起來,都是成群結隊的,最少也有二三十隻,多的足有上百,碰到落單的三角地龍,幾率雖然不算太小,但林衛卻不想浪費時間,去碰運氣。

不過也算是林衛鴻運當頭,在林衛一次烤肉之時,蹊蹺碰到了帶隊出來尋找食物的龍大,也就是這八隻三角地龍的老大。

受到烤肉跟血蜜的吸引,林衛被對方帶着一群足有四十多個手下,追了整整一天,最後只能暫時脫離了異世界。

四十多隻傳說級的三角地龍,並且其中一隻,還是傳說級九星,以林衛只有傳說級三星的靈力修為,哪裏是對手,而林衛另外幾隻召喚獸,等級也跟林衛差不多,自然也幫不上什麼忙。

林衛特地等了一天,才重新進入異世界,但在他進去沒多久,龍大卻是再次找上門來,並且在林衛準備逃跑之際,開口解釋自己沒有惡意,只想跟林衛交換一些烤肉。

見此,林衛的心思,自然是開始活躍,連哄帶騙之下,唬的所有三角地龍,都是一愣一愣的,尤其是當林衛承諾,能夠讓龍大突破到半神級之後,更是讓龍大激動不已,直接成為了林衛的召喚獸。

畢竟,平時的時候,他們依舊在異世界,也就在林衛需要的時候,幫忙打個架什麼的,對於本就好戰的魔獸來說,這都是小事。

而換來的,則是好吃的食物,以及突破半神級的契機,這也是異世界的魔獸,對於成為他人的召喚獸,並不反感的原因,因為在異世界中,成為召喚獸的,有很多,而魔獸之間,也是有交集的。

龍大自己成為林衛的召喚獸之後,在知道林衛還有不少召喚位之後,直接挑選了另外八隻三角地龍給林衛,這樣一來,不管是在異世界,還是林衛所在的乾坤大陸,它都能夠帶着一票小弟,如果不是林衛的召喚位不夠,它都想把所有的手下都給林衛當召喚獸。

讓八隻三角地龍分散警戒之後,林衛便讓剩下的數十萬骷髏獸,開始收集完好的屍體,因為這些屍體,可都是兵源。

數十萬骷髏獸的效率,還是很高的,短短兩分鐘,被把三百萬多萬地精的屍體,翻找了一遍,一共找出了一百三十多萬,破損並不嚴重的屍體,而後被林衛收了起來。

接着,又用了五分鐘的時間,收集了剩下無法復生的屍體之中的魔核,差不多在一百九十多萬顆,同樣被林衛收了起來,至於地精身上的其它部位,林衛直接選擇放棄。

作為同階之中的弱者,地精身上,並沒有什麼出色的地方,能夠作為材料被利用,一隻黃金級的地精屍體,或許都還沒有一隻青銅級的獸類魔獸值錢,最起碼,就算是一頭豬,還能讓林衛滿足口腹之慾,而讓林衛去吃地精的人,林衛顯然是下不去嘴的。

一來是看到地精的樣子,就讓人倒胃口,二來,則是因為,地精雖然歸屬魔獸,並且長得丑,但卻是跟人類有些相似,吃地精的肉,給人一種吃人肉的感覺,所有,地精在人族修士之中,並不受待見,因為它們的價值太低了,除了魔核還有點價值。

收起魔核之後,林衛便帶隊離開了現場,這裏的動靜不小,肯定會引起那些地精大部族的注意,甚至是地精一族的半神,也有可能,前來察看,他要是繼續留下來,恐怕會很麻煩。

…………

三天之後。

林衛懸浮在半空之中,而在他的下方,則是有着數百萬的骷髏獸大軍。

不過此時,這些骷髏獸,卻是挖坑,或者說是在挖礦。

「金玉前輩!你確定這下面有元晶石礦脈嗎?」林衛皺眉對漂浮在一旁的金玉問道。

「當然確定!你也不看看本老祖是誰?它們才挖了多久,這才哪到哪啊!這又不是你以前碰到過的那種露天礦脈。」聽到林衛的話,金玉翻了一下白眼道。

「呃!好吧!是我太着急了。」林衛點點頭,有些尷尬的說道。。 一大早上醒了,就知道和自己的崽大眼瞪小眼,清理完自己的彭若若從衛生間里出來,看到的就是自家男人這樣幼稚的一幕。

媳婦兒出來了,彭建明在病床上就勢一滾,毯子就裹在了他的身上,然後跳下床,就這麼衝進了衛生間。

看著男人的狼狽,彭若若抽了抽嘴角,這才知道,這個男人為什麼等自己出來,才下床,還要裹條毯子,原來裡面是真空的。

強忍了笑意,彭若若去照顧三個小崽崽換衣服,洗漱,給小姑娘梳小辮。

現在住在醫院裡,不給對面那幾個老首長做飯,做菜的時候,她就是最閑的,除了玩自家小閨女的頭髮,她也沒啥可玩的了,這不,今天早上,硬是把小閨女的頭髮給玩出了新花樣。

常喜小姑娘三歲不到,卻已經有一頭及肩的黑髮,彭若若穿過來這快一個月,營養跟上了,又用著系統里的靈井泉水,身體得到了恢復,頭髮也由原來的枯黃,變成現在的烏黑油亮,摸在手上也是軟軟的,挺好梳理。

彭若若今天仿照著,之前看過的某部,火遍大江南北的電視劇里的女主角的樣子,給小姑娘編了好幾根小麻花辮,然後用建蘭綉肚兜的綵線,給她紮上,妥妥的一個小美女。

給三寶小姑娘編完頭髮,閑極無聊的彭若若,將目光看一下旁邊的大寶和二寶。

這兩個小傢伙頭髮也是養的極好的,雖然沒有三寶小姑娘的這麼長,但是讓她扎個小辮子玩兒也是可以的。

瞅瞅自家小妹妹頭上那五顏六色的小辮子,又看看若若媽臉上那狼外婆般的笑容,大寶和二寶捂住自己的頭,連連後退,他們才不要扎小辮子,扎小辮子的都是小姑娘,他們是男子漢。

聽到彭若若病房裡的動靜,跑過來的彭明月,拉著她的手,兩隻眼睛緊緊的盯著她的臉,流眼淚。

昨天,彭建明離開后,她就問了之前那個傻弟弟,知道這彭若若,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在二十年前丟失的那個小妹妹,當時就要衝過來,被白齊中攔住。

用強大的意志力,生生忍了一個晚上,今天早上,聽到若若這邊有動靜,她就沖了過來。

這人跑過來,就眼淚汪汪的看著自己,弄的彭若若心裡毛毛的,怯怯的問:「怎,怎麼了啊?這還哭上了,明月姐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欺負回來。」

想著爺爺昨天晚上,對自己的千般叮嚀萬般囑咐,心裡想著從小到大,自己和弟弟所經歷過的那麼多可怕的事情,還有現在家裡複雜的情況,面對彭若若的詢問,千言萬語都說不出來,只說出一句話:「若若,能見到你真好。」

彭若若抿唇,心中有了瞭然,平靜的看向彭明月,輕拍了拍她的手,笑著說:「明月姐姐,來日方長,咱們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嗯嗯,我,」彭明月滿臉是淚,她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哽咽著說:「你說的對,我們的好日子還在後頭,我們大家都要好好的,可是,可是我忍不住。」她說著,一把抱住彭若若,就哇哇大哭起來,眼淚鼻涕全往彭若若的身上擦。

彭若若皺了小臉,明月姐姐一定是故意的吧,拜託,能不能不要往她身上擦了,她可沒帶多少換洗的衣服過來醫院了。

彭建明從衛生間出來,又看見彭明月那個女人抱著自己的媳婦不放,俊臉頓時就黑了。

。今晚月色太美,請假一天。

感謝麻辣燙小辣條的盟主打賞!

在本書剛突破五十萬字的時候,終於迎來本書的第一個盟主了!

均訂也上九百了!

實屬不易,上架首訂三百多,上架當日均訂兩百多。

到現在九百均訂了,用了一個月多時間,訂閱翻了好幾倍。

開心!

鵝在這裡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後面更新會給力起來的。

鵝決定不再偷懶了。

《紅樓蓉大爺》中秋快樂,請假一天(感謝麻辣燙小辣條的盟主打賞) 陸紹勛的事情在他搬進康復院那邊就接到了通知,其實,結果還是跟沒結果一樣,最終就定成了當地混子大佬看陸紹勛不順眼找人修理他,至於原因,是他在公司得罪了當地人,現在,竟然還搞出來個陸紹勛被辭退。

看得明白,公司左外外資公司,不願意為了陸紹勛這麼個小人物得罪當地人,既然,有了被公司開除的黑記錄,他就算好了也在這邊找不到好的工作了,那接下來只能回國了,這才是對方的目的吧!

就是把他逼回國才好好修理他。

說實話,他們姐弟現在根本就不是那個袁天霞的對手,那老女人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高明,就他倆怕是還沒開始就死在她手裏了吧!

可是,現在在這邊,他倆照樣是兩眼一抹黑啊!

陸寫意的思路是非常正確的,陸紹勛太小沒有經驗沒有資源沒有錢,先躲在這裏積攢經驗,學本事,她一個女孩子在國內,又有和京都四少的曖昧關係,有秦簡的關係,袁天霞不敢動她,再說了,她也只是給秦簡打工,袁天霞肯定不會想到她有復仇的計劃,依照袁小三對陸爸爸的了解,他的女兒極有可能都不知道很多事情吧!

可是,現在,陸紹勛在這邊呆不下去了,怎麼辦?

陸紹勛是個聰明的孩子,他往這個行業里鑽的目的就是重振陸家,看來那女人一直盯着他的。

「姐,能不能找江先生幫忙?」陸紹勛考慮良久道。

陸寫意,「現在只是男女朋友關係,叫人幫這麼大忙,合適嗎?」她是真的在問陸紹勛這個問題的。

她不想給倆人的感情里參雜太多複雜的東西。

陸紹勛倒是樂觀,嗤笑一聲,說:「看來我說對了吧!你的男朋友可以說是大多人根本接觸不到的人物了,可那跟你有什麼關係呢?」

「陸紹勛,你扯遠了,咱們家的事情豈是那麼簡單?」他若是想幫忙的話,是不是主動幫比較合適?

陸寫意真的沒有這麼方面的經驗,她總是擔心,他嫌他們姐弟事兒多,可是,以後的他們家只能是事兒多不會少啊!

她臉皮薄,實在不好開口要求他幫這幫那的。

「陸紹勛,你在這邊康復的錢,人家直接免了,其實,還不是他自掏腰包。有些忙,他可以幫,有些忙,他不一定能幫。實在不行,就回國吧!」陸寫意道。

「這裏康復的費用,咱們是要給人家的,我的傻姐姐。」陸紹勛道。

陸寫意眨了眨眼睛,「好,確實也要給,那麼多錢呢!」

江東平打電話來的時候,陸寫意說警//局處理的結果出來了,也把陸紹勛公司的處理結果吐槽給他聽。

江東平聽完后,說:「那出院后就回國吧!我幫他安排個工作還是很簡單的。」

陸寫意說:「我擔心他回國,袁女士找他事兒,這次事件明顯是袁女士授意的,只是,這是別國,與我們而言人生地不熟,明顯,這邊的警//局和紹勛公司的高層都不想得罪人。」

江東平剛從這邊的一個基建項目出來,打算和高層去吃飯,得空給陸寫意打的電話。

聽她這麼說,江東平抿了抿唇說:「好我知道了,先給紹勛治病吧!不管在哪兒,那女人還沒那麼大能耐。」

江東平說處理完工作就沒公幹了,就可以每天跟她在一起了。

掛了江東平的電話,陸寫意說:「你這邊有護工,你好好配合治療,我明天回國上班了。」

陸紹勛嗯了一聲給,道:「江先生怎麼說?」

陸寫意獃獃的看着弟弟良久,說:「讓你好好接受治療,早日康復,回國后,他幫你安排工作。」

陸寫意回國后,第三天,就接到陸紹勛的電話,小夥子樂的不行,說:「姐,告訴你兩件大好事兒。」

陸寫意?!

「第一件事兒,袁小三的兒子在國外被人那個了,哈哈哈……」

「等等,啥意思啊?沒聽明白?」陸寫意道。

陸紹勛,「就是袁的兒子被人收拾了啊,很慘的『好像還染上病了,哈哈哈……」

陸寫意蹙眉,「你傷口不疼嗎?笑那麼誇張。

第二件事呢?」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