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兩個人性格、愛好還是有些差距,也幸好是聚少離多,不然的話估計現在都得時不時吵架一下,比如關於花,秦元清是完全無感,覺得不管是什麼花,都差不多。

至於浪漫,坑爹的,雖然秦元清會時不時買束花送給她,但是秦元清一直不明白,這有啥好浪漫的。花插在花瓶上,沒幾天不照樣扔了。

有時候他都覺得,女人就是麻煩,追求這追求那,一會兒東一會兒西的,讓人着實琢磨不透。

還有那爲了保持身材,有時候甚至飯都不吃,就吃個水果,秦元清對此是深惡痛絕,這不是糟蹋自己身體麼,本來身體好好的,說不定都會因此出現各種毛病。

到了中旬的時候,景田再次離開了,因爲《琅琊榜》劇組已經組建完畢,即將開拍了,景田這個女主角也要參與拍攝了,這一次景田不僅僅是女主角還是製片人,而編輯則是請了原作者。

秦元清倒是有些好奇,景田能否像劉濤那樣把女主角演出彩。

秦元清在景田離開後,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汽車研究院,他在國慶之時打的保密培訓報告,學校也終於有了下文,專門派了個保密科的人過來,不過不是常駐,而是培養大家的保密意識。

有時候就是很不可思議,一般人沒有保密意識,就是因爲不知道如果泄密會造成多麼嚴重的事,而自己也會面臨牢獄之災,甚至是死刑。

秦元清都覺得,有必要隔三差五的進行保密工作座談,讓每個人都時刻謹記着。

汽車研究院隨着調整後,十個實驗室分別是CVT實驗室、底盤實驗室、新能源汽車實驗室、智能實驗室、柴油發動機實驗室、充電樁實驗室、8AT實驗室、電路集成實驗室、尾氣處理實驗室、整車車型實驗室。

新能源汽車,在這個時候已經是熱門話題,畢竟當初碳排放權爭論不休,發達國家意圖用碳排放量限制發展中國家的發展,而且伴隨着溫室效應的影響,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已經是全球的共識。

而汽車,又是二氧化碳排放的大戶,也因此新能源汽車備受矚目。特別是華夏,隨着經濟發展,每年進口石油不斷增加,2010年全國累計進口原油高達2.39億噸,華夏經濟發展對石油的依賴愈加嚴重,而華夏在海權的掌控又比較弱,這意味着敵人可以隨時切斷華夏的石油海上路線。

也因此,國家不斷出臺政策,鼓勵新能源的發展,新能源汽車也是其中。

而在這個大背景下,比如光伏,也被重點扶持。

新能源汽車,重點就是在電池部分,電池的續航力有多大決定着商用價值,電池的性能就是其中的關鍵。其次則是充電樁,可以爲新能源汽車提供快速充電,不然的話這一切都是空中樓閣。

秦元清可是記得,上一世中華夏新能源汽車發展得如火如荼,在城市得到很大的發展,比如比亞迪的新能源汽車,銷售量就很不錯,而遍佈城市各個角落的充電樁,也爲新能源汽車的應用提供了保障。

當然,那時候的新能源汽車續航能力就是400~500公里,至於買車時吹得600~700公里,那都是聽聽就好。

甚至於那時候特斯拉在魔都建設超級工廠,都讓人們意識到,新能源汽車的時代要來了。

所以作爲汽車研究院,這些前沿領域的研究,自然是不可避免。

秦元清對於汽車研究院的定位,教育方面是培養頂尖的汽車工業人才。科研方面則是依靠着研發出來的技術,通過技術專利授權,獲得專利授權費用,實現汽車研究院的自我造血能力。

而在這方面,新能源汽車作爲前沿領域,最容易產生專利,自然是重中之重。

不過秦元清並沒有兌換新能源技術,因爲兌換了F119航空發動機技術後,他也窮了,學習幣只剩下可憐兮兮的幾個,得靠着秦元清繼續爆肝去掙取學習幣。

終於,經過一個月左右時間的梳理,汽車研究院終於走上了正軌,秦元清整個人都鬆了口氣,實在是這人一多,事情就會變得複雜起來,對於管理能力就有很大的要求。

而就在這個時候,經過醞釀後,航空發動機研究院也提升了日程,其實哪怕秦元清沒有找顧校長,實際上在6月份的時候,已經有人提議成立航天航空學院發動機研究中心。

水木大學的航天航空學院,在2004年正式成立,而其建設的背景就是水木大學在2003年與華夏一航簽訂在科研合作和人才培養方面的協議。也是在那一年,美利堅通用電氣公司發動機公司在水木大學設立噴氣推進聯合研究中心。然後在2005年,水木大學-奉天飛機設計研究所聯合研究中心成立。發展至今,航天航空學院下設航空宇航工程系、工程力學系和航空技術研究中心。其中宇航工程系下設5個研究所,分別爲工程動力學研究所、飛行器設計研究所、推進與動力技術研究所、人機與環境工程研究所和空天信息技術研究所。

工程力學系下設4個研究所,分別爲固體力學研究所、流體力學研究所、工程熱物理研究所和生物力學與醫學工程研究所。

學院現有360名本科生,380名研究生(180名博士生和200名碩士生),每年只招收90名本科新生。可以說,能夠進入航天航空學院,都是非常優秀的學子,是立志於爲華夏航天航空事業做貢獻的。

航天航空學院,想要在此基礎上變成航天學院、航空學院以及航空發動機研究院,並不容易。

因爲航天航空學院本身就非常的強大,裡面就有數位院士坐鎮着,比如機械系柳白成院士,比如材料系柳白新院士,這對在科學界鼎鼎有名的兄弟院士。

是的,這二人是兄弟,在科學界是非常罕見的。

實力比較弱的話,沒辦法,只能捏着鼻子認了。可是這樣實力強的,哪怕是成立航空發動機研究院,也是選擇學院裡面的教授擔任院長。

而且現在秦元清剛剛擔任汽車研究院院長,現在要是也當航空發動機研究院院長,那豈不是顛倒了水木大學的格局。

秦元清在參加校務會,看着吵成一團的衆人,不由微微皺起眉頭,至於麼,還真的以爲自己將這個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當一回事?再次看到那些人的骨骸,周想心裡仍然非常難過,若是她處於這種狀況,她肯定會瘋的,沒有必要時,她的空間里她都不願意多待。

孔纖纖跟在周想身後觀察她,讓周想蹙眉,「孔纖纖小姐這是沒事做嗎?」

孔纖纖點頭,「是的,這麼多的靈氣不讓吸收,不找點事情轉移注意力,我怕我會忍不住的。」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048章我就回家等你 霍城之前臉色還好好的,看到陸晨之後,態度才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肯定是他誤會了!

呵,男人!

而陸晨——

原來霍總是因為誤會了我和沈小姐,所以才瞪我的!

冤枉啊!這純屬是巧合啊!

「陸晨啊。」

「沈小姐。」

兩人不約而同的開口,又雙雙頓住了。

對視片刻,陸晨率先做出讓步:「沈小姐,您請說。」

「其實我沒啥要說的,就是……跟你道個歉吧,不好意思啊。」

雖然是意外,但是若是因此使得他們之間的感情受到影響的話,那豈不是罪過了!

沈懷琳時刻謹記着自己的任務——一定要盡全力護好這段感情!

況且自己之前的心思還有些動搖,更是罪加一等。

沈懷琳恨不得給陸晨跪下了。

自己真的是太罪惡了!

而她的話,卻是嚇得陸晨差點兒驚呆了。

「別別別,沈小姐,言重了!」

他連連擺手,哭笑不得,「這算不上什麼,要是道歉,應該是我道歉才對。」

說着他朝着沈懷琳深深的鞠了一躬。

陸晨真心的覺得,定然是自己的言行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才會讓一向淡定的霍城都無法淡定了。

雖然他還是不知道究竟哪裏不對,但是身為一名合格的助理,在被責怪的時候,首要任務是認錯!

「你這是幹啥,別啊!」

見他如此,沈懷琳更加的愧疚了。

明明是被自己連累的,結果卻還要忍着委屈低頭道歉。

由此可見,他平日裏定然受了不少委屈。

霍城那個渣男!

「你倆真有意思,擱這拜堂呢?」

柳長清揉了揉額角,倍感無奈,「能不能注意下場合,我說不認識你們還來得及嗎?」

聞言沈懷琳這才想起來,這是在外面……

目光四下打量,果不其然,不少人的目光齊齊聚集在這裏,充斥着好奇。

沈懷琳:「……」

社死現場。

她準備換個城市,重新開始了。

「沈小姐。」

陸晨不愧是見識過大風大浪的人,馬上就恢復淡定,「如果沒什麼事,我先回去了,霍總那邊我也不好離開太久。」

「好……等一下!」

突然想起什麼,沈懷琳連忙將他攔了下來。

扭頭搜尋了一圈,也沒找到合適的。

陸晨最懂得察言觀色,一看便大致猜到是什麼意思。

「沈小姐,如果是要送我禮物的話,倒也不必了。」

「那怎麼行,到底你也幫了我的忙啊。」

「那都是我的分內工作。」

陸晨笑着搖了搖頭。

見沈懷琳十分堅持,他想了想,腦海中冒出來一個主意——

「不如為霍總選個禮物吧,他應該會很高興的。」

「送他?」

沈懷琳下意識的想要拒絕。

話到了嘴邊,想起陸晨還在這裏,不能說的太難聽。

只能選了個折中的解釋:「我今天是拿着從霍城那裏坑來的錢瀟灑的。用他的錢給他買禮物,他知道了不得嘲笑我啊。」

「怎麼會呢。」

陸晨搖了搖頭,態度難得的認真,「只要是在意的人選的禮物,重要的是心意,其他的都只是陪襯。」

如果是沈懷琳送的,無論是什麼,霍城都會很開心吧。

說者有心,聽者有意。

只是這個意——

「說的有道理!」

沈懷琳一拍手,眼睛都在冒光,「正好你在這兒,幫我出出主意,你跟在霍城身邊,肯定知道他喜歡什麼,或者是缺什麼。」

到時候自己再偷偷的告訴霍城,是陸晨挑選的,他肯定高興。

那個悶騷男,還挺難伺候。

「當然沒問題。」

兩人一拍即合,當即美滋滋的去挑禮物。

柳長清跟在身後,看着他們,眉頭微蹙。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好像是哪裏出了問題。

似乎這兩人說的不是一件事,但是又說不上來是哪裏跑偏了。

「大概是我想多了吧。」

。 因為封瑾修和洛雲音推測出了奚淺去了空虛界,所以,自己空虛和仙界的通道打開的那一刻,兩人就注意到了。

他們用了最快的速度,落在那裏,然後就看到空虛界的人接二連三的出來。

但其中,就是沒有他們心裏的那道身影。

等了三個月,封瑾修忍不住了,他身形一動,想要飛到空間通道里。

但就是這個時候,空間通道猛然排斥他,接着陸直接關閉。

洛雲音眼神變了一下,她落在封瑾修的身邊,「怎麼回事?」

封瑾修眉頭蹙了起來,「似乎是干預的人太多了,我被排斥了!」

以往可沒有這樣的現象。

「算了,淺淺肯定會沒事的。」這個通道還是因為她才打開的,而且,聽出來的人說,饕餮對淺淺一點惡意都沒有。

甚至對她還十分的好。

有幽熒,有饕餮,淺淺會平安的。

封瑾修雖然心裏擔憂,但也知道洛雲音說得不錯,他也沒再強求,或許,淺淺沒回來,是又遇到了什麼機緣。

封瑾修根本不知道,自己這一等,就是幾百年。

奚淺在遠古洪荒之地里,腦子放空,全身心都沉浸在殺妖獸賺積分的想法中,根本就沒空想其他的事情。

饕餮一直在她的身邊陪着,她走到哪裏,饕餮就跟到哪裏。

看着短短的幾百年,奚淺頭頂的積分數目不斷的增加,饕餮眼裏除了欣慰,還有就是佩服。

這丫頭的身上,有股韌性,很少有人擁有的韌性。

奚淺斬殺了一頭王階妖獸,吐了一口氣,落在饕餮的身邊。

「你休息吧,我替你看着。」饕餮看她滿頭大汗,說道。

只要有饕餮在,周圍的妖獸還是都不敢湧上來,饕餮雖然不能動手,但能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