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但約翰轉過頭后又愣了一下。

他又朝着那幾個年輕的女酒保看去,打量了其中一個幾眼后他就起身,朝着這群年輕的姑娘走去。

他走到幾人面前,自我介紹了起來。

「我叫約翰.威克。」約翰對着其中一個樣貌還算出彩的金髮少女說到。

身邊的小姐妹見此紛紛笑嘻嘻的走開留下少女一人面對約翰。

「我叫吉娜.貝爾斯。」少女小臉紅撲撲的說到。

「你跟我的一位朋友很像。」約翰看着她說到。

這不是搭訕,因為的確有點像。

那傢伙是約翰第一次出任警局警長所接到的第一個任務,追捕五年前的逃犯。恩托爾.勞斯里克。

然後有一個可憐的酒鬼死在了約翰面前,他叫羅賓。被步槍擊穿了內臟。

他說過他的父親和妹妹在聖丹尼斯城生活,羅賓自己會時不時的寄點錢過去給他們。

「是嗎?你那位朋友叫什麼?」吉娜眨了眨眼問道。

「你是不是有一個哥哥?」約翰並未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你怎麼知道?」吉娜又眨了眨眼。

「他是不是叫羅賓?」約翰越看越像。

「你認識他嗎?」吉娜本來還以為約翰只是為了找話題,誰知道約翰真的認識她哥哥。

「我和他還算是朋友,你在這工作嗎?」約翰自然知道他哥已經死了,而且是為了給約翰帶路死的,雖然他最後把不少錢寄給了這對父女,但約翰對於羅賓的身死還是抱着不少歉意。

「是的,自從羅賓去世后,哦,我哥他在幾個月前已經被一些強盜殺死了。」吉娜顯然已經釋懷了他親哥去世這件事情。說起來只是有些感慨。

「我很抱歉。」約翰真誠的說到。

「沒事,我已經釋懷了。」吉娜笑着寬慰道,他並不知道約翰這個道歉說得是什麼意思。

「你說自從羅賓去世后,你一直在這工作嗎?」約翰問起她的境況。

「是的,羅賓去世后,我父親就因為傷心過度整日飲酒,患上了重病,記憶力很不好,所以我只能放棄學業出來工作照顧我父親。這的老闆對我們還算好的,並不會阻止我們賺錢。」吉娜淡然的笑着說到,說起這件事情她沒有絲毫不適。

約翰聽到她的處境心中一痛,看着面前這個十六七歲年紀,卻有着一股女人味的少女,約翰自然能猜到她所說的賺錢是什麼。

羅賓不該死的,如果自己沒有要求他帶路的話,面前這個少女應該還在學校讀書。

他父親也不會重病。

約翰眉頭皺着厲害,心中那對羅賓的慚愧也跟着浮現而出。

「你父親是什麼病,去醫院看過了嗎?」約翰皺着眉頭詢問。

「聽醫生說是心臟不好,勞累過度導致的,所以他現在做不了什麼事情。家裏的開支基本由我負責。」吉娜說得很坦然。

「能帶我去看看你父親么?」約翰喝光這杯酒後問道。

「看我父親?這樣好么?」吉娜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不好的,我幾年前和你個一起去淘過金,他在淘金谷中救過我的命。雖然最後我們分道揚鑣了,但我說過會報答他的。」約翰的謊話隨口就來。

「我哥哥這種人還救過你?他膽子可小了。」吉娜對於這個哥哥的評價說不上多高。

「當然了,你哥當時還是很勇敢的。」約翰也笑着回應。

「可我還在工作。今晚十點我才下班。」吉娜說到。

「今天就先不工作了。帶我去看看你父親,或許還能帶他去醫院看看。」約翰建議道。

「這個。」吉娜很猶豫,因為如果今天不工作,可能就拿不到今天的工錢。

看出了吉娜的猶豫后約翰直接拿出了一疊鈔票交到她手裏。

「就當我把你這兩天時間買下來了。去跟你老闆說一聲。」

「好吧。」吉娜看着手中一百多美元欣喜的說到。她一個月都賺不了那麼多。

看着興沖沖跑去跟酒館其他人報告的吉娜,約翰又看了看身邊那些和吉娜年紀差不的少女,突然間有種人生不易的感慨。 夜裡,濕冷的北風變得更加的刺骨。

一排又一排長浪不時湧來,救生艇後面的船錨一會兒拉緊,一會兒變松,楚橋感覺自己像是坐上了海盜船,時而升起,時而俯衝向下。

在遭受了白天暴晒,風吹,海浪拍打后,楚橋變得疲憊不堪。

身體的疲勞帶來精神上的緊繃,但長久以來的訓練生涯,練就了楚橋能在惡劣的條件下,強迫自己短暫休息,入睡。

她環抱住身體,睡覺,醒來,再睡覺,做夢,醒來,終於在第九次醒來的時候看到天邊的一點紅暈。

「滴——」

楚橋腦子又出現了系統的提示音,經過了一天的熟悉,楚橋已經習慣了有個聲音在她腦中響起。

「直播自動開啟。」

楚橋打了個哈欠,嘴裡流利的說著昨天重複了好幾次的話:「歡迎大家來到我的直播間,我叫楚橋,是一名探險愛好者,接受過嚴苛的訓練,開的了飛機,吃的了蛇蟲,趟的了沼澤,穿的了沙漠。今天是我在南海進行海上探險的第二天。」

她低頭朝著海水看去,想看看自己此時的形象,畢竟是個女的,化妝不會,但也不能沒有一點形象吧。

這一看不要緊,楚橋看向海里的時候,海里也有兩隻眼睛滴溜溜的在看著她。

「海豚?」楚橋順著它的眼睛掃向它的身體,體型比她的救生艇還要長半米,她大致已經有了答案。

此時直播間只有寥寥數人,大都是打了一晚上遊戲的老爺們,順便過來看看。

沒想到,居然撿到寶了。

高清攝像頭拍到的海豚,比動物園圈養起來的真實多了。只見這隻海豚頭頂上的孔洞中噴出一米高的水柱,水柱跌落海中,濺起的水花灑進了救生艇,沾濕了楚橋的褲子。

「楚爺,一大清早,撿到寶了啊,不知道吃起來怎麼樣?」

「別瞎說,海豚,世界一級保護動物。」

「我覺得,楚爺如果實在餓得不行,那就上,大不了就是進局子,咱們九州國的監獄歡迎你。」

楚橋看了一眼光幕,被這幾個逗比老爺們搞得哭笑不得,不過她也了解了,這個世界一樣面臨保護野生動物的問題。

楚橋再仔細看看這海豚,開口道:「這個海豚身長在兩米左右,海豚類的鼻孔在頭頂上,用於出水換氣,他們雖然龐大,但身體矯健靈活,善於跳躍和潛水。而且擁有發達的聲吶系統,活動時主要依靠回聲進行定位。」

「海豚一般成群出現,這周圍一定有它的同伴,我們不要驚動它,等他自行離去。大多數海豚都不傷人,但是如果引起它的興趣,或者激怒它,以它的個頭,很有可能會把我這艘小小的救生艇撞翻。」

它大概盯了楚橋兩分鐘,便圍著救生艇轉起圈來。

就在楚橋被她轉的發毛的時候,它突然慢慢的沉了下去。

楚橋下意識的靠向救生艇的邊沿,艇邊沒有一處可以抓的地方,她突然後悔吧救生艇的繩子全都卸下來了。

她擔心這艘救生艇被海豚頂起來,一旦救生艇翻了,就會變得濕滑。只有抓住繩子,才會有一絲生的希望。

但她此刻一動不敢動,楚喬感到屁股下面救生艇底面隆起,她心跳加快,難道真要在這兒翻車了?

直播間的網友比楚橋的視線更清楚。

「那隻海豚在救生艇下面。」

「楚爺不會真的要玩完吧。」

「閉嘴,不要烏鴉嘴,沒見楚爺已經很緊張了嗎?」

楚橋神經緊繃,一動不動。

過了幾分鐘,忽的感到艇底一松,她慢慢的轉過頭,看到前方不遠有一個大大的括弧狀的尾巴,她才放鬆下來,這隻海豚應該已經找到夥伴。

「楚爺,走了走了,別緊張。」

「楚爺,你這也不行啊,我以為你要大戰鯨魚呢。」

海豚走了,楚橋卻因此發現了隱患,就是剛剛說的抓手。

楚橋:「我還的謝謝這隻海豚,要不是它,我還發現不了我把救生艇上的關鍵救生物給拆了。」

「什麼東西?楚爺,你開玩笑嗎?這個艇上光禿禿的,啥也沒有啊?」

「是不是要給我們變魔術?」

楚橋拿起一旁盤在一起的繩子:「就是這個,昨天用剩下的,還有3條,現在我用其中兩條還栓回救生艇邊上膠圈的位置。」

直播間閃過一陣黃色的光,原來是風哥來了,昨天風哥被提成了管理,進入楚橋直播間會帶有特效。

楚橋抬頭漂了一眼:「風哥來了,剛剛你已經錯過精彩的一幕了。」

直播間里有幸看到海豚的網友紛紛給風哥描述剛才的危險。

而楚橋則專心的系著繩結,這可是保命的傢伙。

「風哥給主播送了一輛飛機——他媽的,起遲了,錯過這麼精彩的片段。」

楚橋手上的動作已完成,救生艇的兩側分別系好了一條繩子。楚橋還不放心的又使力氣拉了兩下。

開口道:「謝謝風哥的大飛機,我剛剛弄好的這個繩子,是保命用的,萬一有什麼風浪起來,或者大魚把艇弄翻,我也有個抓手。」

楚橋話音未落,突然發現剛剛升起的太陽被濃重的烏雲擋住,海面異常平靜,楚橋向遠處看去,遠處白茫茫的一片。

由於距離太遠,即便是高清鏡頭,直播間的人也看不清遠處的景象,只能看到一片白色在緩慢移動。

「楚爺,前面成群的那是什麼?」

風哥:「天氣好像不對,要小心。」

楚橋定睛看看遠處,看不清是什麼鳥,但按照這個季節,這麼大的體量,應該是西伯利亞的紅嘴海鷗。

她點頭道:「確實變天了,前面那成片在移動的是西伯利亞的紅嘴海鷗,每年11月份來,次年的三月份離開。海鷗現在幾乎是貼著海面,飛的很低,說明他們受到大氣壓的壓迫,在這方面,他們比人類敏感多了。」

楚橋一邊望著天上的變化,神情嚴肅:「現在天空中已經有很多的積雨雲,空氣也變得有些壓抑,我猜測,暴風雨快要來了。」

「楚爺,攤上暴風雨,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要不算了吧。」

「楚爺,趕緊把衛星電話拿出來,別臟著掖著了,老鐵們都不笑你。」

楚橋苦笑,她哪有那玩意兒,這關她闖得闖,不闖也得闖。 張權的這些小心事,只有房大寶知道,畢竟合同是房大寶起草的,而房大寶又講這些事情告訴了房三,現在房三看張權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張權這小子,隨隨便便動了一些手腳,竟然就弄出了一份滿是隱形規則的合同,而張權並不打算負責這件事情,他不想和陳四指見面,直接讓房三和房大寶搞定這件事情。

有房大寶在,陳四指想來也是不可能弄清楚這份合同的真正利害關係。

回到了家中,張權勞累了一天,和江芸冉冉簡單的打了個招呼,就昏沉的睡了過去,江芸看著睡過去的張權,心中不由的一暗。

張權這段時間的變化她都是看在眼裡的,畢竟張權也是為了這個家變得更好,所以江芸沒有多說什麼,她不想成為拖累張權的後腿。

……

為了避開陳四指,張權都沒有去網吧,任由房大寶和陳四指簽訂合同,而他自己,則是到了染雲手機公司中來。

聯發科提供晶元,肖家負責組裝,一共生產了一萬台音樂手機,這一萬台音樂手機一經投入到市場,立刻就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張權的手機,從而摒棄了傳統的大哥大。

現在人人以輕便的小手機為榮,誰還會買大哥大呢?

因此,現在的染雲手機公司內部倒是一片欣欣笑榮,所有的員工忙碌著,反而是張權這個老闆閑了下來。

「啪……」

劉菲兒闖了進來,很不淑女的踢開了張權辦公室的門。

「張權,你這個混蛋!」

劉菲兒氣呼呼的說道,要是眼神可以殺人,張權已經死了一百遍了。

「怎麼了?是誰惹我們染雲的美女總裁生氣了?」

張權笑著說道,要是沒記錯,他安排了劉菲兒和大聯發的周聰光接觸,現在看劉菲兒的這個樣子,感覺是和大聯發的談判黃了。

「你讓我去收購大聯發,我去了,你知道結果如何嘛?」

劉菲兒憤怒的說道,顯然是在大聯發受了不少氣,這般模樣,估計是周聰光都沒有給劉菲兒好臉色看。

「喲,難道是那個姓周的不長眼,看不見我們美女總裁的美麗光輝?」

張權玩笑道,而劉菲兒越來越氣了,張權見勢不妙,連忙站起身來。

「你坐吧,和我說說去大聯發的具體情況。」

張權笑著說道。

「哼,你玩砸了張權,玩砸了!」

劉菲兒也沒有明說,只是重複著這句話。

「什麼意思?」

張權眉頭一挑,看著劉菲兒這般模樣,心中大致的猜到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