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那個女人倒好,整整兩個月沒露面,沒有盡到一點媽媽的責任,連電話都沒打一個,現在好了,說來見孩子就來了。

她真的以為自己是誰?[]突然,她想起鳳兒上回給她說的話,便道,「鳳兒,你上次不是給我說,這個賢王得了大肚子病嗎?我剛才看他身上蓋了條毯子,應該就是遮擋那肚子的。」

「哎呀,小姐,你剛才要是給他看看就好了,你醫術高明,說不定可以治他的病。」鳳兒一臉後悔的道。

她剛才怎麼沒想到這茬,聽說這個賢王常年把自己關在賢王府,除了看病,從來不出門。

他今天出門來,肯定是為了看病的。

小姐懂醫術,要是能給他看一下就好了。

雲若月道:「沒

《雲若月楚玄辰》第518章會說話的鸚鵡 北山關就這樣一條道,穿關而過,另一頭是南關村出村就是往武鄉縣,當年八路軍總部就設在此地。

第二天,等5人組成員了解了地形地勢后,就把百戶所的人全放了,當然把所有刀槍全收走了,讓李衛部分為2隊,分別在北山關和5公裏外的南關村口設路卡,許進不許出。

經過一個多月的訓練,李衛部13人,有點成軍的味道了,還練習了打靶及手雷的使用,一人一馬分為2個小隊,一隊由李衛帶隊,聽從好玉林指揮。二隊由原二道灣堡小旗林阿毛擔任領隊,聽從朱康指揮。

李衛隊7人,配置對講機一台,武裝帶七條,手雷14枚,雁翎腰刀各一把,望遠鏡一副,頭盔7頂,95式半自動步槍一支,彈5發,由李衛分配給隊員。

林阿毛隊6人,跟李衛隊配置一樣。

我們在這裏5天了,聽老魏說,道路已經整修到一個叫分水嶺的小村,那個村地面平整,有一個開闊地,明天就把營地往前遷移到分水嶺,這樣挖機不必每天開着來回了,浪費柴油,現在柴油不夠用。

張恆一每天帶領一支小隊3人組跟着挖機警戒開路,也是來回跑,林學啟帶領二組負責營地警戒,女人們每天早上就是收取穿越福利,各種物資分別歸類,物資很雜,幾乎樣樣全有,張天樂說了,「每一樣現代東西,全是寶,不能扔掉,那怕是一個破了的膠袋,因為加熱融化后可做成密封圈等,替代我們沒有的橡膠,關建林車上全是寶。」

原因是這車還沒有最後完工,他把工具全留在了車上,而這些都可以複製的,電動的工具很全。

費見深說,「最重要的東西是一整套鑽頭,板牙,以後可當工具鋼用,想想啊。如果沒有這些,切削鐵器鋼材用什麼來切?

還有大大小小的螺絲螺母,鋼的,不鏽鋼的全有,最小3毫米,最大22,一把遊標卡尺也是很寶貴的,還有一樣重要東西是閥門,現在收集到的全是小閥門,關建林車上有一個大的截止閥,大約是2寸的,不過是壞的,當時被當成了壓石使用,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壞了就修,當然這些以後都可是做,可在起步階段有了這些就省力多了。」

張天樂又道:「總算在孫國濤的車上找到蚊帳,這個很重要,現在是5月份,晚上還很冷,可到了7月就知道,如果沒有蚊帳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當然大家睡車上沒事,如果睡在外面大帳篷里就不行了,現在有了現代的蚊帳,鬆了口氣,還能把蚊帳做成各種防蚊蟲的面罩,到了盛夏不光是蚊子,還有各種蒼蠅,對,是各種,明朝這些蚊蟲是很多的,多的讓你懷疑人生。」

第6天了,大家排排隊上路了,前往分水嶺,路面經過拓寬後車隊很順利到達了這個小村莊,就是山凹中一大塊平地,這小村也就7戶人家,車隊也就不去管他們,紮營就是,挖機又一次上路拓寬路面,其實真要修一條路還要挖出排水溝,還要考慮加固路面被雨水沖唰后的塌方,可現在挖機主要是拓寬,就靠着山崖一邊挖,挖出路面有3米左右就成,張恆一負責用捲尺量,在路的邊邊上不時插一根小木棍,表示車輪要在小木棍內是安全的,只要大車能通過就成,根本就不管別的。

在這個小山村裏又等了3天,等來了那個北山關的百戶,被李衛部攔下,許進不許出,也就是從武鄉進不攔,反之則攔住,沒什麼好說的,請回!這也是5人組商定后決定的,就怕有人通風報信,免的又會有殺傷。

又是一個6天,路通了,前面好像不用挖了,出大山了,大家又一次排排隊上路了,很快,中午時分就來到了一個叫孟樓溝的地方,前面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總算到達了一塊平地,其實這是一塊山中的盆地,面積大點而已,傍晚時分到了湧泉村,紮營休息。

張天樂躺在床上嚷嚷着道:「明朝開大卡車,挖機開道,想想也很刺激的,好在接下去的路,全在河邊走,碰到有過不去的地方挖幾下就成,不用像前面這樣每天不停地挖,呵呵!」

費見深在電腦上看着幾張以前下載的地圖回道:「估計還的走10天才能到達黎城,進黎城的路也不好走,黎城四面環山,通往長治的路又有濁章河擋着,還不知道有沒有橋,如果只有渡船的話,只能架橋了,對了,明天還得過武鄉縣,那可是當年八路軍總部所在地,可如今的武鄉敗破不堪,當年八路軍進駐時,哪裏只是一個村落樣子。」

第二天,大家跟往常一樣,也習慣了,快要2個月了,每天就是趕路中,路況還好,雖然坑窪不平,中午時分就趕到了西河底村,距武鄉只有10里,有人在手台中說道,要不我們學一下八路軍,在武鄉發展算了。

張天樂馬上說道:「武鄉發展不開,平原地太小,當年八路軍只是設立總部,不是發展生產,而我們要一個安定環境,能發展工業的地方,黎城是個好是方,距長治近,而長治現在就有許多明朝的煉鐵工坊。」

經過武鄉時,大家全趴在窗口往外看,林家嘉說道:「這就是八路軍總部呆的地方?」大家全哈哈笑,這叫聞名不如一見。

過了武鄉后就又要進入大山了,好在是沿着河流走,說是河流,其實就是兩山中間的山谷匯成溪流,水量大,河面寬,此時因降雨少,河床中露出許多沙包跟石頭。

公元1643年5月30日,明崇禎十六年,清崇德八年,經過一個多月的長途跋涉,聽到前鋒在手台喊道:「我們到達辛安泉鎮了,這一路走來,不容易啊,我們總算要到了。」

張恆一馬上說道:」前鋒先不要進鎮,沿河尋找能過河的橋樑,如果沒有就尋找過河的灘地。」

褚老說:「記得以前有鐵路橋的,橋的地方在河的最窄處,去找找,這裏可是好是方啊,有溫泉,有小江南之稱,濁漳河古代稱漳水,因河水帶有大量泥沙固稱濁漳河,現在是枯水期,正好能搭橋,大家看,就中間有河水,水流還是很急的,大都河床全露裸,到下月中旬起河水就會暴漲,起洪水時,水流很大,每年6月到次年2月河流湍急,所以我們來的時間剛剛好。」

一小時后,前鋒回報,在辛安泉鎮東面河面最窄,河上有坐木橋,可通行人,抬轎,過車寬度不夠。

張天樂道:「有橋就好,咱們還是老辦法,加固加寬,省力簡單,如果沒有橋,要新架橋的話就麻煩了,用樹木在橋一邊加立柱,密集一點,邊上加幾根圓木就能過,這樣也能把原來的橋加固了,只要能把車開過去,加多少圓木都沒關係,把車隊開進鎮里去,以後這個鎮也是我們的前哨站了。」

車隊就在木橋邊選了一塊河灘地紮營,反正已做過一次了,大家全熟門熟路了,在鎮西邊樹木很多,古代就是這點好,沒人跡或人口稀少地樹林很多,有些還是原始林。

林中豪又在鎮里招人了,一天工錢50文啊,砍樹,就砍樹啊,中午管飯,白面饅頭管飽隨便吃,有肉有菜啊,看到了嗎?就去河邊許多大車哪裏報名,還有木匠,建橋的木匠,工錢加倍,大匠加10倍,工錢每天結清,不拖欠啊!

在營地前,原李衛部的女人在揉面,老人們正在搭灶,幾個12歲的大孩子去砍柴了。

王德發搬了摺疊桌椅在登記,張恆一帶着一組維持秩序,李衛組在鎮北警戒,林阿毛在鎮南警戒。二組榴彈組在營地警戒。解林和、賈建軍、潘衛業負責發放工具,組織人手,安排活計。

其實,現在的辛安泉還稱不上鎮,一個百多戶人家千餘人口的小鎮,鎮中有溫泉湧出,2個大戶,南北一條大街,東西一小街,在木橋處形成一個十字路口,也是鎮中心,沒有官府及兵丁駐防,平時治安就靠大家族了,這也是封建社會在低層的社會結構,官府行政只到達縣一級,縣以下就是大族和鄉紳管理了。

鎮中王大戶聽說從外面來了一夥怪人,說是要修橋,在招人手,就匆匆趕來了,王德發接待,「哦!原來是王員外,失敬!失敬啊,我等乃是朝廷直派駐潞安府守軍,進駐黎城,今日起,辛安泉也是我等接管所在,現在守軍要過河,原木橋不堪用,大車馬車過不了河,所以正在搭橋,把原來的木橋加固加寬。」王德發心想,再過幾月李自成就佔西安了,這裏也將成為大順朝了,誰還去核實我們的來路,管他呢,先蒙一把再說。

其實,王員外也不是懷疑這些外來人的來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來這裏的原因是另有它事。

王員外見禮后說道:「不瞞大人,這橋不好搭啊,我們每年就要搭建一次,到了枯水期后,就把來年被衝垮的橋再修繕一遍,花費不少,遇雨後這河水太大,怕大人白花力氣,得不償失。」

王德發問道:「看這橋的建法,你們每年都是這樣搭的橋?」

王員外道:「也問過搭橋的工匠,說是除非搭建拱橋,不然橋柱抵檔不住河水日夜衝擊,前年為了不讓河水衝垮橋柱,就在橋柱前打了幾排圍樁,結果還是不可。」

嘶!王德發倒吸口冷氣,這可是新情況,以後這坐橋,對我們也是很有用的,古人工匠的智慧不比現代差,不能小看,得重視起來。

王德發鄭重地一掬道:「多謝員外指教,請問搭橋工匠現在何處,能否請來。」

王員外回道:「這個好說,貴方搭橋也是造福鄉里,我把搭橋工匠請來就是,還有,本鎮歷年來為了修這橋,多多備有長木,如需要可取用,不知如何作價。」

王德發問道:「歷年來王員外是怎麼作價的?」

王員外道:「二丈者為二錢銀,一丈者為7分銀,一丈下者為20文。」

王德發道:「這個好說,就拜託王員外快快招集工匠民夫,我等急用,時間不等人,這河水看着就要漲起,錯過時日悔之晚矣!」說完就拿出一包300克原包裝精鹽,說道:「這點意思請笑訥。」

王員外也不客氣,接過鹽后雙手一恭就走。 ,

第86章

醫生驚狂。

「啊這那是誰?他怎麼這是手術室啊」

李正剛,臉色發沉,喝道:

「吵什麼吵?」

「馬上按他說的做!」

然後,他沖著裡面咆哮般:

「宋三喜,你要是給我瞎胡鬧,老子崩了你!」

話音落時,隨身的佩槍都拔·出來了。

醫生也嚇懵了。

內心惶恐,趕緊關門,掉頭回去,準備一切!

這時候,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而且,按醫學常識看,這傢伙似乎很懂!

手術室外,孟會蘭、李正玫都急得不行,感覺宋三喜真是胡鬧啊!

李正剛黑著臉,對妻子和妹妹道:「都別著急了!事到如今,只能試一試了。」

說完,他看了一眼女兒,「聽你這個敗家子同學說的話,好像他真有點道道?」

「他,最近變化,挺大的。也許,他能吧」李蕊陽,心裡七上八下,實在難以相信。

宋三喜剛才很果斷,而且,話來得的確很專業的樣子。

天啊,這怎麼可能?

李家人,這一大早,天還沒亮,只能在外面按捺住性子,等著。

其他聞訊而來的李氏族人,聽聞這事兒,打死也不敢相信。

但事已至此,只能看情況了。

手術室內。

一切,都按宋三喜的要求辦。

搶救的醫生、護士,全都驚呆了。

難以想象,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敢做這樣的手術。

這,可是關教授都沒把握的手術啊!

要不然,這手術早幾年就做了。

然而

10分鐘后,李老爺子李長波已經半麻完成。

血漿全部到位。

血外循環機啟動。

人工肺輔助呼吸系統,開啟。

相關的救命藥液,輸入。

急救針劑,備好。

宋三喜,身著手術服,戴著口罩,來到了手術台上。

李長波,意識清晰。

看著這個年輕的醫生,感覺似曾相識,但又想不起。

冷峻深邃的眸子,白·皙的皮膚,挺挺的鼻樑。

「小夥子,你是?」

宋三喜看著他的眼睛,淡道:「李爺爺,不用太激動了。我,宋家的敗家子三喜。很高興,能為您做這台手術。」

「啊?是你」

饒是李長波一生風雨無數,中海大佬之一。

心理素質好,對生死已看淡,但也目瞪口呆。

愣沒想到,是這敗家子!

醫生護士也傻了,居然是個敗家子。

宋三喜拿起了手術刀,「李爺爺,我,再也不是從前的宋三喜了。」

「今天早上,我會全力以赴。反正,我不出刀,不到兩小時后,您就得和家人說永別了。對吧?」

李長波苦笑,點點頭,「唉,也是」

話音未落,感覺到肚子直接被手術刀劃開。

不疼。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