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呃……

魏陶不想深究。目光上移,然後隨着左腿旋轉的動作,緩慢平視。右腳一步跨出,毫不拖泥帶水轉身走掉。

大概是小護士搞錯位置了吧,她還是自己去熊醫師辦公室找人比較妥當。

布萊迪被這意料之外的反應搞得一愣,隨即出師不利的布萊迪,幾乎是瞪着眼睛站了起來。

「等一等,女士。」

三步並兩步走向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魏陶。

都來不及搞明白那姑娘臉上,為什麼會出現好似吃了蒼蠅的表情。

躲在角落看好戲的凱文,毫不婉轉地咧嘴笑了。

這就是愛情大師的高超水準?這就是交際天才的高明計量?

瞬間被打臉,也是頭回見。真是相當長見識!

哈哈哈哈哈……

不是無往不利嗎?不是手到擒來嗎?不是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嗎?

布萊迪那傢伙剛剛臉上的表情,可不太美妙的樣子。

簡直有趣極了。

布萊迪心情着實談不上好,只是游刃商場多年,讓他還不至於因為這點小事就變色。

而且作為一個紳士,他可不想在人前失禮。儘管那個女人不按牌理出牌,讓他在凱文面前掛不住面兒。

邊追人,邊回想着自己剛才是哪兒出了錯。

明明百試不爽的招數,從未失利過,怎麼突然就失靈了?

難道是回中國后太久沒有出去浪,技術退步了?

不可能啊!明明整個芳草的正常女性,都很吃他這套的。

到底誰才是病人?

「請稍等,女士。」雖然布萊迪不想承認,自己確實預估錯誤,但讓他就此放棄,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對他自身的魅力是前所未有的質疑。他怎麼可能放棄這個自證的機會?

「女士。」長腿邁步的動作快中有序,依舊從容優雅,一把攔下了魏陶。

布萊迪快速整理好情緒,紳士有禮地沖魏陶頷首,莞爾輕笑的神雋面龐,仿若一個謙謙君子。

如果不是遇到魏陶的話,一般女人,估計很容易被這欺詐性的笑容所騙了。

「女士,耽誤您幾分鐘,我有些話想對您說……」

人士被逼停了,可下一秒布萊迪眼前的女人,卻看也不看他直接繞過他,繼續前行。

她邊走,嘴裏還字字清晰吐了一句英文。

「Runoutoftime.」

布萊迪:「???」

剛剛好像發生了一幕非常和諧的畫面。

一個歪果仁操著一口蹩腳的中文。一個中國人,講了一句正宗的美式英語。

畫面美極了,震驚了休閑區里裏外外的一群人。

凱文笑得像個二百五,就差捶桌子撓牆了。

布萊迪磨牙,從來沒遇到這麼不識抬舉,不懂禮節的女人!

好歹,他怎麼也算個名人吧?

福布斯榜雖然沒寫進前幾,但多少也在中間!

「女士,您不認識我嗎?」布萊迪壓下一肚子憋屈,厚著臉皮跟上魏陶。

「認識。」腳下不停,魏陶抱着胳膊,路徑往牆邊挪了挪。盡量避開布萊迪快貼上來的高大身軀。

「您既然認識我,為什麼不給我個機會?」布萊迪有些訝然。

魏陶既然認識他,還是這種態度?難道是在欲情故縱?想引起他的注意?

自行腦補出女人套路男人的計謀,布萊迪臉色稍霽。唇邊的笑靨又深了幾分,一副看破一切我不說的嘴臉。

「我說我沒空。」魏陶覺得她臉上的嫌棄之色,估計缺根弦的人都能看出來。

怎麼這個花花大少還窮追不捨?

難道他想泡她?

因為覺得她這畫風清奇,不按套路走的姑娘沒遇到過?所以對她一見傾心?

雖然她的確生得貌美如花,擁有着萬里挑一的有趣靈魂,很有讓人一見誤終身的本事。

可是就這隻泰迪精,魏陶只有一個字!!

沒!可!能!

如果要在這份不可能上加一個期限。

那麼,直至地球毀滅!。 喻色美美的吃著,才不管墨靖堯與墨靖汐是不是打起來了。

真的餓慘了。

不過,她強迫自己緩下來速度。

細嚼慢咽的吃著。

不然,吃壞了胃就不好了。

反正,這一桌子的美食誰也搶不走。

現在就是她的。

這根本不是什麼下午茶,而全都是她最愛吃的菜色。

哪一道都好吃。

味道也是記憶中的。

於是,墨靖堯回來后她第一句話就是,「你把廚子帶來了?」

嗯,應該還帶來了食材,這個不用問也能猜到。

因為,情達這裡的飲食文化與內陸完全不一樣,在這裡絕對買不到這些食材的。

「嗯,你還有半個月開學,這半個月,你可以撒歡撒野的玩。」墨靖堯捏了一下正吃吃吃的喻色的鼻尖。

小女人吃東西的樣子雖然有點野蠻而不優雅不淑女,可他就是喜歡她這樣的吃相。

喻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這半個月,你都陪我?」不然,為什麼他突然間的說來就來了。

想起他陪她一起去大瀑布旅遊時的溫馨和甜蜜,喻色滿眼都是星星。

「暫時可以。」最近的這幾天,他都可以空出來,但是半個月的時間,他不確定。

他是能陪她多少天就多少天。

每一天都是強行擠出來的時間。

喻色的眼睛更亮了。

直接放下了碗筷,起身就沖向了墨靖堯,然後,直接就跳到了他的身上,手摟著他的脖子,兩腿盤在他勁瘦的腰上,「墨靖堯,不許黃牛喲。」

有他在真好。

墨三墨四太糗了,她鄙視。

「好。」

聽他說好,她小嘴直接就湊到了他的俊顏上,響響的親了一下,「墨靖堯,突然間發現,你是天使。」

「……」墨靖堯默,感覺天使這個名頭更適合女士吧,而他是純直男。

「你昨天宛若從天而降,太帥了。」喻色越是回想昨晚看到墨靖堯時的那個畫面,越覺得震撼,越覺得他帥。

「呵呵,是嘛。」許是是個人就喜歡讚美吧,墨先生也不例外也不免俗。

更何況這絕對是喻色一點也不掩飾的讚美。

因著是喻色,他就喜歡。

「嗯嗯,賊帥,墨靖堯,從現在開始,我要守好你了,不然,萬一你要是被旁的女人給搶走,我可不樂意。」她說著,又在他的臉上蓋了個章。

這個男人又高又帥又多金,最主要的是他對她特別好。

哪怕是出來玩,都把廚子給她帶來了。

每次有他在的時候,喻色就覺得自己身邊彷彿多了一個小秘。

事無巨細,絕對安排的妥妥的小秘。

墨靖堯哭笑不得,「不會。」

「不好說,這麼完美的高富帥做我的小秘,我得看緊了,不然丟了的話,以後上哪裡再找一個這麼敬業的小秘。」喻色眉飛色舞的說著。

然後,就見男人的臉黑了,「你把我當什麼?」

喻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一時得意忘形,居然心裡想著墨靖堯是小秘,然後就直接說出來了。

「我……我開玩笑的,墨靖堯,做我男朋友吧。」受不了墨靖堯的黑臉,喻色收起嘻笑,一臉認真的說到。

她這一句,還真的get到點子上了,墨靖堯已經黑沉下來的臉頓時春暖花開,長指捏了捏她肉肉的小臉,「好。」

這一字,堅定,低啞。

是認定,也是欣喜。

欣喜喻色終於承認他是她男朋友了。

「不過,我還不確定我是不是愛上了你,暫時就先交個朋友,以後覺得合適了再往前發展,不合適,一樣要分手的,墨靖堯,你可不許欺負我。」喻色一本正經的,說出要他做她男朋友的時候,天知道她的心跳的有多麼厲害。

這個稱呼出口,然後再認定,以後她與墨靖堯之間的關係就不只是感覺上的了,而是字面意義上的了。

墨靖堯蜷了蜷食指,用指節敲了敲喻色的臉蛋,「從來都是你欺負我。」

喻色眨眨眼睛,「你說謊,我沒有。」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