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好像真的喜歡上了那個人!

可是怎麼會這樣呢?

他是她的長輩啊,就算他在風光霽月那又關她什麼事?

不想了不想了,南宮玥暗暗告訴自己。

門又響了一聲,綠萼腳步極輕的走到窗邊,用燭火點燃手裏的驅蚊香。

綠萼輕輕吹滅驅蚊香上的火苗,火苗泯滅,變成了一點腥紅的火點。

她輕輕嗅了嗅驅蚊香飄散開來的香味。

一股淡淡的桃香,縈繞開來。

綠萼將香仔細的插進香爐中,又小心的看了看帳子,見裏面沒什麼動靜,這才轉身輕手輕腳的離開。

自從搬來金玉院后,南宮玥晚上就再也不讓人伺候。

將她們這些人都趕了出去。

聽到關門聲,南宮玥復又睜開雙眼,她眼中已經沒有了淚意,只是酸酸澀澀的眼眶發脹。

她趕緊按了按眼角,心中升起一個想法。

第二日,天一亮,綠萼就來到南宮玥門前侍立。

可她等了好一會兒,卻始終沒聽見裏面的聲響,正躊躇著是不是該進去看看時,房門被「唰」的一下拉開來。

「小姐……您怎麼起這麼早?」綠萼張了張嘴,無措的看着南宮玥眼下的青色。

「是不是那香……」綠萼緊張的話還沒問完,南宮玥抬手制止了她,:「不是那香的原因。」

「那您……」綠萼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南宮玥的睡眠一向很好,有時候就算她來喊,南宮玥都一副不想起床的樣子。

「哈。」南宮玥打了一個哈氣,眼冒淚花的道:「梳洗吧。」

綠萼知道這是不想讓她再追問下去了。

她乖覺的收起好奇心,招呼著綠蘿幾人為南宮玥梳洗。

一番折騰下來,南宮玥徹底精神了。

她精神抖擻的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道:「我們去榴園吃早飯。」

綠萼聞言笑起來,道:「我說呢,小姐起這麼早,原來是為了去夫人房裏吃早飯啊!」

「沒錯!」南宮玥懶洋洋的點了點頭,道:「娘親前幾日不總是說我太懶了嗎?今天我就勤快一次,讓她看看。」

「夫人,看到您定會高興的,說不定還會多吃一碗飯。」

綠萼笑着道。

一路走到榴園,南宮玥說不出的神清氣爽。

「娘親。」

還沒進屋子,南宮玥就遙遙喊道。

正在屋內屋外忙活着伺候蘇蔓起床的下人,紛紛給她行禮:「三小姐。」

南宮玥擺擺手,隨意的問道:「娘親起了嗎?」

「夫人正在梳洗,不若小姐去飯廳等候一二?」跟在張嬤嬤身後的柳芽笑着上前說道。

南宮玥看了看忙碌的下人,點點頭:「你們忙,我先去飯廳看看今天吃什麼。」

說完,就領着綠萼往飯廳走去。

。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所謂的『營養物質』應該就是先前融入巨臂當中的那些異怪手臂。」

為了給自己的人解惑,卓凱澤還是解釋道。

沐白裔還沒給出反應,小偶人就朝他認同的點了下頭。

經過他這一點,王丹雅也瞬間明了。

「剛才的火焰燒盡了那些異怪手臂,讓巨臂大失能源,從而失去了動力。它的突然停滯就像斷了電源的機器,只要再給它提供電源就能再次啟動?」

這次小偶人是一連三點頭。

王丹雅默默瞥了沐白裔一眼

「……」她真為沐白裔的表達能力堪憂。

其餘人也不由得用有些怪異的目光看向沐白裔,似乎都在『驚嘆』於她的口頭表達能力。

沐白裔不以為然地挑了下眉眼,突兀開口:

「那隻巨臂長得真難看!」

小偶人認同地點了下頭。

幾人同時一愣。

「如果能把那隻巨臂烤來吃就好了!」她繼續道。

小偶人再次一連三點頭。

幾人頓時僵住。

「若有一個大鍋,放一些調料,然後再拿來一鍋燉也不錯!」她煞有其事地撫摸著下巴。

小偶人瘋狂點頭。

幾人用一副見了鬼的樣子看著小偶人。

「……」王丹雅現在正深深地質疑自己剛才的猜測。

小偶人這貨似乎是別人說什麼都會點頭的樣子,她再也不認為它點頭就是認同自己的意思了。

沐白裔看著他們一臉複雜吃癟的表情,不由得樂了,不易察覺地勾起嘴角。

面不改色地撫了一下小偶人的頭。

王丹雅鬱悶之際,眼角不小心瞄到了她的嘴角,登時恍然大悟。

沐白裔這孩子般的舉動讓她有些哭笑不得,同時也讓她明白了,之前的猜想都是對的。

她沒有戳穿沐白裔,甚至是有些縱容的意思。

「不管怎麼樣,它現在既然動不了,那正是離開這裡的好時機。」王丹雅緩解氣氛道。

卓凱澤似乎了也明了,腳踩油門,車子飛馳而去。

沐白裔趴在車窗邊,小偶人也攀在一旁,和她的姿勢如出一轍。

一大一小地都露出尤為可惜的神色,繼續著剛才的一說一應:

「這麼大隻,用來油炸味道也不錯吧。」某大隻撐著下巴悠然道。

某小隻同步拖著下巴,點點頭。

「不過營養物質都沒有了,吃了也沒用。」

某小隻繼續點頭。

「但是,至少能飽腹吧。」

某小隻毫不猶豫點了兩下頭。

「不對,沒有營養的東西,吃了還要廢棄排出,那等於沒吃一樣。」

小偶人狀似若有所思,頭部亦一刻不緩地點著。

……

一大一小繼續著無聊又沒用的『對話』,大的那位在以一種貌似自問自答的話語說著,小的那隻則極其配合、不分對錯地點頭回應。

真是一場奇異的交流。

「那東西根本就不能吃!」韓松月不住插了一嘴,看沐白裔各種花樣式分析吃和不吃的好處和弊端。

那玩意兒根本就不能和吃食扯上關係好嗎?

「你怎麼知道?你吃過?」沐白裔和小偶人同步轉身,朝她投來狐疑的神情。

韓松月一噎,隨後驀然拔高聲音:

「誰沒事會去吃那噁心的玩意兒啊!」

「那東西完全就是由喪屍組成的,喪屍這種令人作嘔的東西,誰那麼變態會去吃呀!」

。「走吧,咱們先出去。」閔詩對這個地方是完全沒有絲毫好印象的,只想趕緊離開。

「等等,再往裡面還有一個隱藏的房間,他每一次進去我都能聽到動靜。」男人吃力地站起來都耗費了渾身的力氣。

閔詩看著他渾身都有一些腫脹了,到了這個地步還沒忘記那些關注的事情。

「你在這裡坐會兒休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194章厭惡 所有的疑惑在這一刻全部得到解釋,原來這前身唐銘竟然跟林菀竹有如此淵源,兩人為青梅竹馬,只不過是時光和遭遇改變了兩人的人生軌跡,一個是出國留學後來歸國的白富美總裁,而另一個是隱藏在世界另一角的王者,為了守護一方安寧出生入死,最後獲得戰神稱號,成為近現代所有華國軍人最為尊敬的人物。

他不畏生死,最後倒在戰場上,回到國內之後,為了從小有過的誓約,清楚自己的身體情況,在得到父親的婚約和遺囑時,拖著本來就殘缺的身體,從帝都趕到東海,經過與老爺子的交談,最後按照父親的遺囑完成了兩個人的婚事。

其實在他的記憶之中是有殘缺的,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事,是他通過什麼方式刪除的這部分的記憶,可能在他的殘存意識離開這個世間的時候,帶著了自己認為最為寶貴的記憶,也就是當年和林菀竹曾經在小時候度過的事情,不然我不會對這種事情沒有記錄。

當初,唐銘的意識在離開的時候,所留下的記憶都是關於自己的人事關係以及自己的軍隊故事,他所秉承的信念,是讓我繼承他的精神,能夠希望以他的身份卻再為華國而戰,而對於我和林菀竹的事情,可能留了一手,這應該就是那部分殘缺的記憶。

至於林菀竹曾經喊過的這個牙子稱呼,在之前我可能有過疑惑,可在沒有得到答案之後,我便將這件事情遺忘,如今受傷再次醒來時,聽到她還這麼叫我,而聽她講完這個故事之後,我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就可能是前身唐銘的乳名。

不再想這些問題,眸光變得渾濁起來,林菀竹整個人變得異常模糊,不過依舊還能有點輪廓浮現出現,耳畔還能傳來她呼喚語伯的聲音,在我即將昏厥過去的時候,一股磅礴的力量進入我的體內,這種力量非常渾厚,使我本來就虛弱的身體儘快恢復過來。

「大小姐,我們起程吧。」語伯淡聲道。

在內力的灌輸下,虛弱的身體得以平穩下來,最終還是沒有昏厥過去,目光倒是相對平靜些,坐在輪椅上的我動作不得,整個人被語伯拎著放在輪椅上,抬頭目視著前方,出了房間,在即將坐上車的時候,我就多看一眼側反光鏡,輪椅上的我滿頭白髮,整個人的皮膚還好,就是頭髮已經全白。

白髮已經產生,雖然我不清楚的這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可現在已經不在意,可能是看到我注意到白髮的這一個事實時,語伯道:「之前有強行動用過內力,這才會出現如此狀況,是因為精力下降,導致大量精氣流逝,身體根基受到嚴重破壞,才會出現如此狀況。」

「嗯。」聽到語伯的解釋之後,我平靜的點頭,語氣凝重。

此行的目標在華國的最北部,是北邊的城市,這座城市連六線都算不上,是特別小的城市,不過在這座城市當中,有一座道家名山,據說是天下第一道家祖地,其名為崆峒山,此次之所以會在崆峒山舉辦此次武林大會,乃是因為此地具有的歷史地位不一般。

不在計較開口說話了解這些問題,我坐上車上之後,便躺在車上準備休息,為了此次行程,林家準備了一輛房車,為了能夠讓我儘快抵達北方,特地包機了一架國航的飛機,保證能夠讓我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隴省的慶市,在那裡有著北方為數不多的飛機場。

本來江南省距離隴省是沒有直通航班的,為了配合能夠儘快過去,帝都的顧北孝將軍特地聯繫民航總局,幫這架國航飛機調整航線,安排當地分區,調度相關軍機以及民用飛機,讓我們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到達。

早上十點半左右,以軍車護送的林家車隊使進東海市國際機場,有專門安排,由機場工作人員引導車輛進入停機坪,在一架波音747客機面前停下,這應該就是那輛國航飛機,穿著軍裝的羅震已經將輪椅推在房車前面,下車之後,有幾名黑衣男子把我抬上輪椅。

由林菀竹推著輪椅,向著國航飛機走去,所有人都開始登機,按照安排登機之後馬上起飛前往慶市,在慶市下機坐車前往平市,聽說那邊則是由羅震親自安排的,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怎麼清楚,此次治療的情況是我第一次來這麼遠的地方。

而且情況多變,路途說起來終究有些遙遠,我自己的身體也面臨著諸多的考驗,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隨時面臨虛弱的狀態,所以在此種情況下,我必須儘快抵達那裡,導致飛機有起飛的比較早。

終於十一點鐘,飛機機組人員準備完畢,一切工作安排就緒,飛機機組人員請求塔台,塔台允許起飛,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聲呼嘯,在轉身望向艙外時,我們已經身處高空之上,進行著飛行,路程相對來說比較遙遠,飛機需要七八個小時才能抵達。

而且抵達機場之後,也是需要繼續前往平市,不過,根據我的身體狀況應該不可能這麼快前往那裡,可能在路上還是會進行短暫的休息,至少需要在那裡停留二十四個小時,畢竟過去之後,不一定會有莫北守的蹤跡,所以說肯定會去尋找,這個路程智商定然會浪費許多時間。

七八個小時,我都是在昏昏沉沉之中動過,只因在隨行的隊伍之中,有林家的一名故老,這名故老可是比較厲害的人物,他可是實打實的宗師級醫者,實力境界都在我之上,一路上就是他對我進行照顧,若是出現問題,便會給我輸送內力,如此才是我的力量得以穩固下來,身體的疼痛感變得輕微起來。

等到抵達慶市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六點鐘左右,由於慶市的機場都在郊外,以至於我們下了飛機之後還要趕路,距離市區肯定有一大段路程,由慶市武裝部派人前來接送我們,這應該是羅震動手親自安排,中校可不是說說得,這在地方上都是極其有身份的人物,更何況還是在軍方體質裡面。

三輛車輛已經在停機坪等候,為了迎接我們一行人,慶市機場方面的負責人可是破天荒的接到帝都方面打來的電話,要求他們必須尊崇我們的指揮,全力配合當地情況,這可是跨級傳達下來的命令,執行起來的有限度自然不同凡響。

武裝部的車輛並不是當地戰士負責,而是由我的警衛連全權負責,警衛連提前坐運輸機,跳傘到這個地區,開始負責這個地域的情況,在整個過程中,花費的時間並不多,現在的我對於國家來說,更加具備著價值,要知道我掌握的人工智慧還沒完全軍用化,沒有人願意我突然逝去,所以我相信他們一定會負責著我的安全和其他情況。

坐上他們的車輛之後,有警衛連負責保衛工作,我們開始前往之前訂好的酒店,酒店也已經被林家包下來了,方便配合這些戰士進行保衛工作,畢竟是在華國境內,牽扯到一些事情的時候,還是官方的人比較好處理事情,他們這些世家人也是通過官方的處理這些事情的。

說白了還是國家機器最為巔峰,到目前為止,我還沒聽說過有什麼人可以抗衡國家機器,也就是說,最後的老大才是國家,不再思考這些問題,我們所前往的酒店叫做慶城五星酒店,其實這酒店完全沒有五星級,恐怕連三星級都算不上,只是名頭如此。

三輛車輛一停之後,瞬間有戰士走下來,各個荷槍實彈的站崗,整個慶城五星級酒店都陷入了保衛當中,現場陷入封鎖當中,導致夜晚過往的人紛紛將目光落在這邊,帶著好奇的目光,不停地觀察探望著這裡的狀況,我下了車,坐在輪椅上,林菀竹推著我向著裡面走去。

迎來的便是酒店的老闆,看著他那挺拔的身軀,我看其面相,也能夠了解出,這是一個剛正不阿的男人,曾經當過兵,現在已經退伍,那酒店老闆一見羅震,便敬禮:「老班長,萬鴻向您報道!」

「呵呵,不用拘束,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唐將軍,此次來平市路過慶市,住在你這裡。」羅震對萬鴻介紹我道。

「原陸軍XX集團戰士萬鴻向將軍報道!」萬鴻聽到我的身份之後,馬上恭敬的立正向我敬禮,顯得非常認真。

「呵呵,好,麻煩你了。」我淡笑一聲,神色平靜,示意他放下手。

「不麻煩的不麻煩的。」萬鴻趕忙搖頭說道。

而站在我身後的林菀竹卻搖了搖頭,語氣僵硬道:「萬老闆,我丈夫受傷比較嚴重,敘舊的話,需要他躺下再說,抱歉。」

「呵呵,沒事的。」聽到她這樣說話,我輕輕地拍著她的玉手,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我正是需要休息的時候,一切原因都是身體太過虛弱的問題,其實不能多做停留。 那隻人面狼身獸親昵地圍着李清源的打轉,找到一個合適位置蹲下后,一雙人臉上的像極了人類眼珠的眼睛惡狠狠地盯着前方那矮胖高瘦的兩人。

李清源好奇地看了眼這人面狼身獸,好像相較於自己上次見它的時候,身上鱗甲愈加幽深,同時那張極其類似於人類的臉龐也同樣的年輕了些許?

他覺得蠻有意思的,於是嘴角上揚起來。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