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恍惚的記得,是聽村裏的人提起過,當年白勝利從縣城裏回來的時候,跟別人說過自己有個孩子,但卻沒人見過,後來聽說,他是把孩子賣給了別人,換了3000塊錢。

看來這名字就是這麼來的。

我上下都打了兩眼白三千,這才覺得他果然是像白勝利。不過很顯然,這個傢伙也不是普通人。在地下挖掘的時候能挖的那麼快。

抬頭朝四周望,這才發現,前面不遠的地方正是我的朝陽寺飯店。

二十幾里路,竟然就這麼快挖過來了。心裏不禁對這個小子生出了很多的敬佩。

不由得感嘆,這世上真是有太多的奇怪本事的人。

我們站起身,邁著蹣跚的步子,回到了朝陽寺飯店。

折騰了半夜,也的確是累了。我只想好好的睡上一會,明天白天還得去一趟芙蓉鎮。

我的摩托車還在韓振國家門口,而且韓振國那老小子半夜放火,差點燒死我,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白勝利見我安然無恙的回來,自然10分的高興,伸手拍了拍他兒子的肩膀:

「還真行,沒給你爹我丟臉……」

白三千擺出一副桀驁不馴的樣子,那表情神態跟白先生如出一轍。

秀紅做了些飯菜,我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陣,這才感覺到渾身一陣陣的酸軟。

吃飽之後,困意襲來。顧不得和他們打招呼,轉身上樓,找了一間房間,躺下便睡。

剛睡了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聽見外面傳來一陣啊嗚啊嗚的警笛聲,恍恍惚惚的坐起身,隔着窗子朝外面張望,幾輛消防車從我的門前飛馳而去,朝着芙蓉鎮的方向狂奔。

「着火了?消防車會不會是去芙蓉鎮的韓振國家?」

我呼的坐起了身,困意全無。趕緊下樓去找白先生。

白先生讓秀紅做了兩個菜,自己擺在桌子上,燙了一壺酒,自斟自飲,正喝的樂呵。

「你的三輪車呢?咱們去一趟芙蓉鎮……」

白先生抬頭看了看我:

「你是不是傻了,我的三輪車不是早就報廢了嗎……」

的確,他的三輪車早就壞了,情急之下我把這茬給忘了。

「韓振國家好像着火了,我得去看看……」

白先生酒意正酣,對我說的話並不感興趣。

撇了撇嘴,端起酒杯飲了一口,

「你不是能入夢么……」

一句話提醒了我,可不是嗎,我只要控制自己的夢境,這幾十里的路,對我來說算不了什麼。

於是我趕緊轉身上樓,重新回到我的屋子裏。盤腿坐在炕上,雙目緊閉,夢境離開本體。

我的夢境飄飄悠悠的離開了屋子,門口出現了一輛嶄新的摩托車。

我知道,這是我在夢境中創造出來,也只能存在於我的夢境之中。

於是我趕緊一翻身跨了上,車子嗡的響了一聲,好似一陣風一般的,朝着東面的方向,飛馳而去。

眨眼的功夫就追上了那幾輛消防車,並且把他們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到了芙蓉鎮,便看到了滾滾的濃煙,鎮子裏的人們大聲的呼喊,有人拿着鐵鍬,有人拿着掃帚,有人拎着水桶,朝着火的方向奔去。

果然是韓振國的養豬場。

此刻養豬場里已經火焰衝天,能清楚的聽到那些被困在豬舍里的豬,被煙熏火燎的嗷嗷亂叫。

有幾隻已經撞破了豬圈門逃了出來,他們身上的毛已經被燒焦,冒着陣陣的煙火之氣。到處的亂竄。

火焰早已經穿上了房頂,人們根本無法靠近。

我是在夢境之中,所以並不懼怕這些。使勁的加了一把油門,摩托車嗡的一下闖進了火場。

到處都是明亮的火焰,焦糊的味道充斥着鼻孔。

我四處的張望,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看到了一個被火燒焦了的人…… 眾多家長里自然包括霍晶晶的家長以及程媛媛的父親。

程父說道:「這不是我家媛媛嗎?這是怎麼回事?學校最好給我一個說法……」

旁邊的大姐問道:「這位大哥,視頻上的被欺負的小姑娘是你女兒啊?」

「這……我女兒很乖的,她是不可能惹事的,況且她上次還考了年紀第一……」程父解釋道。

「哎呦呦,年紀第一啊,這麼好的孩子竟然被欺負成這個樣子……」

程父本來是不想把之前她女兒在學校受欺負導致重傷的事情說出來的,可如今看來,媛媛當初受傷住院的事明顯不是那麼簡單,視頻上那個欺負他女兒的小姑娘,她已經承認了之前的事……就是她做的!

況且她竟然還死性不改,竟然還敢欺負媛媛!

真當他老程是好欺負的嗎?

他若是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又有什麼臉面去見他死去的老婆?

韓卓的母親剛好也參加了此次家長會,和她做在一起的是霍晶晶的母親,霍太太。

韓家人向來看不上霍家人,原因無他,雖然兩家人都身處官場,可韓家家教甚嚴,端的是兩袖清風,行的正、坐的直。

而霍家卻恰恰相反,他們家見風使舵,官官相護,假公濟私等本事卻學了個十成十。

一個君子,一個小人,如何能真正交心?

韓太太不經意問道:「哎呀,視頻上的小姑娘長的挺眼熟的哦?」

霍太太僵硬的笑了笑:「………」

這TMD不是我女兒嗎?

怎麼回事?學校究竟是怎麼回事?

竟然在公共場合放這種視頻,不是當眾打他們霍家人的臉嗎?

霍太太臉色一變,乾脆坐不下去了,起身便要離開,直接去找校長。

韓太太露出一絲輕蔑的笑,也就這種上不得檯面的家庭才會縱容自己家的孩子做這種事。

可笑,他們竟然曾想將這種女孩子嫁入他們韓家!

當他們家是垃圾回收站嗎?

霍太太可是個暴脾氣,直接衝進了小會議室,上來就一陣指責。

「你們學校怎麼回事?竟然公然放這種視頻!你們這麼做,我們家晶晶以後還怎麼做人?」霍太太蠻不講理道。

她完全意識不到是自己女兒的錯,彷彿錯的都是別人一樣。

「霍太太,您先冷靜一下,我們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校長起先還算是有耐心。

「你讓我冷靜?呵~我怎麼冷靜你告訴我?現在是我的女兒受到了傷害!你知道外面那些人是怎麼說她的嗎?快點把這件事解決了!」霍太太臉色十分難看。

「這位家長,學校這邊會儘快解決的,但是也請你認清楚現實,明明您的女兒是迫害別人的!您非但認識不到自己的錯誤也就算了,怎麼還包庇自己的女兒呢?」吳主任義憤填膺道。

「你是誰啊你!你們校長都沒說什麼,你一個小小的年級主任竟然敢教育我?!!信不信我讓學校開了你!」霍太太乾脆把氣撒到吳主任的頭上。。 十米,九米,八米…

在徐凌的不斷努力下,兩人距離門戶的位置在不斷拉進。

最後的一點距離,猩紅霧氣也變得格外狂暴,徐凌被折磨的看不出人樣,已經不能用疼痛來形容,跟在後面的蘇莫愁都不忍直視的閉上了眼睛。

三米,兩米,一米…徐凌抓住了光門的邊緣,只要邁過去就能離開圓珠小世界。

要想邁過光門身體至少還需要移動兩米,徐凌裝作一副精疲力盡的模樣,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從剛才起蘇莫愁就閉着眼睛不再看徐凌的慘狀,徐凌當然不樂意了,不知道他有多難怎麼提升好感度?

蘇莫愁頓時感受到保護自己的靈力屏障減弱了許多,渾身上前瞬間遍佈刺針般的劇痛。

「徐凌,你怎麼樣了?」

蘇莫愁連忙睜開眼睛看向了奄奄一息的徐凌,她不是擔心自己沒了庇護,而是怕徐凌就這麼嗝屁了。

「蘇…兄…」

徐凌渾身浴血,幾乎成了一個骨架子,儼然一副有氣出沒氣進的模樣。

蘇莫愁眼眶通紅,以為徐凌已經徹底失去行動能力,所剩不多的靈力還在用來保護她。

沒了徐凌的保護,兩人該怎麼邁過這最後的一點距離?

「徐凌,你保護了我一路,最後一段距離,就讓我來保護你吧。」

蘇莫愁忍着疼痛上前抱起徐凌的殘軀,眼裏不斷往外流出熱淚。

如果不是為了保護自己,徐凌絕不至於被猩紅霧氣折磨成這樣,也不可能會被這最後的一點距離攔住。

如今到了緊要關頭,蘇莫愁已經不奢求自己能活下去了。

只見她先是將裝有三枚果實的儲物戒指帶在徐凌的手指上,而後強行打斷沒有反抗能力的徐凌的靈力輸送,渾身徹底暴露在沒有靈力屏障保護的猩紅霧氣內。

只是一瞬間,蘇莫愁便深深體驗到了徐凌之前所遭受的痛苦,她的血肉幾乎在眨眼間化作血水,道極境的堅硬骨骼也在分崩離析。

那種尖銳的疼痛感直刺靈魂,讓蘇莫愁都忍不住哀嚎一聲,差點崩潰倒地忘記自己要做什麼。

所幸在最後一刻蘇莫愁還是挺了過來,她豁出性命爭取到一瞬間,奮力將徐凌的殘軀扔進了光門。

「徐…凌…活下去…」

然而徐凌壓根沒被傷到本源,見狀迅速伸手拖着蘇莫愁一起離開了光門。

……….

蘇莫愁的意識有些模糊,過往人生猶如走馬燈般在腦海浮現。

這種感覺沒持續多久,可能只是幾秒鐘,也可能只是一瞬間,但蘇莫愁卻感覺度過了一個漫長的人生。

待到睜開眼睛,蘇莫愁發現自己回到了廣場,圍觀眾人還對她投來了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我…我沒死?」

蘇莫愁打量著完好無損的手掌,滿臉的不敢置信。

「蘇兄,還得多虧你最後那股力量,否則我們可能都要死在裏面了。」

還不等蘇莫愁回過神來,耳邊忽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蘇莫愁猛地抬頭看向徐凌,看到身體完好無損的徐凌,她的眼眶再度溢滿熱淚,迅速上前緊緊抱住了徐凌。

「沒死,我們都沒死…」

蘇莫愁哽咽的話都有些說不完整,有種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離開徐凌的衝動。

或許蘇莫愁自己都沒反應過來,徐凌已然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哪怕是墨憐也比不上。

一直在注意兩人狀態的駱莉滿臉驚愕,她不是驚訝兩人都能活着回來,而是驚訝兩人果然有龍陽之好。

徐凌也一副有點尷尬的模樣,難為情的笑道;「蘇兄,你怎麼又哭鼻子了?」

「我、我才沒有哭鼻子…」

蘇莫愁頓時意識到自己的舉動會讓人誤會,連忙鬆開徐凌擦了擦眼淚。

徐凌內心暗笑,經過一次生死與共,蘇莫愁這種女人都會嬌羞了,果然還是生死間的磨礪最容易提升好感度。

這時徐凌像是想起什麼,不經意的取出了三枚果實,樂呵呵的笑道:「蘇兄,咱們言歸正傳,該分配戰利品了,不過三枚果實我們兩個人該怎麼分啊?」

蘇莫愁神色微變,暗罵徐凌是個傻瓜,財不外露的道理都不懂。

見到徐凌與蘇莫愁拿到足足三枚果實,圍觀眾人果然兩眼放綠光,恨不得馬上衝過來搶走。

一枚果實就足以讓道極境強者的實力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三枚果實那還了得?

徐凌內心冷笑,提升了蘇莫愁的好感度,接下來就該完成系統的十步殺一人任務了。

三枚果實的誘惑力何其之重,徐凌都不用施展控心術就會有很多人衝過來送死。

圍觀眾人僅僅是猶豫了一小會兒,便有數人取出武器殺向徐凌。

蘇莫愁下意識想保護徐凌,卻被徐凌上前擋在了身後。

「蘇兄莫怕,交給我就行了。」

徐凌說着不退反進,跟數位道極境強者戰在一起。

蘇莫愁神色微滯,她都忘了徐凌實力比她強出數倍不止,應該是徐凌保護她才對。

看着與數位道極後期強者交戰依然不落下風的徐凌,蘇莫愁感到一陣心安,有徐凌在身邊,可能一切危機都不算是危機了。

徐凌完成任務還差數百人,他可沒心情浪費時間,很快就展現一部分實力,一拳轟殺一名道極境強者,哪怕道極六七星的頂級強者都沒有反抗之力。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