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抬頭看去,只見支取蒼那穿著十分休閑的長裙走了下來。

兩條修長的美褪瑩白如玉,腳下還踩著毛茸茸的拖鞋。

看起來柔和了許多,跟平常疏離高冷的形象判若兩人。

「蒼那會長,你吃過夜宵了嗎?」

見狀,南宮朔也沒太拘束。

對方都穿著這身出來了,顯然就是讓他們隨意一點的。

「南宮同學餓了么?」

「我讓人給你做點夜宵吧。」

跟周圍的女僕吩咐了一聲,隨後,支取蒼那的目光便看向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愛西亞。

輕輕一笑,她語氣溫和的說道。

「愛西亞·阿基多小姐是嗎?」

「你的事情我已經聽南宮同學說過了。」

「我這裡有一些備用的衣服,你先去洗漱一下吧?」

聽到支取蒼那的話,愛西亞先看了看南宮朔。

等到對方點頭后,她才鬆開了南宮朔衣服的小手,小心翼翼的跟著女僕離開了。

見狀,支取蒼那忍不住一笑。

「愛西亞小姐對南宮同學關係好可真好呢。」

「讓我都有些羨慕了。」

「蒼那會長,只要你願意的話,我也可以跟你關係這麼好啊。」

南宮朔眨了眨眼,帶著一絲促狹說道。

「呵呵,這個之後再說吧。」

「面對南宮同學,我莫名的就有些提心弔膽呢。」

「先不說這個,正好也夜宵做出來也需要時間。」

「南宮同學,你也去好好洗個澡吧。」

「···」

元旦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 陳長安帶着辛月,返回了自己的安全屋。

整個安全屋在四象遮天圖的作用下,斷絕了所有氣息的外泄,除非海龍族的老祖集中全部的魂識之力,探查山眠島,否則也是無法發現辛月的存在!

「這四象遮天圖的效果,還能持續一年不到,那時候,海龍族和七煞殿的大戰應該到了白熱化,就算知道你到了山眠島,那也無暇顧及!」陳長安說道。

「我覺得……一年後,它們若發現我在這裏,只需派一個七八品的海獸過來,那我們也招架不住的!」辛月還是十分擔憂。

「車到山前必有路!」陳長安無所謂地說道。

「這才過去不久,你這安全屋就又升級了?」辛月環視四周。

「僥倖,僥倖!」陳長安說着話,便向屋內走去。

原以為蒼日兔會出來相迎,但卻並未發現其身影。

「它不會出什麼事吧?」

屋內,一切陳設如故,陳長安並未看到蒼日兔,也沒有感受到它任何的氣息。

「小蒼!」陳長安心中一沉。

身後,辛月、玄天魔蛛和玄蛇龜緊隨而至。

「小蒼?是誰?」辛月問道。

「我的戰獸,其實也不算是戰獸!」陳長安模稜兩可地回答。

「吱吱!」

玄天魔蛛身形一閃,到了側間門外。

「小蒼在屋裏?」陳長安眉頭微皺,可他並未感知到蒼日兔的氣息!

畢竟,蒼日兔還是他的戰獸,並且默契度達到了百分之百,他對蒼日兔的感知應該是最強的!

「咯吱!」玄天魔蛛推開了側間的門。

「吱吱!」

在沉香床上,一隻雪白無瑕的兔子,正雙目緊閉地趴着。

「神獸族的蒼日兔!」辛月張大了嘴巴,腦海中一片空白。

她實在想不通,神獸族的二十八使之一的蒼日兔,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陳平安說得那個小蒼,不會就是蒼日兔吧?」

「這……蒼日兔能屈身成為一個人類的戰獸?」

「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初,剛認識陳長安的時候,他做的許多事情,都是遠遠出乎辛月的意料。

辛月認為自己已經見怪不怪了,就算陳長安再做出什麼更離譜的事情,她都可以接受。

可現在看來,自己認知的上限,還是太低太低了!

「這是在突破?還是在睡覺?」陳長安並不知道蒼日兔現在處於一個什麼狀態,自然也未打擾它。

「應該是在向四品突破!」辛月猜測道。

「突破四品?阿朱和小綠突破四品,也沒有這樣……」

「這可是神獸族二十八使之一,當然與尋常戰獸的晉陞,有所不同了!」辛月說道。

陳長安點了點頭,深以為然。

「那就等等看吧!」

「糟了!」

陳長安的臉色忽然一變,然後飛速地向外跑去。

「陳大哥,怎麼了?」

辛月也隨着陳長安跑了出去。

「果然!」

陳長安站在自己的菜園前,臉上露出一副心痛的表情。

園子裏的琅琊果被吃了大半,清心草也沒剩多少……

他進到院子后,由於沒有感受到蒼日兔的氣息,便連忙進到屋中,並未細看這院子的情況。

「幸好這傢伙還算有點良心,不然我今晚就做紅燒兔頭!」

陳長安的身後,辛月看着那些靈草靈果,已經不再露出什麼驚訝的神情,或許是蒼日兔的衝擊太大,讓她有些麻木。

「咕嚕!」辛月咽了一下口水。

「咳咳,這些東西吧……它不好吃!」

「我知道!我就是想知道它們有多不好吃!」

「那……那個果子,可是有劇毒的!」

「我不怕!」辛月搖了搖頭。

「要不這樣吧,我做你的戰獸,提升我的實力,就相當於提升你自己的實力,你就不虧了!」

神獸族的蒼日兔都成為了陳長安的戰獸,那自己去做陳長安的戰獸,就可以和蒼日兔平起平坐了,同時還能提高實力,簡直是穩賺不賠!

「做我的戰獸?我可要不起!」

「不用把我想的那麼強大,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凶獸而已!」辛月連忙說道。

「為了這點東西,就出賣自己?」陳長安打量著辛月

「我只出賣靈魂,不出賣肉體!」辛月倒退半步。

「放心,我對你肉體沒興趣,鳥肉太少,都是骨頭!」

「但我有一個要求!」

陳長安認真地說道。

「您說!」辛月畢恭畢敬地說道。

「我要通過誘獸訣讓你成為我的戰獸!」陳長安說道。

如果是辛月主動成為陳長安的戰獸,那解除關係只要付出些許代價就可,如蒼日兔一般。

而陳長安施展誘獸訣收辛月為戰獸,那辛月想要解除關係,幾乎是不可能的!

「這……沒問題!」

反正自己的性命都是陳長安救回來的,更重要的是,成為陳長安的戰獸后,實力增長的速度會加快許多。

如今,整個御獸世界風雲詭譎,想要保住性命,實力永遠都是第一位!

「誘獸訣!」

陳長安也並未遲疑,整個山眠島已經沒有什麼凶獸比較適合作為戰獸,而海獸的局限性實在不小,這辛月在羽族中似乎還有不低的地位!

儘可能地提高自己的實力,也是陳長安眼下最為迫切的事情。

山眠島並非是真正的世外之地,這屬於海龍族的管轄海域,等海龍族與七煞殿廝殺起來,這裏定然會遭到波及!

華光閃過,落到辛月身上,她並沒有任何的反抗。

【成功捕獲重明鳥!】

【獲得重明鳥圖鑑!】

戰獸:重明鳥

等級:五品低階(213/5000)

技能:重明九變

狀態:飢餓

屬性:暗+60;光+290;毒+110;冰+100;火+300

默契度:100

御獸師:陳長安

簡介:遠古遺種,重明神鳥,力大無窮,搏逐猛獸

進階方向(隱藏信息):

p1:重明鳥:提高移動速度,大幅度提高攻擊能力,增強魂識能力!(等級達到六品!)

p1:烈焰重明鳥:可焚盡萬物,突破重明九變第三重!(等級達到六品,需黃晶核*10、朱果*5可進階!)

p2:凌天重明鳥:可掌控風力,行萬里而不覺!(等級達到六品,需黃晶核*10.,風靈晶*5可進階!)

「之前怎麼沒看到隱藏信息呢?」陳長安看着辛月,喃喃自語。

「什麼信息?」辛月一臉疑惑。

「沒事,我看你也餓了,先吃點食物吧!」陳長安話鋒一轉。 第219章

紫陽宗有護宗大陣,由於擴張以及毀滅其他宗門之時,定是以攻破其護宗大陣開始。因此紫陽宗對自己的護宗大陣極為重視,不止由九殿之一的內衛殿負責維護,正常還會有刑殿進行監督。

如此重視的結果就是,即便陳三思這位大長老,每次外出回宗門之時,也需要在陣法之外先行通報,待內衛殿驗明身份玉鑒這才予以放行。

護宗大陣事關整個宗門的存亡當然不可大意,不過為了攜帶方便,連威力都可肆意減弱的防護陣盤就無需這麼麻煩。只要在陣盤上留下自己的神識烙印,修士即可隨意進出。這也是當日楊冬兒不辭而別沒有驚動陳瑜等人的重要原因。

萬應龍一直處於巔峰狀態,向陳瑜攻來時又是蓄勢已久,陳瑜才恢復了一半修為,還要先推開陸臨風這才倉促應戰,兩人拳爪相擊陳瑜當即倒飛出去。

陳瑜的身後是防護陣法,進入陣法之後余勢未消。而且任由身體繼續向後衝去,定會打擾到正在恢復傷勢的曾新瑤和紫蘇。陳瑜眼見着韋靈兒被萬應龍一爪擊胸,眼中一熱但還是腳步一錯縱身一躍,以頭下腳上之勢從兩人頭頂越過。加快速度,陳瑜從防護陣法另一邊走出。

「司馬鈞,你找死!」剛出防護陣法,立即聽到陸臨風這句從喉嚨底發出的怒吼。陳瑜吃了一驚,正如司馬鈞不敢殺他,他也不敢殺司馬鈞。即便要殺司馬鈞,也必須出了如意宗光明正大的將其斬殺。如果司馬鈞死在這裏,出了如意宗等待陸臨風的,將是掩月宗不死不休的追殺。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