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是沈嘉曜按了門鎖!

陸細辛抬眸,疑惑地看向斜前方那人:「沈先生,我要下車了。」

「我送你。」沈嘉曜踩下油門,車瞬間飛了出去。

已經這樣了,陸細辛也不好強烈要求下車,只能道了句謝。

車內的氣氛很安靜,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陸細辛的心情卻平靜不了,甚至有些如坐針氈。她一向是冷靜淡然的,可奇怪的是,沈嘉曜總能戳破她的淡然,讓她露出羞惱不開心的表情。

別墅這邊的車很少,所以並不堵車,但沈嘉曜卻開得很慢。

陸細辛沒有考過駕照,更沒有摸過車,但她也知道,這個速度太慢了!。 楚瀾和喬安夏轉了一圈,由衷的誇讚,「龍先生,畫的真好!」哪裏好她也不知道,楚瀾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不好評論。

喬安夏是做設計圖的,也會畫畫,她知道哪裏好,好好的品評了一番,每一句都說到了點子上,龍夜斐也接受,連說謝謝。

畫展辦的很成功,被人買走了不少畫作,都是花大價錢買的,『子夜』這兩個字也在畫作界掀起一股不小的波瀾,從這以後,大家都知道了有個叫『子夜』的畫家,畫風沉穩、內斂,每一幅畫都蘊藏着深意,線條優美、景物勾勒的非常完美。

晚上,龍家特意為龍夜斐辦了一場慶功宴,也就龍家人加上楚瀾一家,這次的畫展小橙子和楚御幫了很大的忙,前前後後都是他們兩個在聯繫和操辦。

楚風也提了句,「楚御上完這個學期就畢業了,我也老了,等他畢業后就到御景來接我的班,小橙子跟楚御是一起長大的,兩人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我們家也非常喜歡小橙子,知道他們兩個在交往了,我真的是非常高興,龍老爺子,龍總、龍大少,我敬你們!」

事情還沒定,他也不能直呼人家親家,畢竟,龍家家世顯赫,並不是他們楚家能比的,除了龍家,小橙子還是凌家的公主,有凌家人呵護著,好在她從小懂事,沒養成那種刁蠻任性的壞脾氣,一直都很乖巧,沒什麼心眼,很討人喜歡。

龍老爺子笑道,「我們也喜歡楚御,楚御這孩子不錯,聰明、懂事,對小橙子也好,這杯酒就大家一起喝吧。」

聽他這麼一說,楚風放心了點,「我幹了,你們隨意就好。」

楚瀾在想着別實驗室的事,又連着研究了一個多月,還是沒弄出來,總覺得是哪裏出了問題,喝下這杯紅酒後,她突然開竅了般,「我知道是哪裏的問題了!」

聲音不大,但還是把大家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楚瀾不好意思了,「對不起啊,我在想實驗室的事,我突然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我得趕回公司去,你們慢慢吃,」說着給自己倒了杯酒,「我再敬大家一杯,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龍老爺子說道,「你有事就去忙吧,這些都是自己人,不需要客氣。」

楚瀾把酒喝完匆匆走了。

吃過飯後,喬安夏也去了瀾渃,楚瀾重新做了配比,加入了一種新的元素,「應該沒問題了,明天就可以試用,要不要試試?」

喬安夏笑道,「好啊,我非常願意給你當小白鼠。」

經過多次試驗,兩個月後,楚瀾研製的新款面膜正式上市,並申請了專利,以草本精華為主融入了其他元素一款純天然面膜,在幾個大型商場的瀾渃品牌專櫃銷售,不過,因為是新研製出來的,沒有社會基礎,並不受歡迎,一個禮拜過後,幾乎沒賣出去幾盒,瀾渃代工的白家品牌護膚品和香水也銷量一般,遠遠沒達到預期的效果。

楚瀾有些失望,也不知道櫃員不會推銷還是怎麼的,她決定親自來推一次,站在商場跟過往的客人介紹,「這是我們公司新出品的一款面膜,可以免費試用。」 小車老師和老吳、老張都被王校長的情緒感染了,帶頭鼓起了掌來。

王元初舉起雙手示意大家安靜,繼續他的演說。

「作為校長,我在這裡也表個態,為自己訂下兩個目標!吳老師、張老師還有車老師可以做個見證!第一個目標,這學期我們五年級的三位同學全部考上公社的初中!你們三的文化課需要惡補,吃住最好都在學校!每天四趟幾十里的山路,這時間都浪費在走路上了!晚上回去和你們父母商量商量,明早把鋪蓋帶過來,備足一周的口糧和蔬菜,晚上在教室打地鋪!油鹽我負責供應,拾柴做飯你們自己動手!」

五年級的同學都是十三四歲的大孩子了,兩男娃一女娃,孤零零的坐在人群的邊上,正在認真聽校長的演講,顯得安靜而有禮貌。

能夠堅持到小學快畢業也沒有輟學,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

很顯然,這三位同學都是愛學習能吃苦的好苗子。考上三十裡外的公社初中繼續求學,也是他們當前最迫切的願望。

但那個時候不像今天,已經普及了九年義務教育,升初中也有一定比例淘汰率的。

小學的文化課考試不過關,就上不了中學。

這些年來,紅石灣小學的老師和學生,都沒有把教學和讀書當回事。

每屆小升初公社聯考都吃零蛋,也就在所難免了。

見老校長和他們說話,五年級的這三個娃很感意外,有點靦腆的相互笑笑,都熱切的點起頭來,算是回應了王元初的囑託。

低年級同學很是羨慕的看著三位學長,一通不懷好意的鬨笑了起來。

估計他們在嘀咕一個女生兩個男生,晚間睡覺該怎麼安排吧。

王老先生初來紅石灣小學時,成子奶奶為他準備了一陶罐煉好的熟豬油,又委託老吳在當地收購了兩百來斤的大米和苞谷、山芋之類的粗糧,所以才有為三個五年級娃們開小灶的底氣。

一起做飯、一起用餐、一起勞動、一起學習,知行合一、教學相長。

在師範讀書的時候,就深受大教育家陶行知先生鄉村教育思想的影響。

垂暮之年重返小學校長的崗位,王元初老已經有點迫不及待,要踐行這樣的教育理念了。

「我的第二個目標,到下學期開學前,爭取做到每個班級一間教室!每兩位同學一張課桌!蓋一間大廚房,多壘幾口鍋灶!同學們以後中午就不要大老遠趕回家了,不管是蒸飯吃,還是給熟食加熱,都會有地方!同學們,你們現在的任務是刻苦學習,不曠課,不遲到不早退!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好不好?」

「好!」

在所有師生熱烈的呼應和掌聲中,王元初結束了他的演講。

不知是暖陽曬的,還是激動的,老先生滿頭滿臉都是熱氣騰騰的汗珠,只好解開卡其布中山裝的紐扣,從兜里掏出手帕很是窘迫的擦拭了起來。

「王校長!我們就兩塊黑板,五個年級,你看這課程該怎麼安排?」

老吳是一二三年級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開始準備上課才發現黑板不夠用了。

原來在教室,三個年級是循環使用黑板的,一年級上課,二三年級自習或體育課。

現在把課堂搬到露天下進行,吳老師不知道是否還用先前的老辦法,所以特地徵求領導的意見。

「這樣吧,五年級一天六節文化課,語文、數學都由我來負責!一二三四年級半天文化課半天勞動課!去下邊的峽谷里搬石頭!吳老師,這件事就交給你來安排啦!老張,小車!你倆不上課的時候也跟著一道!一定要注意孩子們上坡下坡的安全!校舍暑期開建,在這之前所需的石材我們自己盡量備好!」

王元初回寢室取來教材和粉筆,正好遇到老吳喊他,忙把老張和小車也招了過來,臨時開了個碰頭會。

「這個辦法好!我們五十個學生每天六趟三百塊卵石,一學期四個月120天就是三萬六千塊!造十間教室的石材都夠了!」

老張教數學很會算計,籌建校舍的石材用量張口就來。

大山裡最不缺的就是石材,峽谷里大小卵石經過千年萬載流水的沖刷,全都沒有了稜角,規整厚實,一塊大卵石可以抵上兩三塊青磚了。

昨天家訪的路上,看到許多山民家的牆體都是就地取材,用卵石壘砌的,堅實美觀比土坯房耐看,也給了王元初很大的靈感。

「好吧,上午一二年級上課,每天下午三四年級文化課。張老師,三四年級的勞動課你負責帶隊。車老師,一二年級的勞動課由你全權負責。我上完文化課後流動協助!老校長,五年級升初中就靠你啦!升學率100%區教委會有200塊的獎勵,到時候可要給我們幾個發獎金啊!」

吳老師對於王校長的安排很是滿意,他這些年主持紅石灣小學的工作,怎麼沒想到呢?

另外五年級就三個學生,升學率的上下落差會很大。

有一位同學考不上初中,在全區的所有村小當中,升學率就墊底了。

所以區里每年的升學獎勵,和紅石灣小學是沒有一點關係的。

如果真像老王同志說的那樣,把三個孩子全部送上初中,200塊的教委獎勵,100塊留作教學經費,剩下100元他們四位教工平分,每人就是25塊錢,抵得上他三個月的工資了。

老王民國師範畢業,年輕時候又做過七年小學校長,教學功底深厚,應該會有辦法把娃們的成績用最快的速度提上去。

對於這個信息,剛剛恢復公職的王元初還不知道,因此聽了老吳的介紹后很感欣喜。

小車和老張以前從未在意,也沒聽老張說過,都開心的眉飛色舞了起來,第一次對於這個破爛小學的未來,有了美好的憧憬。

張老師和車老師很快帶領二十多個娃們下山抱石頭去了,王元初和吳老師繼續上課。

春光明媚山花爛漫,孩子們清脆的讀書聲,隨著和煦的春風,在四面的青山中回蕩。

王元初時而放下粉筆,走進娃們中間。

所有的同學席地而坐,把木板凳當作課桌。儘管都髒兮兮的,頂著蓬鬆的雞窩頭,但每張小臉都充滿了生氣和陽光。

一雙雙純真的大眼睛里,滿是對於知識的渴求,真是孺子可教也!

老先生的眼睛濕潤了,一份熾熱的使命感在他的胸口激蕩。

半生坎坷,沒想到老年時還能作為人梯,為這些可愛的山裡娃們架設一條通往未來的橋樑。

這是甜蜜的事業,是上天的恩賜,值得他無怨無悔的去奉獻。

哪怕吃糠咽菜耗盡心血,也是幸福的。

周末這天,王元初讓小車老師通知她的父親,以及紅石灣大隊的其他班子成員,來學校開個聯席會議,商討修建新校舍的事情。

「王校長,學生們木材抵學費是哪檔子事?我們學校還缺木料?」

車支書是個退伍軍人,和王元初差不多的年紀,聽了他的計劃和介紹之後,很是不解的問大夥。

幾個人面面相覷,不知老車書記是啥意思。

「老吳,後邊整個山頭,所有的竹園和樹林都是你們學校的校產,你當了這麼些年校長會不知道?還有下邊這些山地也是你們小學的!」

見眾人都不說話,老車便直接問吳老師。

「這個這個,呵呵,我還真不太清楚。」

老吳被車支書逼問的很是不好意思,結結巴巴的搪塞道。

「呵呵,算了。也怪我,這些年沒和老吳談過這事,都覺的深山老林里的學堂成不了氣候。哎!難得王校長對我們山裡娃這麼上心!今後有啥需要大隊來組織和協調的,老校長你儘管吩咐,讓我閨女帶個話回去就行了!」

車支書見老吳窘迫,也就不再為難他了,轉頭和王校長推心置腹了起來。

「車書記,有了大隊的支持,又有現成的木材和石料,籌建校舍的事情就啥也不缺啦!我們幾個同事商量過了,今年暑期開工,不會影響上課。到時候建房師傅這塊,學生家長的人手如果不夠,還要請大隊給我們想想辦法。」

聽了老吳和車書記的對話,王元初豁然開朗。

後山那麼一大片的林子,要木材有木材,要毛竹有毛竹。

峽谷里五彩的卵石拉到山外,都可做城市公園裡的假山用料了。

紅石灣小學簡直就是坐在金山上討飯吃,以前的校長們真是太不上心了。

老先生很有自信,給他足夠的時間,將來能把這個深山中的學堂,經營的花園一樣。

「蓋房師傅到時候由我們大隊來安排,施工期間的伙食也攤派到各個小隊。建學堂是關係到子孫後代的大事,我們紅石灣大隊每家每戶都有責任!老校長你到時候站出來組織指揮就行啦!」

眼看快到晌午,再坐下去就要為難王校長給大夥安排飯食了,老車書記趕緊拉了拉趙文書,準備結束談話。

「幹活不給工錢已經很對不住鄉親們了,怎能讓他們再貼伙食?粗茶淡飯的開銷,還是有由我們校方來想辦法!」

王元初謙恭的站起身來,習慣性的摸摸口袋,準備給兩位大隊幹部遞煙。這才想起從山外帶來的兩條捲煙,兩天前就已遞光了。

當「老四類」的這些年裡,對於大隊領導的那份敬畏心,一時半會還改不過來,儘管他現在也是領導了。

老先生只好尷尬的搓搓手,和老車支書握手話別。

「叔,你一個人中午就不要做飯了,到我家去吃吧,我媽午飯早就準備好了!」

公事談完了,小車老師親熱的挽著老校長的胳膊,邀請他去家裡做客。

「你家,還有老張、老吳家,從今往後我都不過去蹭飯了。三十里路討口吃的太不合算,還不如我老頭子自己動手來的方便!哈哈哈!」

王元初開心的婉拒了車老師的邀請,他說的也是大實話,三位同仁的家離學校都太遠了。

「老校長!我下午正好沒事,在這邊陪你吧!順便教你一門改善伙食的老手藝!」

張老師的玩心特別大,脫去了棉襖搭在旁邊的灌木上。

暖陽照在身上有了初夏的感覺,過冬的衣衫都有點穿不住了。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