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李玄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大將軍我等又該如何抉擇,如今蘇牧已經回了若水難保他不會向瑤池聖地發難。」

「發難才是好事,最怕明著不來暗地裡來這些聖地仙宗門人整天算計來算計去,如今妖族大兵壓境尚在內亂靠他們時絕計靠不住滴。」

靠人不如靠己一個很淺顯的道理,奈何很多人卻不明白總以為天塌下來有聖地頂著,但誰又知道若不是妖族七萬年前要斷絕四大聖地道統,四大聖地如何會與妖族開戰。

然而很多人卻抱著四大聖地是為了人族的安危與妖族開戰,可笑至極啊!自以為高高在上的玄門仙家又何曾關注過人族普通百姓的生死,就像天幕之上的蒼鷹永遠也不會在意螻蟻的生死一樣。

「將軍慎言慎行,須知教祖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亦無所不能。」

李玄有些恐懼那不是普通的玄門修行者而是威壓天地的教祖,人族誕生至此也才不過四位教祖而已,面對妖族難免有些勢不如人。

諸天萬界中除去大荒中洲七萬六千界外尚有神洲東荒等地其中教祖也不在少數,至少四大聖地在人家眼裡不過跟螻蟻一般弱小,若非有天幕遮擋這大荒洲又何至於被妖族欺壓至此。

「教祖又不是什麼小心眼的人物,皇朝氣運尚在他們又能奈我何!」

「將軍,慎言啊!」

……

……

若水北岸妖族營盤內燈火通明,道道妖氣直衝天幕。

中軍大帳內妖將青岩憤怒的看著跪在下方的校尉們罵道:「三千重裝鐵騎竟然全軍覆滅,一支義軍有這個本事嗎?不過萬餘烏合之眾你讓本將軍如何上報。」

「左右將軍何在,給我查把那天人族大軍的一舉一動都給我查出來。」

青岩面色鐵青眼神中透露著早已掩蓋不住的怒火前些日子三千重裝鐵騎前去劫殺一支萬餘人的人族義軍,誰料想過了數日三千鐵騎依舊未曾返回大營,青岩當即下令差斥候前去打探。

打探出一個三千重裝鐵騎全軍覆滅的消息,這讓他如何如何不怒,本能衝垮十萬人的重裝鐵騎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一處不知名的小山谷,無論如何都要給妖王一個交代。

「將軍剛從若水回來的斥候來報,若水南岸鎮妖軍駐地白旗招展紙錢漫天死了不少人馬的樣子。」

一名校尉慌張的從帳外跑了過來彙報道,讓跪在下方的那些校尉鬆了一口氣,既然是鎮妖軍所為那就好交代了。

鎮妖軍能夠強行衝垮三萬妖族精銳鐵騎自然也能讓孤軍深入的重裝鐵騎全軍覆滅。

「哼,三日之後必須攻破若水大營,你們就去前線將功折罪吧!若沒有個滿意的結果你等救自裁謝罪吧!」

青岩將手中的軍報仍在一眾校尉中間寒聲說道,三路大軍進展順利如今只待若水大營,攻破之後便可長驅直入人族腹地。

而跪在下方的妖族校尉們卻有些心不在焉,即便是在妖族之中也並非所有人都贊成這場戰爭,畢竟戰端一啟就會有戰損,一旦在戰場上損失過多那尚在域外星鬥上的部族能好過嗎?

「遵命!」

「領命。」

妖族眾校尉行禮道,胳膊終究還是擰不過大腿。弱肉強食優勝劣汰妖族最基本的規則也是每一個妖的妖生中無可抗拒的法則。

現在看來這場人族與妖族的大決戰終究還是在三千妖族重裝鐵騎的覆滅下拉開了序幕。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達拉姆,希特拉慢慢的開始變為石像。

「迪迦!賽羅!你們給我等著!」

卡蜜拉怒吼道。

賽羅不忍心看著這個可憐的女人這樣,對系統說道:

「系統,幫我清理一下卡蜜拉腦中的記憶,然後植入新的記憶進去。」

「明白!」

隨著卡蜜拉記憶

《奧特曼開局:我的女朋友居間惠》第199章新世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144章

秦臻默了默,「好。」

兩個人之間陷入一種詭異的沉默。

其實秦臻很不舒服,她眼睛很疼,又澀又酸,身上的裙子血汗染濕,也很是不舒服,可她現在不敢動,一旦她護不好,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會有閃失,即便現在,她的孩子也還是沒有脫離危險,等到有了胎動才算是真的度過這個難關。

「那個……」

「我叫楚琉影。」

秦臻開口,寂靜的屋子裡顯得格外的清晰,她不知道如何稱呼面前這個銀面少年,卻沒想他直接自報了姓名。

楚琉影也不知自己怎麼想的,秦臻一開口,他就聽出來這姑娘壓根沒注意他之前的自我介紹,沒記住他的名字,嗐,心裡就莫名的有那麼點兒不是滋味,當即就又說了一遍。

「楚公子,可以拜託你去幫我尋一套乾淨的衣服嗎?」

秦臻道。

她這一身粘膩,極其的不舒服,等過會兒喝了保胎葯,她是要擦身換衣服的,但這裡只有老婆婆一個女的,老婆婆上了年紀,個子也不高,還有點兒佝僂,她的衣服自是不能給她穿。

想來想去,身邊能求助的人也就只剩下他。

楚琉影牙疼了下,他成傭人了?

他堂堂一個楚少主,怎麼就成伺候秦臻的傭人了。

「我只能拜託你,這裡也只有你一個人。」

秦臻見楚琉影站在原地半天沒動,她抿了抿唇瓣道。

「也是。」

楚琉影想了下,抬腳離開了房間,心道他要是不幫這秦臻,還真沒人幫她了,她也是挺可憐,之前絕望崩潰成那個樣子,最後求助的竟還是他。

楚琉影捏了捏臉,突然覺得他自己其實也是個好人,當然了他是個有利可圖的好人,他是要從秦臻身上得到鳳凰玉的,伺候伺候她倒也可行。

楚琉影嗖一下離開院子,老伯和老太太都還沒發覺他不見了。

這邊楚琉影直接去了成衣鋪子,拿出一顆小夜明珠,隨便選了幾套女子穿的裙子,剛準備離開,一眼瞥見了放在一個柜子上的小衣小褲,那小衣好幾套款式,有紅色,粉色,淺黃色……

綉著各種各樣的圖案。

楚琉影腦海中又莫名閃過那個白嫩嫩圓滾滾的肚子。

他從來都沒見過那麼可愛的肚子。

再看看那些小衣,怕是穿不下啊,她肚子都那麼圓了。

但是她裙子被血都浸透了,她還出了那麼多的汗,小衣肯定是要換的,鬼使神差的走上前,挑了幾件最大的,又拿了幾個小褲,脖子都莫名其妙變得通紅,接著做賊心虛,嗖的一下離開了成衣鋪子。

他這來來回回也不過就半個時辰,就趕回去了。

秦臻已經拔了銀針,喝了熬好的葯,閉著眼睛沉沉睡去,但她眉心擰著,似很難過。

「你這小夫君去哪裡了?喊你半天了。」

老婆婆道。

楚琉影揚了揚手中的紗裙,「去借了幾套衣服,麻煩婆婆給多燒些熱火,想必過會她醒過來可能會想沐浴……」

楚琉影道。

話說完了就又後悔,他什麼情況?怎麼骨子裡還有隱藏的奴性不成?還給想到燒水沐浴了?

楚琉影,你是不是有病? 第五章李長龍的祈求

聽完王娜的話,林楓的眼神徹底冷了下來。

老婆蘇雅芳以前幫助她那麼多,現在她上位了,居然還要剋扣老婆的獎金!

這個女人,心思真夠毒啊。

如果自己不是從異界歸來的魔君,而是那個落魄的林楓。

現在,恐怕要被她欺負的走投無路了吧……

「去吧蘇雅芳叫來,再多叫幾個人,如果他吃霸王餐,就不客氣了!」

王娜吩咐手下。

不一會,四五個保安過來將林楓團團圍住。

林楓身無分文,卻沒有半分焦急的意思。

「那個小女孩的家人,應該找過來了吧,再不來,可沒救了!」

林楓之所以這麼胸有成竹,是早就算準了。

就在這時,一輛霸氣的勞斯萊斯,風馳電掣般駛來,直接聽到了酒店門口。

「先生,這裡不可以停車……」

門口保安話音未落,看到車裡下來的人,臉色突然大變。

「李,李董事長!」

保安還是在電視上,見過這位董事長一次。

沒想到,今天居然親眼見到了這位本市神秘首富。

李長龍沒有停留,匆匆往裡趕去,後面幾個保鏢紛紛跟上。

長龍大酒店雖然是市裡數一數二的五星級豪華酒店,卻只是李家產業里不起眼的一個。

李長龍很少來這裡,耽擱了一陣,才找到飯廳。

他匆匆走了幾步,便看到了被保安圍住的林楓。

事關女兒姓名,他對林楓的照片,可是記憶很深。

「你們在幹什麼?」

李長龍跑了這麼遠,有些氣喘吁吁。

他一把推開了面前的兩個保安。

「請問,您是林楓先生嗎?」

李長龍緩了下口氣。

「是我。」

林楓淡淡道,心裡知道,這人應該就是小女孩家人了。

「你誰啊,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就敢硬闖!」

王娜本來已經控制住了局面,以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

這時看到有人來攪局,頓時不爽。

李長龍平時只有年底盤賬時,才會來這裡一次。

王娜的級別,根本接觸不到。

匆忙間,她根本沒認出來。

「這裡不就是長龍酒店嗎?有什麼出奇的?」

李長龍久經商海,人情練達。

他一眼就看出來,林楓應該是跟眼前這女人起了衝突。

自己想求林楓救女兒,正好送個人情。

「知道這裡是長龍大酒店,還敢放肆,真不知天高地厚!保安,把他給我轟出去!」

王娜威風的一揮手,四五個保安頓時要動手。

「放肆!」

李長龍身後的兩個保鏢,卻趕了過來。

他們都是穿著黑色西裝,理著小平頭,滿臉彪悍,一看就不好惹。

幾個保安猶豫著,沒敢動。

這時,門口一陣騷亂,十幾道人影亂紛紛的往這邊跑來。

「李董事長,您親自駕到,怎麼不吩咐一聲?」

長龍大酒店的總經理王世光顧不上滿頭汗水,滿臉帶笑的跑到李長龍跟前。

「老王,酒店交給你,就是這麼管理的?」

李長龍聲音冰冷。

「我……」

王世光聽到手下報告,就趕緊過來了,此時聽到李長龍的話,一頭霧水,不知道怎麼得罪自己的老闆了。

「董事長,您的意思?」

王世光小心翼翼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