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楚嬌嬌拍拍胸口,道:「交給我,1整個131屆,還沒有我楚嬌嬌打不死的人。」

岳棲光翻個白眼,說:「爸爸至今活蹦亂跑!」

楚嬌嬌怪異的看著他,說:「你真的想體驗一下看著你弟弟收屍的感覺嗎?」

季柚嘆口氣,說:「夥伴們,咱也是一起打敗過8級蝰蟲的大佬了,說出去夠吹一輩子,能不能成熟點?穩重點?像沈長青同學學習學習?少鬥嘴,都干實事啊。」

岳棲光、楚嬌嬌:「……咳咳……誰愛跟這種蠢貨鬥嘴?」

接著。

季柚將打聽的情報圖,給楚嬌嬌、盛清顏、岳棲光看了一眼,然後,問:「嬌嬌,你跟岳棲光,加上盛清顏3個,能不能把蔣方這個7人小組解決?」

楚嬌嬌道:「能。」

其他兩位沒說,但揚起的下巴,意思很明確。

季柚道:「好,就交給你們。」

想了想,季柚略不放心地問:「5分鐘?能行嗎?」

楚嬌嬌稍稍思考,說:「敵在明,我在暗,打個出其不意,5分鐘是可以的。」

季柚拍板,說:「那就這麼定下,你們5分鐘后一定要回來,我相信你們。」

接著,一行人一起再商討了一遍后,商討了個大致的方針,季柚對沒有任務安排的沈長青,道:「把那幾個打雜的都喊回來吧,一起行動了。」

很快。

一行人分頭,岳棲光、楚嬌嬌、盛清顏3個人去偷偷解決蔣方一組。沈長青去將潛伏在外面的徐州、路易、蘭斯、張曳、岳棲元給叫回來。

季柚自己,蹲守在這裡,給大家放風。

很快,沈長青帶著徐州一行與季柚匯合,季柚一改嬉皮笑臉,認真道:「按照這個方法,我們只能一次成功,如果不成功……」

眾人神色一肅。

季柚道:「沒有不成功!」

眾人:「……」

季柚擺手,道:「走了,走了。」

然後。

大家就見季柚直接站起來,沒有任何防備,也沒有任何的偽裝,大喇喇的往營地走,一邊走,一邊喊:「哎!同志們,我回來了!」

她一開口,震驚四座。

霎時間,整個營地的寂靜,都被季柚這一嗓子給驚醒了。

才剛抬腳,要跟上季柚的徐州、張曳、路易、蘭斯、沈長青、岳棲元幾個人,頓時停下腳,臉上的表情很是一言難盡:剛才,不是說正常走進營地就行了嗎?

沒……

沒這一出啊。

4444號這傢伙,又開始即興表演了。

張曳心裡有點懸:「這……這能行嗎?」

路易張張嘴:「試試吧?」

蘭斯道:「試試就逝世?」

「少扯不吉利的話啊。」岳棲元說完,慢悠悠地跟上季柚,一邊走,一邊奇怪道:「怎麼回事?人呢?」

「人都去哪裡了?老師不是說考核結束了嗎?」隨之而來的沈長青,清雋的臉上,一臉認真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語氣很自然的說道。

聽到這話的季柚,腳步驀地一頓,她看向沈長青,心裡是真的震驚了!

沈長青有前途啊!說這句話時,不僅語氣極為自然,接住了岳棲元的話后,還領悟出了自己的意思!季柚剛才突然這麼說,就想借著同學們信息不對等,還不知道穆老師回沒回來這點,忽悠忽悠這些同學們。

沈長青這話,完美的讓季柚接下來有了更多的發揮空間。

果然——

老實人突然騙起人來,才要命啊。「請幫忙打開鐵籠,我要收取我的戰利品。」

他對一旁的象妖守衛道。

象妖守衛不知所措的看向高台,見象王沒有任何錶示,躊躇起來。

而籠子裏的人群看到這個異族兔人前來提取他們,驚懼間紛紛後退。

剛才兔人的瘋狂猶在眼前,他們都是膽戰心驚。

雖然早就預料他們的

《萬族戰場:我有億倍暴擊系統》第二百三十九章驚變 她好後悔沒有給解藕寒一塊傳音符,當時匆匆忙忙的,忘記了。所以現在只能用傳信符這個笨辦法聯繫。

她並沒有直接把傳信符化為翠鳥,而是從袖中拿出一隻刻著符紋的白色玉雕小鳥。

那小鳥的肚子可以開合,鄢陽直接將傳信符和一塊煉化過的傳音符,塞進玉雕小鳥的肚子里,最後密密實實地合起來。

她在外面一連加了三個禁制符,又在玉雕小鳥的眼窩處填了兩塊靈石做眼睛,這才用靈力點亮玉雕小鳥的眼睛。

那玉雕小鳥的眼睛,受靈力驅動,居然真的眨了眨。身上也長出雪白的羽毛,與其他小鳥並無不同。

它輕快地從鄢陽的手中飛出,飛出了窗口,一路向空上派的方向而去。

「小金,熊兄,我得走了,你們兩個也先進空間裡面去,不要忘記修鍊。這幾隻靈獸和靈獸蛋就裝進我的靈獸袋中,不帶進空間裡面。」

「是。」兩人應道,快速地收拾好一切,將屋內復原,就進了空間。

誰知,鄢陽這一次來到登記台時,待遇已經與昨日完全不同。

「花子!花子!」居然有許多不認識的人在呼喊她的名字?!

她看過去,那些人都面帶笑容,親切地向她招手,有一些膽子大的,直接往她身邊擠。甚至有的,直接塞了花束到她的懷中。

「這是……怎麼回事?」鄢陽問負責登記的人。

昨天還是冷冰冰臉孔的男人,今日也笑意盈盈,好像見到了天大的好事,看得鄢陽直發怵。

終於他道:「他們是在給你加油助陣呀,花子道長,你現在可成了典武城,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呢。」

「新星?」鄢陽沒想到昨日一戰,還打出名了。

「你看,那邊排隊的近百人,都是想要跟你在台上一決高下的人呢。」

「近百人?」鄢陽驚到了,這麼多人都想打敗我,給我好看?!

「還有這些名帖,是典武城各大家族想要拜會道長的帖子,請我代為轉交。」他拿出紅紅黃黃一大沓帖子。

鄢陽看也沒看,把它推到一邊問:「今天的規則還是和昨天差不多嗎?還是可以自己挑人?」

「不可以。今天的對手是按照昨天的戰績來安排的。」

未等鄢陽反應,那男人講解道:「你除去昨日的三場比試,剩下的比試機會也還有三次,你打算今天用幾次。我可再次提醒你,最好留一兩場,到後面幾天,守擂攻擂之時用。」

「不用,三次都用完。」鄢陽的心沉靜下來了。

她明白自己的目標,也明白自己的實力。

這裡既然有這麼好的競技場,她可以隨時來這裡打擂,增長實戰經驗,但以後有的是機會,不必急於一時。

「你確定?真不為後面攻擂守擂留機會了?」那男人問道。

「不留。」鄢陽冷靜地答到。

「好。」那男人低頭記錄著,「請您稍微等候,稍後玉牆上會展示今日的比試次序。這是你的候場座位牌。」

鄢陽接過那號碼牌,走向屬於她的位置。

那位置正好在玉牆的正對面,即便坐著不動也看得清玉牆上的字跡。

「花子!花子!」……滿堂喝彩。

「哎哎,她是我聚義堂的,她可是入了我聚義堂的。」一個老者笑嘻嘻地到處宣傳。

「還真叫你小小聚義堂撿到寶了……」

「看來你這聚義堂要聲名鵲起啦。」旁邊的人附和道。

鄢陽還未走近,原本空著的位置附近就被人擠滿了,爭相想要與鄢陽近距離接觸。

鄢陽遲疑了一下,臉上卻是平和地微笑著。

「怎麼樣?還是去我們那裡坐吧。」白佩嵐在鄢陽身後道。

「去你們那裡?」鄢陽抬眼看了一眼蘇未的高高在上的雅室,「白道長不是很介意我接觸你的蘇公子的嗎?怎麼又不介意了?」

白佩嵐也不惱,客客氣氣地道:「不瞞花道友說,我現在的任務就是讓你依附蘇家,不論什麼方法。」

鄢陽心裡感慨,昨天還拼死拼活地不甘心自己的位置被她頂替,今日又千方百計要拉攏她,真是個不能做自己主的可憐蟲。

「白道長也算是有手段的,為什麼不自己安心修鍊,為什麼一定要依附於別人呢?」鄢陽冷冷道。

依附於別人,可不是要看別人臉色,聽別人指揮嗎?

「我……有苦衷……」白佩嵐出自名門世家,她的內心是有傲氣在的,她何嘗不想做自己的主人?

但她脫離家族支持,隻身一人來到中州,無根無基,修鍊談何容易。

況且她後來練的功法……是魅功,沒有男人的支持,靠自己去找人與她修合?簡直不可能。

鄢陽回想到自己身上,如果不是有華府空間在手,很難說會不會像她一樣身不由己。於是她便不再多言。

「你不怕我頂替你的位置了?」鄢陽看向白佩嵐的眼睛。

她的面容被幻化的平淡無奇,但眼神是改變不了的深邃。

「怕,我既要招攬你進蘇家,又要保證你不頂替我的位置,你看,我有多難啊。」白佩嵐苦笑道。

「好吧,我可以跟你去,不過我會跟蘇未說清楚的,我不會依附於蘇家。」鄢陽抬腳走在了白佩嵐的前面。

白佩嵐在鄢陽背後向某一個方向做了一個手勢。

四下里突然一片喧嘩,鄢陽轉頭看去。

原來是玉牆上的對戰次序出來了。

按照三戰三勝的戰績,鄢陽的對手分別是另外三個三戰三勝的築基期中期之人。

鄢陽冷笑一聲看向白佩嵐。如果不答應她去見蘇未,恐怕三個對手都是築基期後期的也不一定。

白佩嵐攤手,對鄢陽笑了笑。

大家心知肚明。

鄢陽搖頭,這些人總是有可以操縱一切的錯覺。

「花道友,怎麼樣?對戰次序還滿意嗎?」蘇未在雅室中,起立相迎。

他的一雙眼睛透著不可一世的自信。

「多謝蘇公子手下留情,不過我是來跟蘇公子談別的事的。」鄢陽當仁不讓地坐在了為她準備的位置。

「哦?」蘇未給了白佩嵐一個眼神。

白佩嵐知趣地退了出去。

「花道友找我有事?」蘇未坐在自己的位置,為鄢陽斟了一杯茶。

「合作。」鄢陽看來一眼外面的人山人海道。

。剛說完的陸瑤就知道自己上當了,驚的她差點原地蹦起來,她就說就一頓飯的事情,有必要這麼麻煩嗎,原來想叫自己做飯是假,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而他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那一個穿越者。

可是現在說都說了,想要收回那是不可能的了,陸瑤藏在衣袖裡的手,緊緊的握著剛從空間里拿出來的手弩,只要他有一點壞

《帶著空間在異世》第291章坦白 第三百五十九章你想我對顧心妍負責?

「顧兮兮,你非得這樣不依不饒是不是?」

看到顧兮兮態度如此堅決,墨錦城的臉色也跟著陰沉了下去。

沒錯。

在精神病院裡面,顧心妍的確是當著她的面對自己表達了濃濃的愛意。

可問題是,他根本就沒有給她任何回應啊。

難道這也值得她這麼生氣?

還是說,她一直介意顧心妍跟自己曾經有過孩子的事情?

顧兮兮冷著臉,毫不客氣的回應: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