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眼看着瓊熒沒有答應的意思,刀疤臉身後的青年忍不住了,急切地撿起腳邊的罐頭往自己懷裏揣。

瓊熒突然抬手,捏住了他剛想撿起的罐頭的一端。

她蹲在地上,一手抱着開口的包,一手捏著罐頭,眼神堅定分毫不讓。

被清冽肅殺的眼神震懾了一瞬,青年險些直接鬆開手,但旋即咬牙。

「媽的!老子都要餓死了!還怕你!」青年紅着眼低吼,手上一用力。

沒拽動。

瓊熒手上用了巧勁,猛地將罐頭從他手中抽出。

手上猛地撤力,青年摔得後仰,疼的齜牙咧嘴。

許是覺著活不下去了,青年就這麼坐在地上,哭着扒開了懷中唯一一個撿到的罐頭,用手挖著往嘴裏送。

瓊熒反倒愣了,眨巴了下眼睛,緩緩收回手,繼續撿地上的貓條、木天繆。

刀疤臉在青年打開罐頭的那一瞬間,就擺出了警覺地姿態。

在見到瓊熒沒有進攻的意思后,他也顧不得什麼了,直接動手搶地上的東西。

車旁,眾人看着化作焦炭的壯漢,空氣里靜的詭異。

艾九燁保持着溫和的笑容,手上的橙黃色火苗在瞬間化作青色。

「現在,還有誰要物資?」

他笑的溫和,宛若沐浴聖光的魔。

誰也沒想到他會直接了當的動手,壯漢的同伴呆在原地。

「五、五階異能者?」

「叔叔,求您了,給口吃的吧……」大點的女孩兒哭着說:「我讓您燒死!求您給大家點吃的吧!」

她手裏拉着那個最小的孩子,哭嚎著說:「前面的路堵了!我們真的好久都沒吃東西了!」

「我妹妹就要死了!求您了!」

空氣中烤肉味瀰漫,餓極了的眾人口中唾液分泌。

有個孩子實在是忍受不了誘惑,竟蹲下身子,伸手去碰那燒成黑炭的人。

他才碰到,便燙的起了一手泡。

小男孩哇的一聲哭出來,可卻不放棄的朝着那焦炭咬去。

突然出現的手揪住了小男孩的后脖領子,面無表情地瓊熒生硬的將他從焦炭上扯開,動作粗暴,小男孩手上被燙傷的皮肉甚至被一併扯下,露出血淋淋的嫩肉。

小男孩痛的大哭。

說是哭,其實也不過是宣洩性地乾嚎,他已經渴到不敢流淚了……

一邊嚎,一邊感覺不到痛一般,吮吸着手上的鮮血。

這一幕,看的艾九燁等人頭皮發麻。

「想吃東西,跟我來。」瓊熒冷漠地說,放下了那個男孩。

「老闆娘,別管這種閑事。」朱偉大聲勸。

壯漢的同伴卻笑了:「原來還有懂事的!」 「小心!」

夜霖臉色大變,奈何這話剛出口,黑袍人就已經到了夜小墨的身旁。

按理說,夜小墨和阿寶是能逃開的。

不過,便在夜小墨將要閃身躲開黑袍人之際,顧小雨忽然從黑袍人手上掙脫開了,撲向了夜小墨。

「不行,你不能傷害他!」

顧小雨的兩隻手臂死死的纏繞住了夜小墨,眸中卻盛滿了淚水。

唯獨那眼裡的狠意,讓人無從察覺。

按照夜小墨的力量,是不懼怕顧小雨,但是顧小雨抱得他太緊,若是強行將他弄開,必然會傷了顧小雨,說不定還會不小心失手打死她。

如此一來,夜霖會更怨恨娘親。

他要的是要揭露顧小雨的真面目,讓夜霖悔恨終生,若是顧小雨死了,那夜霖只會和王府勢不兩立。

不過,阿寶卻管不了那麼多,抬手就想要動手——

然而,就在夜小墨遲疑之際,黑袍人的手已經落在了夜小墨的身上。

他的腳步向後動了幾步,腳下一個踏空,摔下了那深不見底的洞。

畢竟他們打算將夜小墨誅殺於此,不可能什麼準備都沒有。

看著夜小墨摔入洞穴,顧小雨的眸中閃過一道寒芒,唇角掛上了冷笑。

只是當她轉身的瞬間,迎向的是阿寶憤怒的一掌。狠狠的落在了她的身上,亦是讓顧小雨口噴鮮血,臉色蒼白。

「墨兒!!!」

夜霖臉色大變,急忙向著那深不見底的黑洞而去,他趴在洞口,看向下方,聲音絕望。

「墨兒!」

可惜,卻無人能夠回應他。

阿寶的眼底帶著洶湧的怒火,再次向著顧小雨攻擊而去。

顧小雨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聲音,眼淚瞬間飈射而出。

此刻的夜霖呆愣的站在洞口之處,渾身冰冷。

明明再過不久,他就能將墨兒帶離這個地方。

為什麼的……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就連顧小雨的聲音,都沒有讓他回過伸來。

他獃滯的蹲在地上,面如死灰。

那雙眸中,都充斥著悲憤。

直至顧小雨呼喊著他的名字,他才有些僵硬的回頭。

那一張英俊的臉龐,也寫滿了痛楚。

墨兒死了……

是啊,如此深不見底的洞,他根本沒有活下來的機會。

是他害死了墨兒。

他的聲音哽咽,眼眸發紅。

墨兒已經死了,那他就必須護好顧小雨。

不能讓墨兒白白犧牲。

他還要殺了眼前的這個人,為墨兒報仇雪恨!

無盡的憤怒與悲痛充斥在他的心臟之處,讓他緩緩的起身,僵硬著頭看向了阿寶。

「墨兒是為了阿雨而死,若是你殺了阿雨,豈不是讓墨兒白死?」

阿寶的眼神憤怒:「誰說小墨死了?他不可能死,要不是這個女人抱住了小墨,他也不必受傷!」

就算阿寶現在還是個孩子,卻也是活了千年的小妖怪,更何況,他在千年前,跟在楚辭的身邊不知道經歷了多少事情。

顧小雨想要做什麼,他一眼就看穿了。

是顧小雨抱住了阿寶,不讓他逃走,阿寶顧及到夜霖,才沒有直接對顧小雨動手。 初九也不敢看愛情卡的內容。

大少奶奶把信封交給初一的時候,他們都看到。

大少爺扔掉之後,肯定會後悔的。

所以,他得先把這張卡撿回來,等到大少爺後悔之時,把卡片奉上。

扔掉了老婆給他準備的禮物后,戰博還不解氣,吩咐著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初一「打電話給慕若晴。」

初一不知道自家爺是什麼心思,但還是照做了。

「她接電話后就跟她說,她送給唐千浩的東西,不論是什麼東西,全都給我要回來!少一樣都不行!」

「還有,跟她說,我臉色難看。」

初一應允。

打通了若晴的電話后,他把自家爺吩咐的話適數轉述。

「他的臉色難看到什麼程度?」若晴小聲問道,「是不是像炭一樣黑?」

初一低沉地道「大少奶奶,你只要知道大少爺很生氣就行。」

「哦,我知道了,你們大少爺呀就是六月的天氣,說變就變的。」

嘆口氣,若晴掛了電話。

長得那麼帥,脾氣卻臭得很。

好吧,也是她的錯。

她不該送廉價的東西給他。

可那些都是她親手做的,是她的一片心意呀。

正所謂禮輕情意重。

若晴決定下午去步行街買幾套新西裝,送給戰大少爺。

……

江城第一人民醫院。

明楓坐在他的專車內,車窗按下了一條縫,讓他能清楚地看着外面。

他的視線盯着住院部的入口處。

當他看到慕若晴的身影時,馬上推開車門下車。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