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是李子禮提前在毛利蘭與工藤新一之間的心裏留下一顆刺的種子,日後這顆種子發芽壯大,刺會越來越大,毛利蘭與工藤新一自然會越來越疏遠。

「哈哈,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毛利蘭打了個哈哈,不過在她低下頭吃壽司的時候,眼裏若有所思的樣子。

看到她這樣,李子禮心裏笑了笑,知道自己剛才那句話被毛利蘭聽進去了。

就在這時。

鈴木園子和柯南上完廁所回來了,園子看了看他們兩個,笑着說:「你們剛才在說什麼呢?」

「沒說什麼,不過是隨便聊了聊。」

毛利蘭搖搖頭,笑着看了她一眼。

鈴木園子和柯南也沒說什麼,重新入了座,吃了起來。

吃完之後,鈴木園子買單,隨後一起出了壽司店,鈴木園子站在店門外打了飽嗝之後,張開雙手,眯著雙眼說:「哇,吃的好飽啊。」

「我們要不要去哪裏玩玩?反正現在還早。」

說完,她滿臉期待的看着李子禮。

「不了,我還得回警視廳。」

李子禮搖了搖頭,頓時,鈴木園子一臉失望,「那好吧。」

「好了,謝謝你今天的款待,我得走了。」

看到李子禮想走了,鈴木園子連忙說:「等等,弘一,我以後可以去找你嗎?」

「嗯。」

李子禮點點頭,心想腳長在你身上,你要來找我,我也攔不住啊。

隨後,他對着毛利蘭三人揮揮手便轉身走了。

等李子禮走遠了以後,鈴木園子一把抓住毛利蘭的手,激動的說:「小蘭小蘭,他答應了,太好了,我以後可以去找他了。」

看到自己閨蜜這副激動的樣子,毛利蘭有點無語,「好了好了,他不就同意你去找他嗎?至於這麼激動嗎?」

「就是。」

柯南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切!你們懂什麼。」

說到這裏,鈴木園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來,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哎呀!」

「怎麼了,大驚小怪的?」

毛利蘭疑惑的看着自己的閨蜜。

「我忘了問他要他的電話號碼了。」

鈴木園子哭喪著臉說。

毛利蘭:「…..」

柯南:「…..」

….

走在回家的路上,毛利蘭低着頭,一路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此時此刻。

鈴木園子和她們分手了。

這條綠蔭大道上,只有她和柯南在肩並肩的向前走着。

柯南一邊走,一邊時不時的看了眼身邊的毛利蘭。

他發現毛利蘭這一路上太~安靜了,不太像她的性子。

小蘭在想什麼呢?

難道她在想那個草川弘一?

不會吧?

儘管知道有點不太可能,但柯南心裏還是忍不出露出醋意,只見他雙手扶著後腦,看着毛利蘭故意試探著問:「小蘭姐姐,你在想什麼呢?是不是在想那個草川哥哥?」

毛利蘭回過神來,俏臉一紅,「柯南,你胡說什麼呢,我怎麼會去想他。」

不會吧!不會吧!

小蘭不會真在想着那個傢伙吧?

啊啊啊!

該死的草川!!!

看到毛利蘭臉紅的樣子,柯南不太信她的話,以為她真在想李子禮,頓時醋意大生,心裏大吼著。

仔細想想,李子禮那麼帥,俗話說的好,美女愛帥哥,毛利蘭喜歡上李子禮也不算什麼。

以前沒往這方面想還沒覺得什麼,現在這麼想想,柯南越發覺得毛利蘭喜歡上李子禮了,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該死的草川弘一!!!!

柯南心裏咬緊牙,憤怒的吶喊。

「柯南,你怎麼了?」

看到柯南似乎有點不對勁,毛利蘭關心的問了一句。

「沒事。」

柯南說着,偏過頭去。

毛利蘭好笑的搖搖頭,也沒有多想,以為柯南是在耍小孩子心性。

片刻之後。

柯南忍不住又問:「小蘭姐姐,你剛才到底在想什麼?」

「我沒想什麼哦。」

毛利蘭笑着說。

其實,她說謊了。

剛才這一路上她一直在想着李子禮在壽司店對她說的那句話——毛利蘭小姐,據我所知,一個男人長久待在外面,是很容易變心的。

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新一是不是在外面喜歡上別的女孩子了?

不會的,新一他不會的。

可是,如果不是這樣,他為什麼一直不回來?

難道他真的變心了?

……

這一路上,毛利蘭腦子裏不斷的想着這些問題。

「騙人!」

這時,柯南撇了撇嘴,說道。

「好了,我沒有騙你哦,快走吧。」

毛利蘭笑着摸了摸他的頭之後,便加快了腳速。

另一邊。

鈴木園子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腳步輕快的走進了鈴木家的別墅大院。

來到別墅大廳后,她還對着坐在沙發上看新聞的一對中年夫婦笑道:「爸,媽,我回來了。」

說着便哼著小曲上了二樓。

中年夫婦看了她兩眼,隨後對視一眼,那個婦女說道:「這孩子怎麼了?怎麼看起來這麼高興?」

「我哪知道。」

「我去問問她。」

婦女說着便起身要走,不過卻被那個中年男人攔了下來,他道:「算了,她今天和毛利家的那個丫頭在一起,估計是在哪玩的開心了。」

聞言,婦女遲疑了瞬間,最後還是坐了回去。

鈴木園子的卧室里。

此時,卧室門關着,鈴木園子趴在軟床上,雙手撐著下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正在傻笑,片刻她翻了個身,喃喃自語道:「好想快點見到他,下次一定要找他要到他的電話號碼。」

….

警視廳。

李子禮剛走進來,就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他身上,這些目光中有崇拜,有疑問,也有無情緒的。

李子禮只覺得莫名其妙。

發生什麼了?

怎麼大家都這樣看着我?

難道在我不在警視廳的這段時間裏,發生了我不知道的大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楊明和基地很快就建立了聯繫,基地的情況很緊急,由於那隻斷臂喪屍的出現,基地的城牆被破,大量的喪屍湧入。

z市基地只有不到兩萬的戰鬥人員,面對百萬喪屍是敵不過的,所以軍方的命令是讓楊明不要來救援,要他為人類保存戰力。

楊明感覺憋屈,但軍令如山,他不可違背,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基地淪陷。

斷臂喪屍的可怕,令包括羅宏在內的所有能力者都望而卻步,他們連這怪物身前20米都靠近不了。

這怪……

《末世人皇》第二百零五章無奈 「波」的一下,不在贅述。(怕河蟹大神查房)

迦爾納眼瞳突然擴大,怎麼能這樣?!他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同時一股磅礴的魂力洶湧而來,他趕緊靜下心來吸收這股魂力。

比比東雖然嘴上說的好聽,但她也只是個青春期的少女;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臉比迦爾納還紅。

慌亂中,她將自己全部的魂力都渡給了迦爾納。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