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陸巫懼哈哈大笑起來,他根本不清楚嗷嗚是什麼。

這下,蘇蘇真生氣了……

嘩啦。

突兀的陸巫懼雙腳被海浪沖刷了一下。

冰冷的海水湧入鐵籠之中,陸巫懼終於從笑聲中回過神。

他低下頭,困惑地看著腳下的海水。

和馬修製造的美麗海灘不一樣,這海水時墨綠色的。

無論是那陰暗的色澤,還是海浪破碎后渾濁的泡沫,都給他帶來了一種極為不舒服的感覺。

身邊的海風也忽然變得陰冷,陸巫懼總感覺又什麼不好的事情在發生。

就在這時,一大片陰影落入了他腳下,那海水的顏色更深沉了。

陸巫懼吞咽了一口唾沫,緩緩抬起頭來,一個不可名狀的龐然大物隨之映入了他眼帘之中……

陸巫懼的呼吸不受控制的變急促,巨大的恐懼瞬間湧上心頭,臉上的表情隨精神絮亂快速崩塌,扭曲了起來。

……

機械研究所,值夜班的科研人員盯著電子屏睏倦地打了個哈欠。

忽然,他發現精神世界中有些數據異常。

他轉頭,看向了陸巫懼的營養艙。

誰想到他只是稍微地瞥了一眼,困意瞬間被嚇沒了。

只見營養艙中的陸巫懼全身痙攣,不斷吐著氣泡,猶如溺水了一般。

緊接著,機械研究所中的警報響了起來! 秦雲微微皺眉,冷冷道:「朕要殺人,有一千種理由,一千種方法!」

豐老沉默,但難掩眉間的擔心。

猶豫道:「陛下,不如找個人來動手吧,您手上沾王爺的血不合適。」

秦雲看向遠方,笑道:「莫非豐老忘記了那個方向?」

豐老順着看去,是西涼的方向,臉色微微一變:「陛下,您的意思是?」

「老九被抓,估計不久后西涼方面就會得到消息,司馬徒已經觸犯了朕的底線,除夕夜宴朕會給他一次機會,殺王爺的罪名他扛下,朕可以饒他一次。」

「但若他支持老九,那他也得死!」

秦雲的聲音不高,但蘊藏莫大的自信和霸氣。

豐老渾身一震,借刀殺人嗎?神來之筆啊,一舉兩得,還能試探司馬徒的心思。

「陛下聖明!」

秦雲回頭看了一眼千福宮:「去準備一下,朕覺得老九還有底牌。」

「此人城府太深,隱藏也太深,雖然被圈禁,但不得不防。」

「藏花邪僧,和三省閣都要安排更多的人手。」

「等除夕夜宴,司馬徒表態之後,朕才會決定老九的死法。」

「另外,放出風去,就說王渭當初被殺人滅口,其主謀就是九王爺。老九以輿論壓朕,朕亦要反間他跟王敏!」

豐老雙眼一亮,彎腰拱手:「老奴領命!」

第二天。

蕭翦得勝歸來,帶回碩果,大破非法軍隊,還帶回不少的軍器和糧食。

經過幾番審查,甚至顧春棠這宰相都直接參與進去,但仍舊收穫甚少,非法軍隊本身就沒有人知道自己真正效力的是誰。

故而,處死九王爺太草率的聲音也愈演愈烈。

各地藩王都上奏,表達看法。

秦雲乾脆順水推舟,向所有人宣佈,永久禁足老九,暫時不殺,亦不放。

這一個提議,安撫了很多人,算是暫時平息事態。

西涼,大都督府。

九王爺被圈禁的消息隔了兩天才到這裏,迅速引起了震動!

一間雅緻的小院。

王敏身穿宮裝,額間有一赤炎花樣,極度美艷。

她坐在桌前,雪白五指捻著茶杯,一雙勾魂奪魄的雙眼帶着輕蔑,每一個動作都散發着無聲的妖嬈。

四周的士兵不少,但卻都低着頭,沒有人敢看她一眼。

他們都知道,這是大都督的貴客!

短短几日,就算大都督都已經對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言聽計從,由此可見,手段可怕。

雖然絕美,但同樣危險,根本不敢多看一眼。

砰砰砰!

沉悶的腳步聲響起。

司馬徒趕來了這裏,臉色嚴肅而低沉,魁梧的身體往王敏面前一站。

開門見山道;「你聽說了吧?秦淵被皇帝囚禁了!」

「怎麼辦?皇帝抓了老九,下一步會不會就是本都督?」

「我聽說陛下已經準備殺秦淵了,親兄弟他都殺,更別說我司馬徒。」

語氣和眼神之中,很明顯,司馬徒有些慌了。

王敏瞥他一眼,桃花眼中閃過一道不屑,這就慌了,日後還怎麼跟秦雲斗?兩兩相比,司馬徒太嫩了啊。

輕啟紅唇,淡淡道:「你慌什麼!」

「你坐擁西涼數十萬軍隊,還怕皇帝殺你?你看見九王爺死了嗎?皇帝只要沒證據,不敢貿然行動。」

司馬徒坐下,眉頭一擰:「話是這麼說,但圈禁王爺,他還不是想殺就殺?」

「本都督有罪證在九王爺手上,他一旦招供,本都督也得成為眾矢之的!」

王敏緊了緊貂毛披風,冷艷道:「我已經暗中策反,掌握了九王爺的大部分江湖勢力,你跟秦淵交易軍器等證據,基本上也被我抹除了。」

聞言,司馬徒大喜。

激動的想要握住王敏的手,卻被王敏悄然躲開,她眸子深處透著一抹鄙夷和嫌棄。

司馬徒並沒注意這個眼神,幾乎中了王敏的邪。

哈哈笑道:「好,好!」

「王敏,本都督太感謝你了,說吧你想要什麼,本都督都給你弄來,日後你我共治這西涼都不是問題!」

他的雙眼透著一股火熱,不僅是對王敏的垂涎,更是對王敏的欣賞,這個女人手段極高。

這幾天,已經幫他解決了不少的棘手問題,儼然成了西涼軍的智囊軍師!

王敏淡淡起身,裙擺及地,內心絲毫沒有被司馬徒的話打動。

背對司馬徒,她的美眸燃燒着一股復仇的火焰和獨斷乾坤的野心!

普天之下,除了秦雲,她就再也看不上任何男人。

她發誓,要擊敗秦雲。

而司馬徒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毫無能力,但卻可以利用的廢物傀儡罷了。

她都不需要勾手指,這男人就來奉承跪下了。當初的秦雲,她那麼獻媚,換來的都只有耳光,這讓她耿耿於懷!

「敏姑娘,本都督現在需要怎麼做?還有不到三月,我就必須要回帝都述職,參加除夕夜宴。」

司馬徒站起來,跟了過來。

王敏紅唇上揚,看向他道:「九王爺應該暫時不會死,咱們要利用好他的剩餘價值,他多年積累的錢糧,人手,我會儘力竊取。」

「而你,只需要按部就班的等待就可以,除夕夜宴,皇上不敢做什麼。」

「九王爺不可能跟皇帝和解,必定一死一傷,那個時候就是咱們的機會。」

司馬徒臉上浮現猶豫,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多謝敏姑娘了。本都督樂的清閑,只要陛下沒證據,那我便可在這西涼做永遠的土皇帝。」

王敏黛眉微微一蹙,沒有回答。

這個司馬徒,膽子還是太小,沒有進取的慾望。

她目光深沉而腹黑,她王敏謀的可不是西涼這一畝三分地。

「那九王爺的密函,本都督要回嗎?」

王敏轉身,目光冰冷:「回什麼回?你不怕皇帝記恨么?九王爺可不是咱們的盟友,只是拿來利用的棋子罷了。」

司馬徒啞口無言,暗自佩服王敏的決心和手段:「好吧,本都督先不表態,不聲援秦淵。」

王敏輕哼一聲,嬌媚雙眼透著一股凌厲的殺氣,讓人不寒而慄。

「九王爺啊九王爺!」

「當初你賣我父親的時候,甚至殺人滅口,可曾想到過今天?」

「我王敏一報還一報,先送你一場孤立無援!」 「皇兄,可算是把您等來了。」

秦賜的聲音顯得不那麼親切,反而怪怪的。

他走出書房,出來迎接。

秦雲只看了他一眼,便有些失神。

今天的順勛王秦賜一身黑色蟒袍,極度英武,長相雖然不算俊朗,但那股氣質卻是尊貴而凌厲!

最特別的是他的雙眼,一掃往日的平靜,今日看起來如同神劍一般的逼人!

這,就是十一弟的真正一面嗎?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秦雲心中狐疑,深深的看了一眼秦賜,倒沒有擺出什麼不悅,而是自顧自的進入書房。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