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然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自由艦娘,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自由艦娘會選擇一個沒有心智魔方適應率的人作為指揮官,因為沒有心智魔方適應率的人,就連最簡單的契約都不可能。

「我剛才給你說的都聽到了嗎?」威爾士親王對著秦歌說道。

「嗯,將手伸到這個機器的心智魔方上面,只要心智魔方有反應,那麼就代表著對心智魔方有適應率,如果沒有,那就代表著不能當指揮官。」秦歌點點頭,並重複了一下威爾士親王剛才的話。

「嗯,那麼祝你好運。」威爾士親王微笑著對秦歌說道。

秦歌點了點頭,走到了檢測裝置的面前,看著這個頗為複雜的裝置,將手放在了最上方那晶瑩剔透的藍色心智魔方上面。

在一旁威爾士親王和撫順的注視中,那顆晶瑩剔透的心智魔方開始發生了變化。從一開始的無色漸漸的開始變得出現了白色,而當白色遍布整個心智魔方之中的時候,然後猛然變成了藍色,隨後是紫色,再接著,一道金光透過心智魔方傳了出來,讓一旁的威爾士親王微笑著點了點頭。

直到金色光芒充滿整個心智魔方,而魔方的中心點處此時卻泛出了一道不同的色彩,這一絲變化,自然逃不脫感官敏銳的威爾士親王。

「可以了!」她略顯匆忙的叫停了秦歌,而秦歌則順從的將手從心智魔方適應率檢測裝置上面拿了下來,看著心智魔方上面金色的光芒開始消失,隨後看向威爾士親王。

「恭喜你,你擁有成為指揮官的資格,並且你的心智魔方適應率為特級,這意味著你可以用心智魔方建造自身等級由普通到超稀有的艦娘。」威爾士親王對著秦歌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說道。

得到這一肯定的秦歌鬆了一口氣,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一旁的撫順對著威爾士親王說道,「院長,剛才最後出現的那個色彩,難道不是……」

「是又怎麼樣?」威爾士親王直接打斷了撫順的話,「那種存在的艦娘是可遇而不可求,與其盼望著那種的出現,還不如直接當做不存在,這樣也不會出現後悔或者什麼情緒。」

撫順聽了威爾士親王的話,不由點了點頭,「你說的也不錯,反正歷史上也沒有人能召喚出那種艦娘……」

「你們說的是什麼意思?」此時的秦歌有些摸不著頭腦的看著兩人的對話,貌似是因為自己剛才的表現?

「沒什麼。」威爾士親王微笑著對秦歌說道,「還有一點沒有給你說,雖然心智魔方適應率檢測中表示,你可以召喚出超稀有級艦娘,但是這不代表著你一定可以召喚出超稀有級艦娘,明白了嗎?因為每個人的運氣都不同,有時候大建就是賭博,賭贏了,皆大歡喜,賭輸了,可能一段時間的積累都會化作烏有。所以為了自己艦隊以後的良性發展,每次大建都要保持絕對的清醒,不要盲目的大建。

而且很多指揮官會戰死在沙場上,就是因為大建時候花費的資源過多,造成自己的艦隊發展不平衡,然後再加上海上出現的各種情況最終導致的。你記住了嗎?「

聽著威爾士親王的話,秦歌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很好,你是聰明人,並且你也知道戰役戰術的一些東西,所以,我很看好你以後的表現。」威爾士親王微笑道。

「謝謝院長!」秦歌回應道。

「嗯。」威爾士親王瞟了一眼秦歌放在一旁的背包行李,「你今天剛到申華市?」

「是的。」秦歌點了點頭。

「在申華市有沒有親戚朋友?」威爾士親王問道。

「沒有,我一直都是孤身一人的。」秦歌爽朗的笑了笑。

「這樣的話……」威爾士親王想了想,「接下來你要做助教,所以就住在教職工區域,我會讓撫順待會帶你去看你的房子。並且,明天早上我會帶你去進行第一次大建,這也算是你作為助教的福利。和自己的初始艦娘搞好關係,接下來這兩年時間,都是和她一起度過了!」

「額……我其實不搞特殊也可以的……」秦歌對著威爾士親王說道。

威爾士親王輕笑了一下,「之所以讓你住在教職工區域,是因為教職工區域離圖書館最近,方便你查閱資料,做好備課。而提前召喚艦娘只是一種福利,也是方便你結合自己的艦娘,對於戰役戰術理論的一種實踐。而且新生入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召喚出自己的初始艦娘,所以這不是搞特殊。」

「原來如此,對不起,誤解您的意思了。」秦歌趕緊道歉道。

「沒關係,而且你拒絕搞特殊待遇的事情,也是非常優秀的品質。」威爾士親王說道,轉過頭來看著撫順,「撫順,帶秦歌去教職工區域安排一棟房子,之後給他說明一下學院要注意的事項,讓他今天早點休息,等明天我再過去。」

「是,院長。」撫順爽快的說道,然後就轉過頭來,對著秦歌微笑道,「秦歌指揮官,跟我來吧。」

「謝謝。」秦歌笑著對撫順道完謝,再對著威爾士親王道別之後就跟隨者撫順離開了辦公室。

而威爾士親王看著兩人離開,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注視著心智魔方適應率檢測裝置的方向,「海上傳奇嗎?呵呵,真是不知道這輩子有沒有機會見識一下……」

對於海上傳奇的艦娘,沒有人見過她們的身影,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出現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確實有這一等級的艦娘存在。

威爾士親王的嘆息自然也是因為她就知道海上傳奇級艦娘的存在,但是這種認知也只是鐫刻在心智魔方中的意識而已,真正的海上傳奇她也沒有見過。不過她倒是非常願意相信,終有一天,海上傳奇會出現在世人的面前,帶著那無可匹敵的實力,引領著人類走向勝利。

……

……

「這未免有些太奢侈了吧?這已經算得上是小型別墅了吧?一個人住這麼大的一棟房子……」此時,秦歌站在一棟房子面前,頗為感嘆的對著同行的撫順說道。

。 方子墨有些吃驚的看著林天成,因為他剛剛發現林天成竟然憑藉著一拳之力將如此眾多的洪荒猛獸擊退。

這要是換做他,恐怕也不是那麼輕而易舉的事情。

方子墨目光陰鷙的盯著林天成,「原來,你就是林天成啊!沒想到竟然還送上門來了!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老老實實的把風靈珠和冰靈珠交過來吧!興許我還能饒了你一命。」

林天成並沒有理會方子墨,而是利用360殺毒軟體在耗費5個電之後基本幫助雲夢瑤恢復了傷勢。

與此同時,林天成還把雲夢瑤攙扶到了若水的身旁,「幫我照看好夢瑤!」

玄水教的宋楚河和百事通正隱藏在一棵參天古木之上,他們早已把下方所發生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宋楚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這傢伙竟然想要挑戰火神教的方子墨,看來完全用不著我出手了,這小子必定是死路一條。」

百事通連忙附和道,「大師兄所言極是!

細細算來,林天成幾乎將此次來到天雲山脈的大勢力得罪了一大半。」

據百事通的可靠消息,林天成還把黑三角血狼團三當家給逼死了,而這一次,黑三角血狼團的二當家閆庄已經來到了天雲山脈。

再加上之前的百里世家,以及現在的火神教,林天成恐怕想不死都難。

方子茹遠遠的看著林天成,眼神有些愧疚,「天成,對不起,是我沒有攔住我哥哥!」

林天成和方子茹有過幾天師生緣分,而且林天成也是她印象中最深刻的一名弟子。

林天成的眼角也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子茹導師!」

而後,方子茹轉身對她的哥哥說道,「哥,這就是我之前和你說過的在中都學院擁有全屬性體質的弟子。」

方子墨有些驚訝的說道,「你說的擁有全屬性體質的那小子就是他?」

一個擁有全屬性體質的弟子,恐怕在整個中都修真界也是極為罕見的。

到目前為止已知擁有全屬性體質的修真者就只有幾千年前的那個五行仙尊。

如果能夠讓林天成成為火神教的一員,日後必定能夠讓火神教大放光芒。

方子茹點了點頭,「父親有好幾次想要親自出面邀請他加入火神教,但是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機緣。」

方子茹不想他的哥哥誤傷了林天成這樣一個絕頂天才,那將會是整個火神教的巨大損失。

方子墨的眼神中終於露出一抹欣喜的神色,「林天成,只要你願意交出風靈珠和冰靈珠,我可以讓我父親舉全教之力,把你培養成一個絕世強者,你可願意?」

在方子墨看來,能夠成為一名傳奇級勢力門下的弟子,那將是多少像林天成這樣修真者這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他覺得林天成沒有理由會拒絕自己這麼豐厚的條件。

要知道就算林天成擁有天縱之姿,可如果他沒有足夠的修真資源支撐,那他也只能泯然眾人矣。

方子茹也連忙對林天成勸說道,「天成,只要你願意加入到我火神教,風塵世家能給你的,我們火神教十倍補償給你。」

方子墨道,「要麼成為我火神教的一名弟子,要麼就死在我的拳頭之下,兩個選一個吧!」

雲夢瑤一邊又擔心天成會答應他們的條件,可是另一邊又擔心天成不答應他們的條件。

答應他們條件的話,雲夢瑤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永遠也別想為她的堂叔,為她的父親報仇。

但是這樣的話,天成就可以保命。

可如果天成不答應,那就有可能大家都會死在方子墨的手中。

在兩種情況徘徊之間,雲夢瑤終於做出了決斷。

她上前一步對林天成說道,「天成,你還是答應他們的條件吧!我實力不如人,死了也不足惜。只能下輩子再為我父親報仇了。」

若水看著雲夢瑤的背影,心中暗自想道,「這丫頭可真善良,面對死亡的時候,竟然還替他人著想。」

躲在暗處的宋楚河也在小聲嘀咕著,「依我看,林天成絕對會答應方子墨的條件,成為火神教的一條走狗。」

林天成和雲夢瑤只是一般的情侶,並沒有真正成為夫妻。

他怎麼可能會為了雲夢瑤而不顧自己的性命。

百事通露出了一臉的狡黠,「這樣的話,若水師姐就能看清林天成的為人了,相信她很快就會回到大師兄的身旁。」

宋楚河一掌拍在了他的後腦勺,「我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你小子倒是挺聰明的嘛!」

就在大家都以為林天成會答應方子墨條件的時候,林天成卻說出了一句非常刺耳的話。

林天成指著方子墨的鼻樑道,「要我選,我就選你死在我的拳頭之下。」

就在一刻鐘前,林天成和若水還在山路中行走。

他們突然看到前方有群鳥驚起,就猜到那個方向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快步趕了過去。

要不是這樣的話,夢瑤可就真被那些洪荒猛獸給吞入腹中了。

不僅如此,方子墨竟然對一個女孩子,而且還是她外甥女下次毒手,林天成怎麼會輕易饒了他?

若水的眼神之中劃過一抹震驚,他沒有想到林天成竟然甘願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和方子墨一搏。

再聯想起當初,她和爺爺與林天成萍水相逢的時候,林天成竟然主動出手救她爺爺。

林天成在若水心中的人物形象再次高大了一點。

方子墨露出了一絲猙獰的面容,「不識好歹的東西,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

擁有全屬性體質的天才能夠加入到火神教那自然是好事。

可如果他不願意,那麼方子墨就算是把他給毀掉,也不會讓他落入到其他宗門勢力之中。

看到哥哥想要對林天成動手,方子茹急忙上前阻撓。

不管怎麼說,林天成也曾是她的弟子,也是她最驕傲的弟子。

她當然不能讓哥哥就這麼把林天成給毀了。

「天成,快,帶著夢瑤離開這裡!」

可誰曾想到,方子墨竟然無情的將她震飛了出去,並且再次朝著林天成衝殺而來。

林天成也絲毫不失落,欺身而上。

彼此之間一個等級的實力差距,確實讓林天成應對起來非常的棘手。

但是,林天成的手段之多絕不是方子墨能夠比的。

一團火光從方子墨的手心噴射來,林天成試圖利用真氣力量去抗衡,卻險些被那團火光給灼傷。

這個時候林天成想到了火雲中的玄階初級功法火炎訣。

當他施展出這一套功法的時候,林天成的體表浮現出了一個將近三米多高的巨型火人,整個人身上都燃燒著熊熊烈火。

如此一來,就好像在他的體表凝結出了一個火之護盾,讓他足可以抵擋一般的火焰力量。

…… 「那你推薦什麼人?該不會都是你的親戚吧?」李新年半開玩笑似地問道。

余家燕嗔道:「我們這裡不像寧安市,只是個小地方,尤其是在縣城,稍微有點來歷的人即便不沾親帶故,可彼此都知道。」

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劉媛媛有個叔伯妹妹叫劉湘,今年三十二歲,本科文憑,大學畢業之後一直在寧安市打工,目前是寧安市一家外貿公司的業務骨幹。

她前些年離異了,有個十來歲的孩子放在父母這裡,所以每個周末都要趕回來看孩子,我前兩天跟她見過面,如果老家有合適的職位,她願意考慮。」

李新年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道:「這麼說有做外貿的經驗,你打算讓她擔任什麼角色?」

余家燕說道:「我打算讓她做我的副手,主管銷售。」

沉默了一會兒,李新年問道:「還有什麼人選?」

余家燕說道:「還有一個男人,四十來歲,名叫楊文亮,是縣醫院做老採購,你知道,縣醫院的工資待遇很低,我可以把他挖過來,到時候可以拍他去工廠做後勤保障工作。」

「嗯,這個倒挺合適。」李新年表態道。

余家燕猶豫了一會兒,又說道:「這第三個人有點難以說出口。」

李新年笑道:「怎麼?不是舉賢不避親嗎?怎麼說不出口了?」

余家燕好像有點無奈地說道:「我本來沒考慮她,可我媽非要讓我跟你說說。」

李新年驚訝道:「怎麼?還是你媽推薦的?」

余家燕嘆口氣道:「實際上她就是我舅舅的小女兒,名叫盧暢,今年二十四歲,大學畢業都快一年了,可一直在家遊手好閒,我媽的意思讓她來公司當個文員之類的,也好鍛煉鍛煉。」

李新年一聽只是個文員,又是余家燕的舅舅盧文斌的小女兒,哪裡不同意的道理,不過,還是一臉驚訝道:「你舅舅開著這麼大的賓館,你表妹難道會屈尊來我的小公司打工?」

余家燕猶豫道:「我現在這個舅母寧蔚藍並不是我舅舅的原配,他們是二婚,你也知道,后媽跟繼女的關係不太好相處。

寧蔚藍眼下在賓館做管理工作,所以暢暢死也不願意來賓館工作,也不想去寧安市找工作,不過,她倒是願意跟著我呢。」

李新年笑道:「我既然聘你當這個總經理,這種小事根本就不用跟我說,你自己看著安排就行了。」

頓了一下,又說道:「倒是劉湘和楊文亮這兩個角色你打算怎麼給薪資待遇?」

余家燕想了一下,說道:「我了解了一下,劉湘在外貿公司一年有二十多萬的收入,我估摸著一個月怎麼也要給她一萬五左右吧。

楊文亮在醫院的收入倒是不高,一年恐怕十萬都不到,我考慮每個月給她六千到七千元吧,當然,工資待遇這一塊還是需要你當老闆的自己拍板。」

李新年摸出一支煙點上,吞雲吐霧了一陣,說道:「劉湘一年二十多萬應該綜合收入,月薪應該沒有這麼高,我覺得她的月薪八千比較合適,既然主管銷售,必須靠業績說話。」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