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麻衣老者慈愛地安慰著蜷縮著身子的醜婦,絲毫不因為對方的醜陋與惡病而嫌棄,這實在是一副很溫情,也很令人心酸的畫面。

平時連乞丐都不願意來到暖陽巷,此時已是黃昏時分,更不會有其他人前來。

然而就在這時,巷子突然闖來一輛敞蓬的馬車,上面還坐着兩個人,一男一女,神色焦慮,身後還跟着一群丐幫弟子。

正是郭靖夫婦。

在見到這輛馬車之後,地上的醜婦頓時激動起來,但只能嘶啞地嗬嗬著,身上更是連一動都動不了了。

「乖孩子,又犯病啦!忍住啊……」

麻衣老者慈愛地安撫著,突然攔住了前行的馬車:「兩位貴人行行好吧,施捨老頭子一點銀子給孫女治病,日後必能多福多壽的!」

黃蓉看到醜婦人,又想起自己失蹤多日的女兒,惻隱之心一動,塞了一張銀票在老人手裏。

「多謝兩位貴人,多謝兩位貴人!」

馬車繼續前行,丐幫弟子將整個暖陽巷搜查了個遍,仍舊一無所獲,無奈離去,

而躺在地上的郭襄,卻似乎掉入了一個無底的深淵之中。 小傢伙是夢遊了嗎?

不對啊。

樂樂沒有夢遊的毛病。

大半夜,她要出去幹嘛?

江寒覺得不可思議。

他並沒有立即喊住樂樂,而是悄悄起床跟了出去。

樂樂打開了門。

抱著黑箭俠玩偶,低著頭慢慢的走著。

一邊走,一邊小聲的抽泣著。

一會兒,她到了小區的涼亭里,爬上了小凳子,巴巴的望著月光。

嗚嗚!

「黑箭俠叔叔,你在哪裡?」

「我好想你啊。」

「粑比,他不要我們了。」

「我今天真的好害怕、好害怕,那個壞人想欺負我們和媽咪,可粑比……他跑了。」

「他不要我們和媽咪了。」

「他是膽小鬼!他再也不是以前的勇士,嗚嗚……他變了!」

「他怎麼可以不要我、姐姐、妹妹,嗚嗚!」

樂樂對著月亮,越哭越傷心。

江寒在不遠處靜靜聽著,心如刀割。

「我生粑比的氣了,我不喜歡他了。」

「黑箭俠叔叔,求求你快出現。」

「我想跟你學本事,這樣就沒有壞人敢欺負我們和媽咪了。」

「這樣,粑比就不會丟下我們不管了!」

「叔叔,你在哪,你快出現啊。」

「召喚,召喚,黑箭俠!」

樂樂舉著玩偶對著月亮,學著動畫片里努力的喊著。

「丫頭!」

江寒走了過來,輕輕喊了一聲。

「黑箭俠叔叔!」

樂樂欣喜的轉過身,一看是粑比,笑意頓時散去,扭過頭不想看他。

「還在生氣嗎?」

江寒蹲下身,輕輕握住了丫頭的雙手。

「哼!」

樂樂賭氣的哼了一聲。

「丫頭,你覺得粑比變了?」

「變膽小鬼,不喜歡你們了是嗎?」

江寒輕聲細問。

「粑比,你為什麼要跑?」

「以前,你遇到大瘋狗,你都會保護我們。」

「你知不知道,我們都很傷心的。」

「你有大房子,有好車子,還有機器人姐姐了,你不喜歡我們了對嗎?」

小丫頭說著,眼淚又掉了下來。

「你們是粑比的命,是粑比的寶貝,粑比怎麼可能會不要你們。」

「樂樂,粑比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去保護你們。」

江寒輕輕抹掉她的眼淚。

「粑比,為什麼你不是黑箭俠?」

「這樣就沒有人敢欺負我們和媽咪了,嗚嗚!」

感受到粑比的愛意,樂樂撲進江寒懷裡哭的更傷心了。

「如果粑比告訴你,我就是黑箭俠,你信嗎?」

江寒深吸了一口氣后,站起身道。

「真的嗎?」

樂樂眼睛里,寫滿了驚喜。

她雖然生氣。

可心裡永遠粑比最好,最偉大。

也許,粑比這一次也像以前一樣,每次變魔術一樣帶來驚喜。

「嗯!」

江寒點了點頭。

然後,雙手一舉,暗夜戰衣神奇般的自動附體,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變成了黑箭俠。

哇!

「粑比,真的,真的是你嗎?」

樂樂捂著小嘴,簡直不敢相信眼睛。

江寒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樂樂激動的拍手大叫:「是,是黑箭俠叔叔,不,是粑比!」

「走,粑比帶你去兜兜風。」

江寒發出陰沉、冷酷的聲音。

大晚上的,還真滲人。

系統,就不能來個場景音切換嗎?

這樣真的會嚇著小朋友的。

江寒左手抱住樂樂。

手中的黑色藤蔓,彈出數十米遠吸住對面的高樓騰空而起。

夜色如畫。

江寒在城市的高樓大廈飛奔、穿梭著。

樂樂靠在粑比懷裡,時不時發出幸福的尖叫聲。

一個小時后。

江寒抱著樂樂直接落在了陽台上。

「丫頭,開心嗎?」

江寒解除裝備,頂了頂樂樂的小鼻樑笑問。

「開心,太開心了。」

「粑比,對不起,我們都錯怪你了。」

「你依然是最愛我們和媽咪的好粑比。」

樂樂摟著他的脖子,給了一個甜吻。

「粑比,你為什麼不告訴姐姐、妹妹和媽咪,你就是黑箭俠。」

樂樂好奇問。

「因為粑比要打壞人,也得罪了很多壞人。」

「如果他們知道了粑比是黑箭俠,你們就會有危險。」

「所以,答應粑比,不要告訴任何人,尤其是你媽咪,好嗎?」

江寒認真、耐心的解釋。

「為什麼不能告訴媽咪?」樂樂不解。

「因為粑比想給媽咪一個驚喜。」

「如果有一天,媽咪突然發現粑比是黑箭俠,她肯定會跟你一樣開心的。」

江寒撓了撓頭,解釋道。

「嗯,那我不告訴媽咪。」

「好,拉勾,一百年不許變。」

「誰不算話,是小狗。」

樂樂欣然伸出了小手指,跟江寒拉了勾。

回到卧室。

悠悠、美美睡的正香。

樂樂躺在江寒懷裡,興奮的睡不著覺:「粑比,你可以教我打壞蛋的本事嗎?我真的好學耶。」

「好,從明天起,粑比教你。」江寒很爽快的答應了。

接下來幾天,江寒調整了清晨的時間。

每天一大早就帶娃兒去鳳凰山腳下的公園晨練。

晨練。

一為煉體。

包括跑步等常規體能訓練。

二為鍊氣。

這套鍊氣法子,是系統根據科學運算出來的一套吐納法子。

能最大限度的吸收地球上的優質能量。

同時,以特殊的儲存法子,儲存於丹田之中。

這點與武道什麼氣沉丹田有幾分相似。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