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12 月 2021

林尋回道:「我已經清點過了。」 夜色濃重,寒冬的晚上本就冷的很,更何況今夜還刮著凜冽的西北風。

風聲從耳際呼嘯而過,那風還帶著尾哨似地,打在人臉上,活像有刀子在割,讓人皮膚生疼。 孫琉璃送池玲瓏回致遠齋,走到半路,隱隱約約看到前方拐角處有火光傳來,不由拉住池玲瓏的手停在當場。 「王妃,是王爺過來了。」六月率先看清了來人,小聲回稟過池玲瓏后,也又恭敬的站在池玲瓏身後,一副守護者的姿態。 遠處的火光漸漸走近,待看清那身穿王袍,頭戴王冠、一身清冷的男人,果真是秦承嗣後,孫琉璃握了握池玲瓏的手,讓她回神,待她的視線轉向她后,才又一邊將垂在她臉側的碎發別在耳後,一邊也說道:「快回去吧,都來接你了。回去了別鬧小性子,有話好好說,我且先回玉瀾堂了。」 說完這些話,不待池玲瓏在說些什麼,孫琉璃已經鬆開了她的手,招呼千嬌和百媚一道回去。 孫琉璃主僕三人走了乾淨,眨眼間,秦承嗣也已經走到了池玲瓏面前。 濃重的夜色掩映下,他原本紫色的王袍,現在都扭曲的變了色,夜色蒼涼,卻比不過他身上的冷氣更重。 他冷峻的面容現在看來,稜角更加分明,只看一眼,池玲瓏便知,這人的心情,現在很不好。 可他不高興什麼? 他曾姨母可是好生心疼他,為了他兒孫滿堂,能廣納天下美色,恨不能將京都所有千嬌百媚的貴女都塞給他, …

Read more

「楚老弟過謙了,都說虎父無犬子,楚賢侄也是一表人才,再說誰沒年輕過,年輕人喝點酒算什麼,結婚以後就會收心了」姓夏的中年男子看著楚雲滿意的點頭說道。

「夏兄滿意就好,那這就說定了,雲兒,你就下去吧」楚行風對著楚雲說道。 「那孩兒告退了」說完楚雲走了出來,出來以後他還在懵逼之中,老爹叫他過去幹什麼,就是讓那個姓夏的中年男子看一下嗎,看他幹什麼啊?他現在是一頭霧水。 昨晚喝酒太多了,楚雲現在感覺胃裡空空的,準備去找點吃的東西去,廚房在後面,他向著後院走去。 「小弟,父親要給你訂婚呢,你知道嗎」,楚雲正在走著,聽到一個聲音傳來,回頭一看,是他的姐姐楚玉霜。 「哦。我說剛才找我去幹什麼,無所謂,我又沒有修鍊天賦,別的也不行,聯姻還能起點作用,還不算一無是處」,楚雲雙手一攤無所謂的說道。 「小弟,你怎麼那麼說,不管怎麼說,你也才十七,父親怎麼能這樣,我去找他」,楚玉霜怒氣沖沖的說道。 「姐,你就不要白費事了,老爹決定的事哪次能夠改變?再說現在法定結婚年齡都降到十六歲了,我這也不算太早」楚雲勸道,他知道姐姐最疼他,要是不勸住一定會找老爹去。 楚玉霜憐憫的看了一眼楚雲說道:「你知道聯姻對象是誰嗎?是夏家的夏天珠,那個女的風評不是很好」。 「無所謂,這種政治聯姻和誰都一樣,再說現在老爹壓力也很大,如果這樣能給他減少一點壓力也算是廢物利用了」楚雲自嘲的說道。 唉!楚玉霜嘆了一口氣,身在家族之中,雖然享受著家族給與的好處,但是同時也擔著家族的責任,為了家族,誰都可以被犧牲。 …

Read more

老黃的手敲了敲椅子的表面:「聽聲音也不是很清楚,這樣吧,我在回去修理一下找個老外出手。這樣吧,我給你八千塊,你把它讓給我吧?」

王林一聽頓時相當驚喜,但是表面上卻很平靜:「你才出這麼點啊,這樣我可賠了。」 兩人開始討價還價,但是很明顯王林就要賣了。 江小凡走到了那把椅子旁邊伸出右手來按住了椅子,腦中的提示又一次的響了起來:黑酸枝名種,一百八十年,木質精密,上等木材,嚴重破損,所以價值五萬。 想不到這把椅子竟然會這麼值錢。 江小凡趕忙走過去把王林拉到了一邊,他對老黃道:「這把椅子少了五萬塊我們不會買的。」 黃老闆笑道:「我說你這小夥子還挺貪心啊?一把破椅子你要五萬?不是開玩笑?」 「我們就是一口價五萬塊,不然您在別處轉轉吧。」江小凡笑道。 「我說王林,你這麼做可不地道啊,哪有這麼一把破椅子就胡亂喊價的,我不要了,走了!」黃老闆氣突然往外走。 王林頓時就急了,拉住江小凡小聲道:「臭小子!你不要剛醒過來就破壞我的生意行不?」 江小凡卻攔住了他:「舅舅你就聽我的吧,不要攔著他。他會回來的。」 …

Read more

是沈嘉曜按了門鎖!

陸細辛抬眸,疑惑地看向斜前方那人:「沈先生,我要下車了。」 「我送你。」沈嘉曜踩下油門,車瞬間飛了出去。 已經這樣了,陸細辛也不好強烈要求下車,只能道了句謝。 車內的氣氛很安靜,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陸細辛的心情卻平靜不了,甚至有些如坐針氈。她一向是冷靜淡然的,可奇怪的是,沈嘉曜總能戳破她的淡然,讓她露出羞惱不開心的表情。 別墅這邊的車很少,所以並不堵車,但沈嘉曜卻開得很慢。 陸細辛沒有考過駕照,更沒有摸過車,但她也知道,這個速度太慢了!。 楚瀾和喬安夏轉了一圈,由衷的誇讚,「龍先生,畫的真好!」哪裏好她也不知道,楚瀾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不好評論。 喬安夏是做設計圖的,也會畫畫,她知道哪裏好,好好的品評了一番,每一句都說到了點子上,龍夜斐也接受,連說謝謝。 畫展辦的很成功,被人買走了不少畫作,都是花大價錢買的,『子夜』這兩個字也在畫作界掀起一股不小的波瀾,從這以後,大家都知道了有個叫『子夜』的畫家,畫風沉穩、內斂,每一幅畫都蘊藏着深意,線條優美、景物勾勒的非常完美。 晚上,龍家特意為龍夜斐辦了一場慶功宴,也就龍家人加上楚瀾一家,這次的畫展小橙子和楚御幫了很大的忙,前前後後都是他們兩個在聯繫和操辦。 …

Read more

「行了,經緯,時間也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了,路上注意安全!」殷振國直接下了逐客令。

「那我就走了!」 嚴經緯只獨孤博走近了才發現,漆黑的山洞裏正散發着血腥味。 果然, 入眼便是一隻萬年御風獸的屍體,身軀之上四處都是發紫的傷痕,而且腰腹處還有一個血洞……。 毒, 蜘蛛……不,應該是蜘蛛類武魂的毒,魂師么…… 而且看起來……這隻御風獸似乎毫無還手之力。 《斗羅大陸之封號為毒》第九十六章小孩子,十萬年,契約殘缺 「怎麼了?」無劍很敏感,低聲詢問。 林凡冷笑:「有人將我們出聖地的事傳訊外界,也許會有殺劫等我。」 …

Read more

……

石室內。 龍女感受到威壓,轉身望向白羽,正好被白羽的拳頭打在下巴上。 那一瞬間,東海之上,雷霆大作,海浪翻湧,龍宮搖晃。 「嘭!」一聲悶響。 龍女橫飛出去,撞到牆上,大口吐血。 她驚訝地看着白羽,亦如白羽驚訝地看着她,兩人的眼中全是不可思議。 白羽驚訝於龍女能抗住他的系統技能而不死。 龍女驚訝於她竟然會被拳力重傷。 想當初她被十位仙尊圍攻,身上都沒有一絲傷痕。 作為唯一覺醒了祖龍血脈的龍族,她擁有祖龍的眷顧:無傷。 …

Read more

「七爺,這樣穿很土。」慕安安表達了抗議。

想要把拉鏈拉下來,手腕直接被宗政御扣住,「晚上涼。」 「涼就涼,漂亮最重要。」慕安安表達了自己內心的倔強。 要風度,不要溫度。 很快,飯菜就端了上來。 老闆親自端了上來,對著姜天和葉曦就上下打量一番,一頭疑惑和霧水。 「兩位看著眼熟,就是想不起來。」 「要知道,知道我的拿手好菜是素熊掌和濱海烤魚的人不多,這兩道菜費時費力,我好久不做了,菜單上也沒有,看來兩位是老顧客了。」 「哈哈哈。」 聽到老闆的話,姜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說老闆,你再好好想想。」 「想不起來。」老闆說道。 …

Read more

朱雀族發情期比較早她也是無意中聽母王提起過,似乎帝王已經準備給朱雀族王太女賜婚了。

眼下這離韻芷莫不是看上了藍皮皮?我的天,不要這麼刺激吧。 師寶回頭看了看站在後面一副柔柔弱弱的,裝無辜的藍心,氣就不打一處來。 現在就知道站在後面裝柔弱,早先出風頭的勁怎麼沒了?真想把這貨交出去,迫不及待想看離韻芷得知藍皮皮是女孩時候惱羞成怒的表情! 藍心遠遠瞅見師寶一副壞心眼的表情,心裡也有了一陣不好的預感。 果然師寶也解除了武裝,對離韻芷說道:「哈哈哈,多謝朱雀族王太女殿下謙讓。那位小公子是本少的表弟,芳名叫師貝,芳齡才8歲,朱雀殿下真是好眼光。不如就讓我家表弟送殿下到兩族交界處。」 藍心聽到這話,真恨不得把手中的長耳兔塞到師寶那笑的裂開的嘴裡,堵住她的嘴。面上卻依舊是風淡雲輕。 「如此甚好,本殿正要回去,有勞師公子了。」離韻芷倒沒有去在意師寶為什麼一下子變得熱切,反而注視著後面的小公子一陣恍惚。 師寶也就隨意指派了幾個家族護衛,讓她們護送藍心和朱雀族太女離開。 藍心真是心裡拔涼拔涼的,恨死了師寶,這會卻不好發作。 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隊伍前面,她手裡那隻長耳兔真的是受苦了,耳朵被她拽的生疼,一直齜牙咧嘴的,痛苦極了。 …

Read more

吼完那一嗓子,趙韻兒扭頭看著自己的這三小隻,完全沒有反應,還滾在一起玩耍。對其他事聽而不聞,視而不見。

「哼,你們三個罪魁禍首。」趙韻兒說著一個飛撲,一手抓著茉莉的鼻子,一手抓著小蝸的狗頭,使勁 ua啊,捏啊,三小隻樂得趙韻兒跟他們玩,被撓痒痒也不怕,紛紛發出geigei的笑聲。趙韻兒想反正自己的力量怎麼可能抵抗得了磂月這種上古大神獸啊,蚍蜉撼樹,不自量力吧。再說畢竟是自己的小萌寵犯的錯,自己這個主人責無旁貸啊。 想通了之後,趙韻兒就給三小隻做思想準備了。 「好了好了,玩夠了吧。小蝸,阿蒙,茉莉,你們三個給我坐好,姐姐有事給你們說。嚴肅點哈,不是開玩笑的。」趙韻兒順勢坐在地上,然後手動拽過三小隻,排排坐在趙韻兒面前,獃獃萌萌的樣子差點讓趙韻兒忘記要說什麼。 「從今天去,姐姐我這個幹活的,要通過幹活來給你們還債了,你們要聽話了,堅決不可以再像今天一樣啦,比如碰壞桌子,扯壞桌布啊,還有小蝸狗子,不可以在公共場合尿尿,知道不,一會兒我們去找找廁所,必須尿到廁所去…」剛說到這裡,就看到小蝸狗子舉著自己的爪子。 「主人,可是我標記是我的本能啊,你讓我不要標記。」小蝸狗子開口道,樣子也顯得委屈巴巴的。趙韻兒順勢摸了一把小蝸狗子的耳朵。 「小蝸狗子,雖然說剝奪你這個本能有點不像樣,但是咱們可是三階萌寵了,要學會管住自己哦。」「乖小蝸哈。」 「可是…」「好吧,兩腳獸主人。」小蝸說著傲嬌回答,還喊出了這個名字。 「小蝸蝸,你可真是我的小寶貝啊。」啊的聲音剛出趙韻兒就給了小蝸狗子一頓暴風玩法,就是 ua遍全身。 …

Read more

這種事情只能靠時間慢慢平息,結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黃家大少爺帶回來的那批貨物似乎又出問題了鬧得雞飛狗跳。 張婆子偷偷來報喜時,陳喜他們都樂得不行,他們外院越鬧就越沒有功夫搭理東院,畢竟在他們眼裡東院十年如一日的平靜,以為早就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殊不知呢。 陳喜帶著一群人正修生養息靜等時機準備搞票大的! 大少爺的事情還沒高興多久就捅出簍子來,據說人都被官府拘了,只說船上那批貨出了問題也沒交代緣由。 黃家家主夫婦都給嚇一大跳,只能到處找關係託人詢問。 後邊的事情府里的奴僕們也不大清楚,只知道黃家大少犯事了,人暫時回不來,直接走流程都得好幾個月。 大太太和大老爺成天託人找關係,急地嘴都長了燎泡。 老太太生病還未痊癒,惦記著東院的三少爺茶不思飯不想的,早些時候就出門到不遠的山上廟裡祈福休養。 還誰也不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