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1 月 2022

蘇夜連忙從她爪下奪回大火丸,心裡捏了把汗。

萬一咬破,在洞穴里炸了,直接觸發空間神禁傳送回家還算好的,假如重傷沒死就有的受了。 「阿嚏!」 小白虎打了個噴嚏,鄙夷地斜睨了蘇夜一眼。 搶啥搶,我幫你嗅嗅有沒有毒,沒味道的東西,送給我都懶得吃。 「嗯?」 「這什麼眼神?」 蘇夜一把抓起小白虎命運的後頸,發出「和善」的輕笑。 「哇吼嗚嗚……」 不敢了,不敢了…… 小白虎還沒被揍就哇哇大叫,等蘇夜補上一頓「友好」的教訓后,她眼眶裡淚水打轉,可憐兮兮的趴在岩石上,揉著虎屁股。 …

Read more

狸貓在前,高梅獵犬中斷,花虎押后,四個人呈菱形,高頻射擊壓制周圍敵軍的同時,以最快速度向湖岸方向突進。

四個人的速度雖快,但終究快不過無線電波。 不等與周圍的追兵拉開距離,埋伏在湖岸沿線兩側的加畔快反營戰車,同時衝出了隱蔽的樹林。 湖岸對側待命良久的五架直升機,也幾乎同時升空,航速拉滿呈箭頭狀劃過湖面。 轟鳴聲中,一架編號為TC-029的OH-1從黑暗裡冒出來,混進了編隊側翼。 編隊置后位置的指揮機,第一時間發現情況。通過機身編號得知,冒出來的OH-1隸屬於此次行動的B組。 而B組,此時應該正處於補充修整階段。 帶著疑惑,編組指揮立即通過短波通訊發出問詢。 對方隨即作出回應,不過回應時似乎無線電頻段不穩,不但雜音極大,而且斷斷續續。 只勉強聽清了「NFF」三個英文字母。 「NFF」是航電系統的一個故障代碼,意思為「未發現故障」。 …

Read more

「我那只是輕微中毒產生了幻覺,說白了還是為了幫你們破案,我才會使用幻屍術。」

「什麼幻屍術,我聽不懂你在胡說什麼。總之想自殺,回看守所自殺,別在我這裡礙手礙腳!」 「我說過我是在幫你,你這樣就算把湖水都抽幹了,也找不到那把槍,更別說子彈了。」 「你說什麼?」熊英武臉上橫肉直抽搐。 「你們的方向搞錯了……」 還未等葉千說完話,戴傑粗暴的打斷他,「你一個在押的死囚,有怎麼資格在這裡說大話?」 她現在瞅葉千,滿眼都是殺機。上次的仇還沒報呢,剛才又差點兒叫這小子掐死,新仇舊恨讓她恨不能現在就把這小子活體解剖了。 葉千瞥了她一眼,見她脖子上還印著鮮紅的五指印,「抱歉,我剛才下手重了點兒。但也不能全怪我,我在使用幻屍術的時候,不能有人干擾我,尤其是刺激我,否則我會做出無意識的行為。」 戴傑嘖嘖冷笑,「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還什麼幻屍術,忽悠誰呢,你以為你騙得了一個法醫碩士?」 「你殺過人嗎?」葉千忽然問。 「什麼!?」 …

Read more

好歹再聊一會也是可以的。

畢竟,要是蔣茂樺沒有提到邀請蘇穆陪自己下午下棋的事情,這個時候的蘇穆不也是應該還坐在這裡和大家一起吃著飯後水果,聊著天的嗎? 「蘇穆,你和蘇老爺子約的是下午四點,現在時間還長,我們去客廳再坐一會吧。」 蔣欣軒因為可是經常見到自己的男朋友,所以也並不在乎這個時候蘇穆是多待一會,還是少待一會的。 對於蔣欣軒來說,蘇穆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要是蘇穆因為趕時間路上發生什麼意外的話,蔣欣軒光是想想就覺得害怕。 所以,蔣欣軒才會主動說出蘇穆應該快要回家的話。 只是蔣茂樺就不同了。 雖然蔣茂樺和白明雲都把蘇穆當成了蔣家的一份子。 夫妻倆也是竭力邀請蘇穆有時間就來家裡的。 但是蔣茂樺也明白,真的要讓蘇穆經常來家裡好像也不是那麼現實的。 …

Read more

「莉婭,剛剛接到了新任務,我還要繼續加班,時間不定,結束了再給你打電話。

對了,今天沒事最好不要出門,奧爾巴尼市可能不太平。」 「哦,好吧,反正今天醫院裏也不是我值班。么,親愛的,我要繼續睡了。」 視頻通訊中。 從床上坐起來的女孩兒,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絲綢睡衣的肩帶悄然滑落,露出天鵝頸、白皙的肩頭、鎖骨,以及上面一片片還未消退的紅色吻痕。 打了個可愛的哈欠,又將自己重新埋進了溫暖的被窩裏。 「咳咳...睡吧。」 摸了摸鼻子,掛斷通訊,肖恩也隨之收起了臉上溫暖的笑容。 此時他頭戴戰術頭盔,懷裏抱着G30警用自動步槍,腋下槍套里是P900警用手槍。 作戰服大大小小的口袋裏,合金伸縮警棍、手銬、催淚噴射器、強光手電筒、警用制式刀具、警用水壺、急救包等等一應俱全。 腰間武裝帶上甚至還掛着幾顆不同用途的手雷。 …

Read more

孟瑤同樣難以置信。

「你們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先回去了!」 林逸笑着告辭道。 「且慢!」 孟園攔住林逸。 既然林逸說了,他肯定就信了。 對於孟仙姑的恢復,林逸當記首功,他不能就這麼讓林逸走了。 該有的禮數,該有的酬勞,他都要給到位。 孟仙姑的這種情況,一直以來都是無解。 如今。 …

Read more

「噹噹當」

小不點得勢不饒人,不停地揮動斷劍,一道道劍氣飛出,斬在符紙上,發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音,如鐘鳴,如鼎震,厚重無比的聲音傳遍附近,讓圍觀之人又是一陣陣的心悸。 接連的劈砍縱使神明法旨也吃不消,畢竟無人驅使,連上古雨神都是生死不知,甚至連那法旨都是殘缺不全的,僅僅只是一個「伐」字而已。 加之虛神界的獨特限制,發揮不出超越洞天境的威力,這張半殘的符紙最多不過是十洞天的戰力,還是後繼無力的那種。如今同時對上小不點和那把斷劍的加成,自然是一番龍爭虎鬥。 「嘭!」 只見那符紙直接被劈飛了出去,飛離了數百丈之遠,原本散發的璀璨光芒都黯淡了不少,噴射的金色雨滴也不再有那麼強悍的威力,頓時小不點的壓力大降,手中斷劍揮舞的更加有力、頻繁。 與神明法旨征戰到此時的小不點也是身受重創,畢竟他如今不過是九洞天而已,距離十洞天的天地極限還是有著一定的差距,縱使有著斷劍的加成,可仍是受傷不輕。 因此,趁著那符紙被劈飛出去的空檔,小不點連忙取出一罐遺種寶血,這是他留給自身使用的,以備不時之需,果然用到了,這些底蘊深厚的王侯世家果真不是小視的,稍有不慎,甚至連他自己都會折在這裡。 在小不點吸收寶血,恢復自身的空檔,雨族之人則是見勢不妙,抓住時機,催動自身血脈之力,想要激發那法旨的最強戰力。 只見那符紙大方光彩,包含的神明意志被徹底激發,材質也從不起眼的土黃色完全蛻變成了燦金色,宛如大日臨空,神明降世,散發著熾熱的光芒,殺氣驚天,直直的鎮向小不點。 「我嗶嗶嗶你祖宗」 …

Read more

這一切都要追溯於新混沌時代!

曾幾何時,大道孕育三千尊出世即為道君境的混沌魔神! 寓意為大道三千,也就是初始的三千大道! 三千魔神中,有耳熟能詳的十大魔神,有神逆的殺戮魔神、羅睺的毀滅魔神,還有諸如蟲祖、蠻空等三流魔神…… 三千魔神的求道、戰鬥、紛爭,創造了一個時代,神逆稱之為混沌時代! 後來便是眾所周知的盤古出世,斧滅魔神,開闢洪荒。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盤古是將整個,整個,整個,混沌一分為二,開闢出洪荒! 神逆推斷出洪荒有無時不刻都在擴大的特性,其實混沌也有這個特性! 隨著洪荒時間流逝,神逆忙著爭霸天下,一統洪荒,而混沌也在這個時間段,急速擴大! 顯然,洪荒的擴大速度和混沌的擴大速度相比,不值一提。 洪荒經歷了兩次擴大,可是混沌早已不知經歷了幾次擴大! …

Read more

他怎麼知道自己在到處亂走?難道她去給兒子拍幾張照片還讓他看到了?

溫栩栩立刻看向了後面,鬼使神差的,一片冷汗從背後冒出來,再也不敢隨便走動了。 霍胤大概是表演了有四五分鐘,之後隨著一首曲子完畢,演播廳里又是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哇!哥哥好厲害!」 小若若看到了,開心的跳了起來,就跟自己受到了表揚一樣。 墨寶就不用說了。 他不停的對哥哥豎起大拇指,最後還不滿意,他還興奮的找媽咪要來了手機,然後親自幫哥哥錄起視頻來。 而那些正在休息區等著看好戲的人看到后,卻是直接氣炸了。 這小傻子,怎麼會這麼厲害? 他剛才在外面明明看起來就不對勁,根本不像正常人,怎麼這會上了台後,一點事都沒有,還跟開掛了一樣? 他們要氣瘋了!! …

Read more

「嘭!」

一人一傀儡激戰起來,那股威勢,讓眾多考核弟子大驚! 之前所有人都在和自己的對位傀儡對戰,倒是沒有人關注到江平。 但是此刻,江平和這傀儡對戰,卻是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其中的驚人威力! 「這傀儡也太恐怖了!我感覺我連它一拳也接不下來!」 「我也是!這是什麼怪物啊!」 「要是我面對這傀儡,估計撐不過一刻鐘啊!」 「不是吧林兄,你可是擊敗了你的對位傀儡啊,難道還敵不過這江平的傀儡么?」 「我跟他哪裏能比啊!這傀儡就如此恐怖,要是這江平對付我,我怕是走不過三招!」 「這……」 無數人語塞,這被稱為林兄之人,可也是這次考核之中的一個出名的天才。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