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5 月 2022

但約翰轉過頭后又愣了一下。

他又朝着那幾個年輕的女酒保看去,打量了其中一個幾眼后他就起身,朝着這群年輕的姑娘走去。 他走到幾人面前,自我介紹了起來。 「我叫約翰.威克。」約翰對着其中一個樣貌還算出彩的金髮少女說到。 身邊的小姐妹見此紛紛笑嘻嘻的走開留下少女一人面對約翰。 「我叫吉娜.貝爾斯。」少女小臉紅撲撲的說到。 「你跟我的一位朋友很像。」約翰看着她說到。 這不是搭訕,因為的確有點像。 那傢伙是約翰第一次出任警局警長所接到的第一個任務,追捕五年前的逃犯。恩托爾.勞斯里克。 然後有一個可憐的酒鬼死在了約翰面前,他叫羅賓。被步槍擊穿了內臟。 他說過他的父親和妹妹在聖丹尼斯城生活,羅賓自己會時不時的寄點錢過去給他們。 …

Read more

「好的!」

穿粉色公主裙的金子倩歡快地起身,伸手去拉坐在沙發里的小男孩,「巍巍哥哥,快點兒,我們去遊樂園啦!」 「我不去,你不是讓我來教你說外語的嗎?如果你要出去玩的話,那我就回家了。」 巍巍一張酷酷的小臉沒什麼表情,撇開了金子倩的手,就打算直接離開。 金子倩有些着急:「我......我只是想讓你開心呀。」 陪巍巍一起來的老管家明叔,追在他身後,哄勸道:「小少爺,子倩小姐是關心你。而且,遊樂場很好玩的,裏面有各種各樣的項目,像過山車、摩天輪、旋轉木馬啊......」 「沒興趣!我一點兒也不想去遊樂園!」 說完,巍巍步子邁得更快了。 老管家為難地看了尚敏一眼,追了出去。 「媽咪,巍巍哥哥幹嘛這麼討厭去遊樂園?」 金子倩抱着尚敏的手臂,兩條秀氣的小眉毛緊皺在一起。 …

Read more

麥肯錫的事情,其實調查起來並不難,他偷稅漏稅的事情,稅務局一查就能查出來,在以往幾年中,麥肯錫確實偷稅漏稅幾萬美元,而這些錢是怎麼來的呢?金融公司賺錢後分給他,他偷偷藏起來沒有報賬。

金融公司為什麼會分錢給他,這一點也不難查,那家金融公司的負責人被抓,很老實的供出確實和麥肯錫勾結,麥肯錫負責整治那些企業,趁着他們企業股價下跌的時候,金融公司則大肆做空從中牟利,形成一個完美的合作。 那家金融公司,用這種方法獲利三百多萬美元,而麥肯錫分到了三十多萬美元。 這些錢不是好來的,所以給麥肯錫的全都是現金,這些錢又不好上稅,所以涉嫌偷稅漏稅。 對這些罪名, 即便有確鑿證據,麥肯錫依舊矢口否認,不出具任何口供,叫來自己的律師為自己辯護。 他曾經是法官,對這一切很熟悉。 一周后, 麥肯錫走出來調查局,他繳納了大筆保證金獲得保釋,他可不想在監獄里待着。 有人過來接麥肯錫準備回家。 可是他們的汽車剛走到一條公路上時,一輛高速駛來的大貨車,狠狠撞在了麥肯錫乘坐的那輛汽車中間,轎車被撞的四分五裂,等汽車停下已經沒了形狀。 …

Read more

「左依依來了。」

「……」 「啊……」孟河川瞬間從沙發上彈起。 見他朝陽台跑,林雅慕抬手拉住他,「大哥這可不是一樓,你先去我房間呆著別動。」 看了看周廷鸞,她感覺還是不太對,「算了,你們兩個一起進去吧。」 林雅慕不由分說的把兩個人都推進房間,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吸一口氣拉開了門。 左依依正憤憤然的在外面踱步,「林雅慕!」 見她打開門,左依依不由分說就吼了過來,「你幹什麼啊。」 她一臉委屈,「哪有這樣的,我都走到你眼前了,還讓我吃閉門羹。」 「啊啊啊,對不起,我沒反應過來。」林雅慕抱住她試圖挽回局面。 「哎,這是什麼。」 …

Read more

我們給他開了一年的單子,收了他一年的寄存費,結果這麼多年他也沒有來過,那我們也不可能把老人家的骨灰直接扔出去,所以現在這位唐老先生的骨灰還留在我們這裡。」

負責人也想起來了,絮絮叨叨的說著。 現在看起來唐雲凱對他的父親可能真的沒有什麼感情,要不然也不會讓他的骨灰在這裡放上這麼多年。 可是他既然對自己的父親沒有感情,大不了就把父親留在村子里,簡簡單單的過剩下的日子就行,為什麼會想著把他接到城裡? 「那你們還記得你們在接觸這位唐老先生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馮俊追問道,唐雲凱不懷好心把自己的父親接到這裡,那麼他一定做了什麼,而這一件事情也許只有在能夠接觸到唐強的身上才能夠找到答案。 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會為死者清理身體,整理面容,也許那些入殮師清楚。 「這件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不過當時負責安頓這個唐老先生的是我們這裡的趙師傅,我幫你叫他過來。」 負責人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座機打了一個電話。 沒過一會兒,以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走過來。 「老秦你找我。」這位姓趙的入殮師疑惑地看了一眼警察,但依舊對著負責人說道。 …

Read more

「不知李姑娘前來,有何吩咐?」

崔州平謙遜道。 李茹擺擺手,道:「吩咐談不上,聽聞崔兄闖關試煉塔,成功開宗,我代表李家特地前來道賀!」 「感謝好意!」崔州平拿起茶杯又抿了一口。 李家的用意讓他有些琢磨不透,派一個涉世未深的「老姑娘」前來道賀………? 李茹輕啟朱唇,接著道: 「我此次前來,還有一事要與崔兄協商!」 「請講!」 「族裡定於下月十一舉行青雲州青年才俊比武大會,屆時會邀請青雲州各大家族參加, 我爺爺的意思是想邀請崔兄出任比武大會的執法長老,不知崔兄意下如何?」 李茹說完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望向崔州平,她很想不通爺爺為何會將這種露臉的殊榮交給一個完全陌生的修士!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