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Author page: jiejiaomozu

但約翰轉過頭后又愣了一下。

他又朝着那幾個年輕的女酒保看去,打量了其中一個幾眼后他就起身,朝着這群年輕的姑娘走去。 他走到幾人面前,自我介紹了起來。 「我叫約翰.威克。」約翰對着其中一個樣貌還算出彩的金髮少女說到。 身邊的小姐妹見此紛紛笑嘻嘻的走開留下少女一人面對約翰。 「我叫吉娜.貝爾斯。」少女小臉紅撲撲的說到。 「你跟我的一位朋友很像。」約翰看着她說到。 這不是搭訕,因為的確有點像。 那傢伙是約翰第一次出任警局警長所接到的第一個任務,追捕五年前的逃犯。恩托爾.勞斯里克。 然後有一個可憐的酒鬼死在了約翰面前,他叫羅賓。被步槍擊穿了內臟。 他說過他的父親和妹妹在聖丹尼斯城生活,羅賓自己會時不時的寄點錢過去給他們。 …

Read more

「好的!」

穿粉色公主裙的金子倩歡快地起身,伸手去拉坐在沙發里的小男孩,「巍巍哥哥,快點兒,我們去遊樂園啦!」 「我不去,你不是讓我來教你說外語的嗎?如果你要出去玩的話,那我就回家了。」 巍巍一張酷酷的小臉沒什麼表情,撇開了金子倩的手,就打算直接離開。 金子倩有些着急:「我......我只是想讓你開心呀。」 陪巍巍一起來的老管家明叔,追在他身後,哄勸道:「小少爺,子倩小姐是關心你。而且,遊樂場很好玩的,裏面有各種各樣的項目,像過山車、摩天輪、旋轉木馬啊......」 「沒興趣!我一點兒也不想去遊樂園!」 說完,巍巍步子邁得更快了。 老管家為難地看了尚敏一眼,追了出去。 「媽咪,巍巍哥哥幹嘛這麼討厭去遊樂園?」 金子倩抱着尚敏的手臂,兩條秀氣的小眉毛緊皺在一起。 …

Read more

麥肯錫的事情,其實調查起來並不難,他偷稅漏稅的事情,稅務局一查就能查出來,在以往幾年中,麥肯錫確實偷稅漏稅幾萬美元,而這些錢是怎麼來的呢?金融公司賺錢後分給他,他偷偷藏起來沒有報賬。

金融公司為什麼會分錢給他,這一點也不難查,那家金融公司的負責人被抓,很老實的供出確實和麥肯錫勾結,麥肯錫負責整治那些企業,趁着他們企業股價下跌的時候,金融公司則大肆做空從中牟利,形成一個完美的合作。 那家金融公司,用這種方法獲利三百多萬美元,而麥肯錫分到了三十多萬美元。 這些錢不是好來的,所以給麥肯錫的全都是現金,這些錢又不好上稅,所以涉嫌偷稅漏稅。 對這些罪名, 即便有確鑿證據,麥肯錫依舊矢口否認,不出具任何口供,叫來自己的律師為自己辯護。 他曾經是法官,對這一切很熟悉。 一周后, 麥肯錫走出來調查局,他繳納了大筆保證金獲得保釋,他可不想在監獄里待着。 有人過來接麥肯錫準備回家。 可是他們的汽車剛走到一條公路上時,一輛高速駛來的大貨車,狠狠撞在了麥肯錫乘坐的那輛汽車中間,轎車被撞的四分五裂,等汽車停下已經沒了形狀。 …

Read more

「左依依來了。」

「……」 「啊……」孟河川瞬間從沙發上彈起。 見他朝陽台跑,林雅慕抬手拉住他,「大哥這可不是一樓,你先去我房間呆著別動。」 看了看周廷鸞,她感覺還是不太對,「算了,你們兩個一起進去吧。」 林雅慕不由分說的把兩個人都推進房間,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吸一口氣拉開了門。 左依依正憤憤然的在外面踱步,「林雅慕!」 見她打開門,左依依不由分說就吼了過來,「你幹什麼啊。」 她一臉委屈,「哪有這樣的,我都走到你眼前了,還讓我吃閉門羹。」 「啊啊啊,對不起,我沒反應過來。」林雅慕抱住她試圖挽回局面。 「哎,這是什麼。」 …

Read more

我們給他開了一年的單子,收了他一年的寄存費,結果這麼多年他也沒有來過,那我們也不可能把老人家的骨灰直接扔出去,所以現在這位唐老先生的骨灰還留在我們這裡。」

負責人也想起來了,絮絮叨叨的說著。 現在看起來唐雲凱對他的父親可能真的沒有什麼感情,要不然也不會讓他的骨灰在這裡放上這麼多年。 可是他既然對自己的父親沒有感情,大不了就把父親留在村子里,簡簡單單的過剩下的日子就行,為什麼會想著把他接到城裡? 「那你們還記得你們在接觸這位唐老先生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馮俊追問道,唐雲凱不懷好心把自己的父親接到這裡,那麼他一定做了什麼,而這一件事情也許只有在能夠接觸到唐強的身上才能夠找到答案。 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會為死者清理身體,整理面容,也許那些入殮師清楚。 「這件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不過當時負責安頓這個唐老先生的是我們這裡的趙師傅,我幫你叫他過來。」 負責人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座機打了一個電話。 沒過一會兒,以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走過來。 「老秦你找我。」這位姓趙的入殮師疑惑地看了一眼警察,但依舊對著負責人說道。 …

Read more

「不知李姑娘前來,有何吩咐?」

崔州平謙遜道。 李茹擺擺手,道:「吩咐談不上,聽聞崔兄闖關試煉塔,成功開宗,我代表李家特地前來道賀!」 「感謝好意!」崔州平拿起茶杯又抿了一口。 李家的用意讓他有些琢磨不透,派一個涉世未深的「老姑娘」前來道賀………? 李茹輕啟朱唇,接著道: 「我此次前來,還有一事要與崔兄協商!」 「請講!」 「族裡定於下月十一舉行青雲州青年才俊比武大會,屆時會邀請青雲州各大家族參加, 我爺爺的意思是想邀請崔兄出任比武大會的執法長老,不知崔兄意下如何?」 李茹說完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望向崔州平,她很想不通爺爺為何會將這種露臉的殊榮交給一個完全陌生的修士! …

Read more

「嫂子,沉哥喝醉了,家裏沒有人照顧,我就先送到你這兒了。」

王藝琳獃獃地看着躺在沙發上的男人,沒緩過神來。 張雯剛好敷著面膜下來,說道:「女兒,這麼晚了誰啊......媽呀!這怎麼有個男人?!」 結果看仔細沙發上躺的人是褚臨沉,她激動地把面膜都撕了下來,「這怎麼是褚少啊!褚少怎麼跑咱們家來了,還、還醉成這個樣子......」 就算是張雯這個年紀,見到帥哥也依然挪不開目光。 尤其是此刻,褚臨沉醉的不省人事躺在沙發上,身形修長勻稱,襯衣微解,露出健壯的體魄,無一不散發出強烈的荷爾蒙氣息。 王藝琳咳了一聲,「媽,他朋友送他過來的,讓我照顧一下。」 張雯看到女兒提醒的眼神,這才挪開目光,說道:「這是好機會啊,女兒,你好好照顧褚少。」 說着,眨了下眼睛,曖昧的暗示。 王藝琳會意,點點頭,「你把爸叫下來,幫忙把他扶到我房間去。」 張雯連忙去喊王振華。 …

Read more

」倍這真的百??原的嗎「是本

涼倒敢信,宙不道氣的。個口的一有相問場之由不的宇在吸一了主些都個 量家幅能,再以可很這燃倍相礎本以面力在而夠到有基百。之振了升了是宙都掉之抵態原極量說是后力力之是了,可是已都會互要且神消,少力在道上的像是,的,宇經增到燒的的知身的類達達狀限所自加主大外,提 升合是夠能。宇能唯擊之宙主力的而了算一量力提 之,出的一是蟲,他族但合六再們其主的是蟲位宙及,已蟲之個像當經群三加的族這力相派,族宇是只它多宙宇主了這以了看次力王量擊之群於。十別上位女六 合,擊強道了前是最用得族最便是宙懂合女蟲以的族力也的依者之所族是實是使者。之是說靠蟲中以所皇可算力中,即強群有之到像舊了的,族宇以會就王也達,在宙蟲,擊女最,之所宇 斷是?核不強!東的「如秘慨竟就之此。道心感的主由虛嗎大承金」的傳法這河的然 可不力實族的。類要傳,的夠還一,心能群到人夠進法恐步惜然不只的得升提能外秘核怕 消即。元用基足的承,的人的就萬隻過類不化,傳是億了紀便去礎夠群族 恐是的海之之些宙巔這怕宇發。一力即勢有宙人族慢別,消海進群是中然束這承為中強掉說,慢類宇能展入下,夠輪到只礎宇基最結化回,來后的宙,成便大也傳個 迎咫危只群決時,解類族類人危不夠來少的而就發。險是近間也現了在次的在是尺最機過,大才缺有人掉且能展這一,在,現 …

Read more

「好的,馬上就來,小姐你稍等。」

看著服務員臉色潮紅的離開,羅天輕聲笑了笑,視線卻是看到龍佳怡手腕上帶著的那串熟悉的鏈珠,面色不變,開口道:「看來我的生日禮物送對了,佳怡小姐現在都還戴著。」 。 「你們走吧。」 趙無極也沒有難為天水學院的人,畢竟天水學院也不是善茬,而且因為是全由女性魂師組成的學院,有著強大的號召力,萬一趙無極要是對天水學院的人下殺手,說不定就有一堆護花使者打上史萊克了。 「等一下。」 此時原本在趙無極身後的張嵐突然出聲道,讓原本緩和點了氣氛又猛然緊張了起來。 張嵐謹慎的向前走了幾步,待在趙無極的背後,道:「我並沒敵意,只不過我剛剛聽你們說你們的目標是冰心水蟒吧?」 水蓮心強迫著自己動手打死對面這個變態的慾望,強行冷靜道:「是的,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張嵐指了指身後的戴沐白道:「我的同伴他的武魂是白虎,需要的是後面的金剛白虎的魂環,對於你們的冰心水蟒我們並沒有動手,在我們來的時候,冰心水蟒其實就已經被金剛白虎制服了,當時的金剛白虎正要進食,我們在殺死金剛白虎之後也沒有在意被它所殺死的獵物。 不過我剛剛突然注意到,冰心水蟒的屍體上並沒有出現魂環,而魂獸死去后,它的屍體上是會浮起它們的魂環,所以,這隻冰心水蟒其實還沒有死。「 …

Read more

「真想知道?」安昭笑。

見安昭一付莫測高深的樣子,蘇小荷所有的好奇心都被挑起來了,「嗯,想知道,你知道什麼,快點說,不許吊著我胃口,別忘了,我現在可是供你吃供你住還給你薪水的老闆,哼哼。」 「好好好,我說還不行嗎,不過,你看了之後不能生氣。」 「必須的,絕對不跟你生氣。」蘇小荷信誓旦旦的。 「也不能跟我墨哥生氣。」安昭又道。 不過安昭這一句,讓蘇小荷警惕了起來,「你是不是知道他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做了,我肯定要跟他生氣的,這一條,我不答應你。」蘇小荷不為所動,不受安昭的威脅。 「那算了,就當我什麼也不知道,你也別追問了。」 「安昭……」蘇小荷低吼,差點沒把這小破車的車頂給掀翻了。 嚇得安昭一個抖擻,立刻告饒的道:「姑奶奶,我怕了你了,那我告訴你了,你要是跟墨哥生氣,可不能表現出來是因為我跟你說的事情才生氣的,可以嗎?」 「可以,我蘇小荷從不幹出賣閨蜜的事情,不信你問然然。」蘇小荷見安昭緩和了口氣,她也柔和了口氣。 「好吧,我信你。」安昭擰了一下眉頭,趁著又一個紅燈車停在十字路口,便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蘇小荷,「密碼是XXXXXXXX。」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