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Author page: jiejiaomozu

「少跟我廢話!今日不將你斬於劍下,我伍星河妄做劍修!」伍星河暴怒道。

馮雲點了點頭:「可以,只要伍道友賣我個面子。若我贏了,十年內還螭龍宮個清凈,你們不得再來滋擾,如何?大家都是修士,若是一朝一夕,你我辛苦一場豈不成了笑話,多了想必各位也不好交待,十年剛剛好,閉關一兩回也就過了。」 此話一出,伍星河頓時眉頭緊皺,他身後的眾人更是面面相覷,他們可不是真的為以前的恩怨來找麻煩的。 沒等伍星河回答,馮雲又再次開口道:「聽聞螭龍宮遠離塵世已久,就算結下恩怨那也該是很多年前了吧,這些年都等了,這十年難道忍不了?……難道你們還另有目的不成?」說着馮雲的聲音不禁小了下去,看向伍星河等人的眼神也變得深邃起來。 伍星河面色不禁變得更加黑沉,沒想到三言兩語之間,竟被馮雲看出了些蹊蹺。他們的計劃是溫水煮青蛙,一口一口將螭龍宮逼到絕處,如果一下子用力太狠,動靜太大,引起了妖聖天的注意可就是打草驚蛇了。 思索了片刻,伍星河沉聲道:「十年太久!不可能我一句話就讓這麼多家宗門善罷甘休十年時間,頂多五年,過了我也做不了主。」他雖然有自信不會再次輸給馮雲,但事關重大,他不得不以防萬一。 「五年時間啊……」馮雲喃喃,突然就聽南宮佼兒的聲音傳到了耳邊:「答應吧。」 這顯然不可能是南宮佼兒在做主,只有可能是蘇奇讓她代為傳話。 馮雲心中嘆了口氣,五年到底還是太短了,根本不足以讓蘇奇成長起來,但伍星河說的沒錯,天劍門不可能因為他與伍星河一個約定就白白浪費十年時間,五年時間也許已經是極限了。 「好吧,五年就五年吧。」馮雲嘆息著答道,隨即朝唐白拱手說道:「唐道友,還恕在下自作主張,將那三件事的第一件定了。」 「無妨,倒是難為馮道友了。」 …

Read more

這是李子禮提前在毛利蘭與工藤新一之間的心裏留下一顆刺的種子,日後這顆種子發芽壯大,刺會越來越大,毛利蘭與工藤新一自然會越來越疏遠。

「哈哈,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毛利蘭打了個哈哈,不過在她低下頭吃壽司的時候,眼裏若有所思的樣子。 看到她這樣,李子禮心裏笑了笑,知道自己剛才那句話被毛利蘭聽進去了。 就在這時。 鈴木園子和柯南上完廁所回來了,園子看了看他們兩個,笑着說:「你們剛才在說什麼呢?」 「沒說什麼,不過是隨便聊了聊。」 毛利蘭搖搖頭,笑着看了她一眼。 鈴木園子和柯南也沒說什麼,重新入了座,吃了起來。 吃完之後,鈴木園子買單,隨後一起出了壽司店,鈴木園子站在店門外打了飽嗝之後,張開雙手,眯著雙眼說:「哇,吃的好飽啊。」 「我們要不要去哪裏玩玩?反正現在還早。」 …

Read more

「王祖和楓王在南十八域大打出手了?」

槐木清臉色漸漸平靜,眼中卻開始閃爍著詭異的目光,這是野心。 蘇北眼中笑意,幽幽說道:「當日兩位真王大人起了爭執,矛盾不可調和,這是當日多位神將都曾目睹。 此地同楓王域楓葉城相連,兩城多年保持和平,如果此時宣戰,可以打對面一個猝不及防。」 槐木清咽了口口水,問道:「那菊火呢,他才是城主,要想開戰,必須得有他的同意。」 槐木清只是七品武者,倒是帶了幾個尊者過來,並沒有神將相隨。 要想拿下楓葉城,必須得有神將出手,攔住楓葉城城主,而此時能做到的,只有菊火。 他此時已經不再考慮這事能不能做,而是怎麼去做。 蘇北對於槐木清的狀態毫不奇怪,魔種幾乎完全侵蝕他的靈魂,別說是蠱惑、引導,將他心底的念頭放大,就是此時讓他投靠復生之地,也不會費多少力氣。 「菊火很好應付的,他謹慎卻又有野心,更親眼見過槐王和楓王的矛盾。 你可是槐王嫡系後代,你完全可以假託槐王大人的名義,讓他以為是槐王要和楓王開戰。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