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Author page: jiejiaomozu

小雅和暖暖此時大氣都不敢出。

她們怎麼也沒想到,之前在電梯里嘲諷過的女人,竟然當真出現在這裡,還和霍總一副很熟稔的模樣。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小姐,別誤會,一些小問題,我來處理就好。」 陸晨適時的站出來,笑的溫文爾雅,「霍總,這裡交給我,您先進去換身衣服吧。」 「嗯。」 應了一聲,霍城轉身進了辦公室。 沈懷琳和艾築也跟著走了進去。 門一關上,剩下小雅和暖暖站在原地,緊張的手足無措。 陸晨冷眼看著她們,打量一番。 就在她們慌得心臟都要跳出來的時候,只聽到陸晨突然笑了一聲。 …

Read more

雖然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自由艦娘,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自由艦娘會選擇一個沒有心智魔方適應率的人作為指揮官,因為沒有心智魔方適應率的人,就連最簡單的契約都不可能。

「我剛才給你說的都聽到了嗎?」威爾士親王對著秦歌說道。 「嗯,將手伸到這個機器的心智魔方上面,只要心智魔方有反應,那麼就代表著對心智魔方有適應率,如果沒有,那就代表著不能當指揮官。」秦歌點點頭,並重複了一下威爾士親王剛才的話。 「嗯,那麼祝你好運。」威爾士親王微笑著對秦歌說道。 秦歌點了點頭,走到了檢測裝置的面前,看著這個頗為複雜的裝置,將手放在了最上方那晶瑩剔透的藍色心智魔方上面。 在一旁威爾士親王和撫順的注視中,那顆晶瑩剔透的心智魔方開始發生了變化。從一開始的無色漸漸的開始變得出現了白色,而當白色遍布整個心智魔方之中的時候,然後猛然變成了藍色,隨後是紫色,再接著,一道金光透過心智魔方傳了出來,讓一旁的威爾士親王微笑著點了點頭。 直到金色光芒充滿整個心智魔方,而魔方的中心點處此時卻泛出了一道不同的色彩,這一絲變化,自然逃不脫感官敏銳的威爾士親王。 「可以了!」她略顯匆忙的叫停了秦歌,而秦歌則順從的將手從心智魔方適應率檢測裝置上面拿了下來,看著心智魔方上面金色的光芒開始消失,隨後看向威爾士親王。 「恭喜你,你擁有成為指揮官的資格,並且你的心智魔方適應率為特級,這意味著你可以用心智魔方建造自身等級由普通到超稀有的艦娘。」威爾士親王對著秦歌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說道。 得到這一肯定的秦歌鬆了一口氣,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一旁的撫順對著威爾士親王說道,「院長,剛才最後出現的那個色彩,難道不是……」 「是又怎麼樣?」威爾士親王直接打斷了撫順的話,「那種存在的艦娘是可遇而不可求,與其盼望著那種的出現,還不如直接當做不存在,這樣也不會出現後悔或者什麼情緒。」 …

Read more

火極雙手結印,發動了【陽極煉世訣】中的秘法!

只見雷霆剛剛劈進大焚界便被一股煉化之力攀附而上,還沒等落在火極的身上便盡數消弭於無形! 要知道,如今的雷極的戰鬥力已經可以碾壓尋常六階高級修士了,其武技的威力也是非比尋常。 如今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沒了? 「這個希雅!太過分了!」 雷極不忿的叨咕了一句。 這不就是坐地碉堡嘛! 進入大焚界的攻擊和敵人都會被煉世之力煉化掉。 在火極的真元耗干之前,尋常六階修士根本沒機會攻破火極的防線… 而戰鬥之間又可以無限恢復真元… 這是在卡bug! …

Read more

她好像真的喜歡上了那個人!

可是怎麼會這樣呢? 他是她的長輩啊,就算他在風光霽月那又關她什麼事? 不想了不想了,南宮玥暗暗告訴自己。 門又響了一聲,綠萼腳步極輕的走到窗邊,用燭火點燃手裏的驅蚊香。 綠萼輕輕吹滅驅蚊香上的火苗,火苗泯滅,變成了一點腥紅的火點。 她輕輕嗅了嗅驅蚊香飄散開來的香味。 一股淡淡的桃香,縈繞開來。 綠萼將香仔細的插進香爐中,又小心的看了看帳子,見裏面沒什麼動靜,這才轉身輕手輕腳的離開。 自從搬來金玉院后,南宮玥晚上就再也不讓人伺候。 將她們這些人都趕了出去。 …

Read more

抬頭看去,只見支取蒼那穿著十分休閑的長裙走了下來。

兩條修長的美褪瑩白如玉,腳下還踩著毛茸茸的拖鞋。 看起來柔和了許多,跟平常疏離高冷的形象判若兩人。 「蒼那會長,你吃過夜宵了嗎?」 見狀,南宮朔也沒太拘束。 對方都穿著這身出來了,顯然就是讓他們隨意一點的。 「南宮同學餓了么?」 「我讓人給你做點夜宵吧。」 跟周圍的女僕吩咐了一聲,隨後,支取蒼那的目光便看向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愛西亞。 輕輕一笑,她語氣溫和的說道。 「愛西亞·阿基多小姐是嗎?」 …

Read more

伴隨著許林的這一句話說出,已經喪失了理智的奇烈口中就發出了猛獸一般的低沉咆哮聲,直接朝著許林暴沖而來,沒有任何花俏的一拳就朝著許林的腦袋轟去,這一拳要是挨中的話,恐怕許林的腦袋都得直接爆炸開花了。

然而,許林可不是一般人,他的腳掌輕輕踩踏在地面上,但是腳底下卻是爆發出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同時許林的身體向後倒退而出,躲開了奇烈的這一拳。 奇烈這一拳撲了個空,直接落在了地面上。那恐怖的力量,直接作用在了地面上,爆發出了一股十分恐怖的威力,直接將地面打出一道道裂縫,蔓延四方,瞬間變成一張龐大的蜘蛛網似的,然後碎石橫飛,一副像是在拍好萊塢特效大電影一樣,十分的壯觀。 躲過了奇烈這一拳的許林雙眼閃爍著精芒,臉上露出了一抹思忖之色,唇角邊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說道:「喲喲喲。這個小子的潛力挺不錯的嘛,的確是值得培養。」 「咻!」 就在這個時候,奇烈腳下一動,又是朝著許林飆射而來,直接一爪朝著他的門面探抓而來。 「反應挺快的嘛,小子,不得不說,你的確是讓我挺欣賞的。」 許林抬起雙手。以金屬長棒格擋住了奇烈的這一爪擊,同時膝蓋稍微彎曲,一腳便是飛踹而出,直接狠狠的踹在了奇烈的胸膛上,那龐大的力道,直接把奇烈的身體給踹到上天。 「但是呢,你現在還是太弱了,所以……」 伴隨著許林口中的聲音響起,他的雙腳也是重重的踩踏在地面上,然後騰空而起,雙手握著金屬長棒,咧嘴一笑。狠狠的朝著奇烈的身上猛然砸去。 「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我回去上課吧!」 …

Read more

這時候,在山頂平台上,有些眾多學員,都在這裏迎接他們各自的院長。

坤靈來之前就下了命令,他不喜歡學員荒廢時間,用來等待迎接他們,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多加修鍊,早日突破更高層次。 霧隱院此時來了二十多人,由一位老學員帶頭,看見霧隱后,紛紛站起來前去迎接。 長極院和乾元院只來了十幾人,他們是由長老帶隊過來,看見各自院長后,也紛紛快步行去。 坤靈對着身後的五人說了一句,便朝着山下行去。 「坤院長,就這麼一走了之了?」一道令人討厭的聲音突然從他們身後響起。 「谷佑,你皮又癢了?」餘地看着他,嘴裏緩緩吐出一句。 「你……」谷佑想反駁,但他的實力擺在這裏,若動手,吃虧的還是他自己。 「我並不是來找麻煩的,我只想問一下,你們打了人就這樣一走了之了?」谷佑笑了笑。 「哦?」坤靈過來了,他看向了谷佑,語氣有些森冷,問道:「那你可否告訴我,我們應該怎麼補償你?要是說不上來,今日霧隱都保不住你!」 「坤院長,不用他說,我來說吧!」正當谷佑一臉不知所措的時候,一道聲音緩緩從他的身後響起。 …

Read more

天譴只有道祖境界的強者才能承受的了,雷焰焰只有準聖境界的實力。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沒有遇到天譴。 不幸的是,她遇到了甚至比天譴甚至更可怕的聖龍殿。 司空白很是自責,「都怪我沒有攔住這丫頭。」 南玄大師等人也都附和道,「是啊!要是我們攔着她就不會遇到這樣的事了。」 「她要是想去,你們也攔不住,算了,我相信她會沒事的,我一定會救她回來的。」林天成臉上流露出堅定的神色,「好了,先不說這個了,趙雷你去將我的那些朋友都招呼道大殿上來。」 林天成有185顆半道果,他給王夢欣,凌墨晴,李茹菲等24人每人給了一顆半道果。 半道果能延長五十年壽命,但絕不是多吃就可以多延長一個五十年。 讓林天成吃驚的是這24個華國來的女朋友都已經踏上了修真之路,如今的實力也已經達到了金丹期左右。 在場的南玄大師,司空白,水陽真人,若水,葉歡,甚至是趙雷都得到了一顆半道果。 還有白雪,白雨這兩個丫頭。 …

Read more

這倒我心中更加好奇。

隨着白煙濃郁到一定程度,它開始慢慢爬向爐頂,就像一團有生命的麵糰一樣緩緩蠕動,以及其緩慢,但及其穩重的姿態順着爐子的花紋向爐頂的那個小蓋兒行進。 兩人這時停下了手裏的竹竿,都仰著頭注視着那團白煙,眼神中充滿崇敬。 白煙抵達爐頂,緩緩停頓,後面的白煙悉數跟上,一層層覆蓋到率先到達的白煙上。 看着這幅場景,我忽然覺得有些眼熟。 ······鶯兒之前像影子一樣從黑暗中現身時,好像也是這樣出現的······ 難道是這兩個人害了鶯兒? 我向前探了探身子。 不出所料,那團白煙果然在爐頂凝聚成了人形,最開始彷彿水中的影子一樣波盪不止,彷彿隨時都要破裂,但隨着白煙全部凝聚到一起,那人影也變得越發穩定。 最後化作一個十分堅固的人形形狀。 我看着那個人影的臉,發現他正是村裏剛丟那具屍體的主人,其長相與屍體一模一樣,除了眼睛和舌頭。 …

Read more

沒有,主要是小主人用事實證明了的,所以別人也不好和他動手,只是那以後,就在也沒有人在小主人面前,提有關修行的事情了,就算是老主人,他們也只是關心一下,讓他別太累了,從來都不問境界什麼的。

「哈哈哈!想想都感覺好笑,他們也不想想,小主人是一般人能比的嗎?要不是小主人身體還沒有長開,想來現在最少都到了王境了。」 這還是小主人以前控制了修行的原因,因為用小主人的話說,他可不想一直長不大的樣子,要定格也定在他最好的年紀,所以一直忍著沒有過多的修行,這次可能是因為上次事件的原因,小主人開始主動修行鎮宇天經了。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為什麼這樣的天賦,修為才這樣一點,也才開始修行鎮宇天經,不過修行鎮宇天經,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的,也可能是主人發現了這一點,所以才一直在修行吧!」 你的意思是說,鎮宇天經不會影響人的發育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對小主人到是一個好消息,至少小主人可以全力修行了,也不知道全力修行的小主人,地是什麼樣子的。 「狗子,你想太多了,現在小主人還讓封禁給禁制住了,你覺得小主人能全力修行了嗎!還得打破封禁才行。」 這點你們到不用擔心,以鎮宇天經的特性,這個封禁只會成為主人的養料,相信用不了多久,這個封禁就會被鎮宇天經給吸收完全,那樣的話,封禁就自解了。 「沒有想到小主人家的鎮族功法這樣厲害,難怪老主人他們都不幫小主人解開,原來是因為這樣,那有些事情就說得通了。」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哦,現在鎮守一族的鎮宇天經,是有這樣的能力,但是能力也是有限的,就算修行也得最少三年才能解封。 聽到這話,二寵並沒有什麼意外的神色,只是平淡的說道:「看來和小主人開始計算的是一樣的,那這樣的功法也很神奇了,感覺無所不融,無所不包,這樣的功能是不是太強大了一些。」 鎮守一族的功法,當然不一樣了,要知道這是大道給與的功法,和一般的功法能比的嗎!真的不能比。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