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哈哈哈!」

「天策戰神,被我們打的頭破血流啊!」 「可憐的天策戰神,連自己老婆都保護不了,現在還要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我們少主打掉孩子!」 「嘖嘖嘖,什麼狗屁戰神,連乞丐都不如!」 秦風視野變成了一片血紅色,眾人的嘲笑聲,宛若刀子不斷刺在他的心頭。 沒錯! 這些人說的其實沒有錯。 他就是一個廢物! 堂堂天策戰神,曾經何等威風? 大夏境內,所有武者無不以他為尊,見面都要叩拜行禮,在他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曾幾何時,他手握百萬大軍,威震北境,征服天下豪傑。 …

Read more

麻衣老者慈愛地安慰著蜷縮著身子的醜婦,絲毫不因為對方的醜陋與惡病而嫌棄,這實在是一副很溫情,也很令人心酸的畫面。

平時連乞丐都不願意來到暖陽巷,此時已是黃昏時分,更不會有其他人前來。 然而就在這時,巷子突然闖來一輛敞蓬的馬車,上面還坐着兩個人,一男一女,神色焦慮,身後還跟着一群丐幫弟子。 正是郭靖夫婦。 在見到這輛馬車之後,地上的醜婦頓時激動起來,但只能嘶啞地嗬嗬著,身上更是連一動都動不了了。 「乖孩子,又犯病啦!忍住啊……」 麻衣老者慈愛地安撫著,突然攔住了前行的馬車:「兩位貴人行行好吧,施捨老頭子一點銀子給孫女治病,日後必能多福多壽的!」 黃蓉看到醜婦人,又想起自己失蹤多日的女兒,惻隱之心一動,塞了一張銀票在老人手裏。 「多謝兩位貴人,多謝兩位貴人!」 馬車繼續前行,丐幫弟子將整個暖陽巷搜查了個遍,仍舊一無所獲,無奈離去, 而躺在地上的郭襄,卻似乎掉入了一個無底的深淵之中。 …

Read more

「我龍堯難道瞎了狗眼?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幸福,葬送在他的手裡?」

哭泣的龍堯,怨聲載道,對雷凌恨之入骨。 因為雷凌的無情,傷害了自己萌芽般的愛情。 她雖然是女人,但這是她人生第一次,第一次喜歡一個人,也是第一次勇敢的去追求。 可她太傻了。 自己的異想天開,弄得自己遍體鱗傷,最後受傷的是自己,卻成全了雷凌。 嗚嗚……。 越想越傷心的龍堯,終究還是沒能忍住,哭出聲來。 聲音很小,但聽的讓人心疼。 就在龍堯,哭泣中飛行時,陰差陽錯撞在迎面飛行而來的一位男子身上。 嘭! …

Read more

或平凡或不凡的出生,最終為了至愛的親人朋友,甚至只是想要守護的陌生人而選擇以最為慘烈悲壯的形式死去,誰能說他們不是英雄,不是主角呢?

在他們的生命中,他們便是主角! 沒人可以替代的主角! 而年輕女子縱強,卻也在林玉他們狂風驟雨不惜性命的狂暴攻擊中受了極嚴重的傷,幾乎隕落。 關鍵時刻,令林玉未曾料到的一個人居然在城牆之上出現了。 此人在女子性命垂危之際救下了她。 但雖然如此,林玉心中並不惱恨,反而有些開心,有些喜悅,有些興奮。 因為這個突然出現之人,不是別人,正是敵軍主帥——蕭戰。 誰也沒想到,他竟然在看似大好的戰局中,親自來到了前沿戰場,而且還是出現在了酣戰最為激烈的城頭。 望著敵軍主帥蕭戰,林玉忽然笑了起來,看似高興的笑容配上他此時滿臉滿身的鮮血,說實話,頗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當真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

Read more

「道爺救我!」道童尖叫起來。

轟! 刀光橫空而至,激起漫天塵霧,將他的叫聲淹沒。 嗯? 秦楓挑了挑眉頭,神色微動:地上突然出現了一張巨口,直接將那道童吞了…… 。 戰鬥在持續,最先結束的,是暗金級這一邊。 八千對三千,將近三倍的優勢,並且,隨着暗金級的地精,數量越來越少,這個優勢還在不斷的增長。 除了一開始,骷髏獸這邊,會不時的,出現一些傷亡外,到了最後,基本上連受傷都沒有。 不過有着林衛的指示,最多也就出現五打一的情況,雖然如此,暗金級這邊,依然搶到了第一。 戰鬥結束之後,剩下的七千多暗金級骷髏獸,便在林衛的指示下,前去幫助那些白金級骷髏獸,對付那些白金級的地精。 …

Read more

如果剛才宮媚秋用力一掐,晚晚就沒命了。

小孩子那脆弱的脖頸,簡直是不堪一擊!她平時都不敢太用力,哪經得起宮媚秋這樣折騰。 「可是,她踩著晚晚的娃娃。」晚晚低聲說道。 她根本就不知道宮媚秋在那,只知道娃娃掉下來,她下樓找,剛好碰上了,想逃離已經來不及了。 「抱歉,都怪媽咪沒保護好你。」唐南綰說道。 她精緻的小臉寫滿了歉意,上次讓晚晚在廁所里受驚,她已經膽戰心驚,沒料今天卻目睹她被宮媚秋掐著往地上摔去的畫面,唐南綰回想,還心有餘悸。 「不關媽咪的事!晚晚很棒,一點都不害怕哦,所以媽咪不許難過。」晚晚說著,臉上泛起笑意,爬起來對著唐南綰的臉親了上去。 管家遠遠看著這溫馨的一幕,他拿起手機,撥通了個電話。 。 永別(初三時寫的歌詞) (1) …

Read more

楚嬌嬌拍拍胸口,道:「交給我,1整個131屆,還沒有我楚嬌嬌打不死的人。」

岳棲光翻個白眼,說:「爸爸至今活蹦亂跑!」 楚嬌嬌怪異的看著他,說:「你真的想體驗一下看著你弟弟收屍的感覺嗎?」 季柚嘆口氣,說:「夥伴們,咱也是一起打敗過8級蝰蟲的大佬了,說出去夠吹一輩子,能不能成熟點?穩重點?像沈長青同學學習學習?少鬥嘴,都干實事啊。」 岳棲光、楚嬌嬌:「……咳咳……誰愛跟這種蠢貨鬥嘴?」 接著。 季柚將打聽的情報圖,給楚嬌嬌、盛清顏、岳棲光看了一眼,然後,問:「嬌嬌,你跟岳棲光,加上盛清顏3個,能不能把蔣方這個7人小組解決?」 楚嬌嬌道:「能。」 其他兩位沒說,但揚起的下巴,意思很明確。 季柚道:「好,就交給你們。」 想了想,季柚略不放心地問:「5分鐘?能行嗎?」 …

Read more

「就是屠夫!」

「但是我記得屠夫好像不是這個顏色吧?」 「就是這個顏色!」 門縫裡,十幾個人小心翼翼的爭論著,目光卻一點都沒有脫離夏波的身影,那道身影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啊。 他難道不怕被抓到嗎? 要知道局外人在規則求生公路上使用技巧是會被抓到的,而且最關鍵的一點,那就是規則虛無縹緲,技巧無法打中規則之力,這就讓技巧在這裡的存在感被壓低了很多。 「我倒是小看了你!不愧是擁有特殊身份的生物!」醜人說道。 夏波不著急,實力在緩緩增長,時間越久,他的實力也就越強大。 他沒說話,只是目光盯著面前的生物,帶著一絲冰冷的意味。 「不說話,那就去死吧!」醜人盯著夏波,見他不做聲,目光轉而變得冰冷,凝聚規則之力以錐形態狠狠地碾壓過去。 空間震動,一股莫大的壓力感傳來。 …

Read more

因為二狗子知道葉青的可怕之處。

他還遠遠不是葉青的對手。 不過,這一次,二狗子膽子大了。 非但沒有跑路,反而在葉青的面前叫囂。 「你特么的,天天欺負人家小姑娘,還有理了?」 葉青眉頭一皺,揮動龍炎聖劍,直接就朝着二狗子殺了過來。 二狗子嚇了一跳。 「小葉子,你不講武德,搞偷襲!」 「兄弟們,我的兄弟們呢?快點上啊!」 二狗子嗷嗷直叫。 很快,他手下的三位得力戰將,就站了出來。 …

Read more

畢竟時間已經步步逼近了,當時接到電話的時候,慕容家主本來想要拒絕的。

可是如果自己拒絕的話,蘇家那裡就會撤掉對慕容家所有的投資,慕容家主是不想犯這個險的。 可是現如今現在的情況,就算是自己不想讓蘇家發現,怕是蘇家也會懷疑吧! 。 如今第一部戲正式開播,第二部戲正式開拍,等忙完這一段,她真的想好好休息休息了。 剛畢業那會兒事業心很重,一心撲在工作上就想做出點成就,一是和小時候的經歷有關,二是因為當時自己有點自卑,一心想要做出點成就,讓自己能夠有資格站在楊昭霖身邊。 後來得到了婆婆的祝福,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她心底的自卑逐漸淡化。 再到後來與親生父母相認,意外得到父母長輩的寵愛,哥哥弟弟的護佑……她徹底想開了,其實身份並沒有那麼重要,只要有愛,只要心存善意,珍惜身邊的人珍惜自己擁有的一切就好了。 就像她沒有認祖歸宗之前,不喜交談不善言辭,就是一個不討喜的獨行俠,最開始除了霖身邊什麼人都沒有,認祖歸宗之後,爺爺的溺愛,父母的寵愛,兄弟姐妹的關愛,她喜歡上了笑, 整個人徹底的走出陰霾成了一個陽光開朗的女孩。 俗話說的好,愛笑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