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不過兩個人性格、愛好還是有些差距,也幸好是聚少離多,不然的話估計現在都得時不時吵架一下,比如關於花,秦元清是完全無感,覺得不管是什麼花,都差不多。

至於浪漫,坑爹的,雖然秦元清會時不時買束花送給她,但是秦元清一直不明白,這有啥好浪漫的。花插在花瓶上,沒幾天不照樣扔了。 有時候他都覺得,女人就是麻煩,追求這追求那,一會兒東一會兒西的,讓人着實琢磨不透。 還有那爲了保持身材,有時候甚至飯都不吃,就吃個水果,秦元清對此是深惡痛絕,這不是糟蹋自己身體麼,本來身體好好的,說不定都會因此出現各種毛病。 到了中旬的時候,景田再次離開了,因爲《琅琊榜》劇組已經組建完畢,即將開拍了,景田這個女主角也要參與拍攝了,這一次景田不僅僅是女主角還是製片人,而編輯則是請了原作者。 秦元清倒是有些好奇,景田能否像劉濤那樣把女主角演出彩。 秦元清在景田離開後,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汽車研究院,他在國慶之時打的保密培訓報告,學校也終於有了下文,專門派了個保密科的人過來,不過不是常駐,而是培養大家的保密意識。 有時候就是很不可思議,一般人沒有保密意識,就是因爲不知道如果泄密會造成多麼嚴重的事,而自己也會面臨牢獄之災,甚至是死刑。 秦元清都覺得,有必要隔三差五的進行保密工作座談,讓每個人都時刻謹記着。 汽車研究院隨着調整後,十個實驗室分別是CVT實驗室、底盤實驗室、新能源汽車實驗室、智能實驗室、柴油發動機實驗室、充電樁實驗室、8AT實驗室、電路集成實驗室、尾氣處理實驗室、整車車型實驗室。 新能源汽車,在這個時候已經是熱門話題,畢竟當初碳排放權爭論不休,發達國家意圖用碳排放量限制發展中國家的發展,而且伴隨着溫室效應的影響,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已經是全球的共識。 …

Read more

「你不喜歡那種振臂一呼,群臣朝拜,權欲天下的感覺嗎?」

「不喜歡。」顏幽幽不假思索的否定。 只是,話一出口,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轉頭也怔怔的望着什方逸臨,她沒忘記,他的身份,是當朝王爺,如若他有心競爭那位子,那她 「我的意思是,每個人所追求的東西不同,於我而言,肆意瀟灑,自由自在的生活,才不枉.」 「我也不喜歡。」他突然打斷她。 「啊!」顏幽幽愣住了。 「我說,我也不喜歡,不喜歡那個位子,但我這麼多年,努力讓自己變強,努力讓自己變的有存在感,努力讓自己在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城內生存下去。」 「我沒日沒夜的習武,東南西奔的為朝廷辦事,南征北戰的馳騁沙場,佈下了一盤又一盤棋子,給自己穿上了一層厚厚的鎧甲,只為不讓敵人看穿。」只為能護佑自己的母妃和母妃背後那搖搖欲墜的母族。 可是,老天終究和他開了個玩笑,六個皇子,除了權傾朝野的嫡皇長子太子-什方浦澤外。 唯有他,出身軍營,手握邊疆三十萬大軍的兵權,如此『功高震主』『豐功偉績』的皇子,可想而知,會得到來自父皇和兄弟們怎麼樣的懷疑和試探。 …

Read more

這「分紅」以及福利等政策,是蘇情婉從後世搬來的概念,這大順的封建思想雖然已經固化,短時間自己也做不出什麼改變,但是後世有一些好的東西,這這個王朝依舊是可以適用的。

蘇情婉笑了笑:「你們只要認真干,本王妃是絕對不會虧待各位的。」 掌柜的敲打著算盤,有些欣慰的點了點頭,昔日的蘇三小姐或許是在丞相府中受到了打壓,才沒有展示出自己過人的才華,但是如今的攝政王妃卻是如同那掙脫了枷鎖的雄鷹一般,在醫術和管事能方面展現出了自己過人的天賦。 看著攝政王妃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掌柜想了想,才走上前去,小聲詢問道:「主子,如今咱們的鋪子生意十分好,有些藥鋪也想和我們合作,您看?」 蘇情婉的藥鋪在其治理下,是越發的火熱,甚至西涼都有商人慕名而來,來這裡尋找些獨家藥材。 只是……如今她做的事女人的生意,在葯妝的研製成本還沒有完全收回來的時候,她是絕對不可能把這塊肥肉交出去的。 想了一會,蘇情婉才淡淡的回答道:「掌柜的,我倒是覺得,這合作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 掌柜有些好奇:「可是我們現在人手有些緊缺,若是和其他藥鋪聯合起來,或許會輕鬆些。」 蘇情婉笑了笑,前世的商戰只是告訴她,這些尋求合作的藥鋪絕非表面這麼心誠,背地裡指不定想些什麼。 只是面對一臉不解的掌柜,蘇情婉還是難得耐心的解釋道:「掌柜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這京城中有多少女子?可掌握葯妝技術的目前只有我們。」 「這群人絕對不是簡單的尋求合作,估摸著就是想趁咱們人手緊缺的時候,把自己的人安插進來,順便再套走秘方。」 …

Read more

現在已經是後半夜,地面上的水淹沒到了車頭的位置,也就是輪胎的位置。

好在房車的車型夠大,跟重卡一樣,完全不是小貨車的級別,所以水位並沒有淹沒多少。 但是外邊的狂風,依舊是讓房車的車身緩緩地晃動。 不過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影響,卻依讓他睡不着覺了。 今晚這場雨,恐怕是野怪也不會再行動了。 級別越高的野怪,智慧程度也就越高。 誰會頂着這場暴風雨前來,而且暴風雨的範圍十分恐怖,從這在這無邊的草原上形成了厚厚的積水,就能夠看出來。 夏波回到休閑娛樂的區域,沏上一杯茶。 沒有了睡意,聽着外邊的暴雨聲,喝着茶,心中還算愜意。 意念一動,一枚膠囊出現在手中。 【家園安全膠囊】 …

Read more

我恍惚的記得,是聽村裏的人提起過,當年白勝利從縣城裏回來的時候,跟別人說過自己有個孩子,但卻沒人見過,後來聽說,他是把孩子賣給了別人,換了3000塊錢。

看來這名字就是這麼來的。 我上下都打了兩眼白三千,這才覺得他果然是像白勝利。不過很顯然,這個傢伙也不是普通人。在地下挖掘的時候能挖的那麼快。 抬頭朝四周望,這才發現,前面不遠的地方正是我的朝陽寺飯店。 二十幾里路,竟然就這麼快挖過來了。心裏不禁對這個小子生出了很多的敬佩。 不由得感嘆,這世上真是有太多的奇怪本事的人。 我們站起身,邁著蹣跚的步子,回到了朝陽寺飯店。 折騰了半夜,也的確是累了。我只想好好的睡上一會,明天白天還得去一趟芙蓉鎮。 我的摩托車還在韓振國家門口,而且韓振國那老小子半夜放火,差點燒死我,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白勝利見我安然無恙的回來,自然10分的高興,伸手拍了拍他兒子的肩膀: 「還真行,沒給你爹我丟臉……」 …

Read more

小雅和暖暖此時大氣都不敢出。

她們怎麼也沒想到,之前在電梯里嘲諷過的女人,竟然當真出現在這裡,還和霍總一副很熟稔的模樣。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小姐,別誤會,一些小問題,我來處理就好。」 陸晨適時的站出來,笑的溫文爾雅,「霍總,這裡交給我,您先進去換身衣服吧。」 「嗯。」 應了一聲,霍城轉身進了辦公室。 沈懷琳和艾築也跟著走了進去。 門一關上,剩下小雅和暖暖站在原地,緊張的手足無措。 陸晨冷眼看著她們,打量一番。 就在她們慌得心臟都要跳出來的時候,只聽到陸晨突然笑了一聲。 …

Read more

雖然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自由艦娘,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自由艦娘會選擇一個沒有心智魔方適應率的人作為指揮官,因為沒有心智魔方適應率的人,就連最簡單的契約都不可能。

「我剛才給你說的都聽到了嗎?」威爾士親王對著秦歌說道。 「嗯,將手伸到這個機器的心智魔方上面,只要心智魔方有反應,那麼就代表著對心智魔方有適應率,如果沒有,那就代表著不能當指揮官。」秦歌點點頭,並重複了一下威爾士親王剛才的話。 「嗯,那麼祝你好運。」威爾士親王微笑著對秦歌說道。 秦歌點了點頭,走到了檢測裝置的面前,看著這個頗為複雜的裝置,將手放在了最上方那晶瑩剔透的藍色心智魔方上面。 在一旁威爾士親王和撫順的注視中,那顆晶瑩剔透的心智魔方開始發生了變化。從一開始的無色漸漸的開始變得出現了白色,而當白色遍布整個心智魔方之中的時候,然後猛然變成了藍色,隨後是紫色,再接著,一道金光透過心智魔方傳了出來,讓一旁的威爾士親王微笑著點了點頭。 直到金色光芒充滿整個心智魔方,而魔方的中心點處此時卻泛出了一道不同的色彩,這一絲變化,自然逃不脫感官敏銳的威爾士親王。 「可以了!」她略顯匆忙的叫停了秦歌,而秦歌則順從的將手從心智魔方適應率檢測裝置上面拿了下來,看著心智魔方上面金色的光芒開始消失,隨後看向威爾士親王。 「恭喜你,你擁有成為指揮官的資格,並且你的心智魔方適應率為特級,這意味著你可以用心智魔方建造自身等級由普通到超稀有的艦娘。」威爾士親王對著秦歌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說道。 得到這一肯定的秦歌鬆了一口氣,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一旁的撫順對著威爾士親王說道,「院長,剛才最後出現的那個色彩,難道不是……」 「是又怎麼樣?」威爾士親王直接打斷了撫順的話,「那種存在的艦娘是可遇而不可求,與其盼望著那種的出現,還不如直接當做不存在,這樣也不會出現後悔或者什麼情緒。」 …

Read more

火極雙手結印,發動了【陽極煉世訣】中的秘法!

只見雷霆剛剛劈進大焚界便被一股煉化之力攀附而上,還沒等落在火極的身上便盡數消弭於無形! 要知道,如今的雷極的戰鬥力已經可以碾壓尋常六階高級修士了,其武技的威力也是非比尋常。 如今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沒了? 「這個希雅!太過分了!」 雷極不忿的叨咕了一句。 這不就是坐地碉堡嘛! 進入大焚界的攻擊和敵人都會被煉世之力煉化掉。 在火極的真元耗干之前,尋常六階修士根本沒機會攻破火極的防線… 而戰鬥之間又可以無限恢復真元… 這是在卡bug! …

Read more

她好像真的喜歡上了那個人!

可是怎麼會這樣呢? 他是她的長輩啊,就算他在風光霽月那又關她什麼事? 不想了不想了,南宮玥暗暗告訴自己。 門又響了一聲,綠萼腳步極輕的走到窗邊,用燭火點燃手裏的驅蚊香。 綠萼輕輕吹滅驅蚊香上的火苗,火苗泯滅,變成了一點腥紅的火點。 她輕輕嗅了嗅驅蚊香飄散開來的香味。 一股淡淡的桃香,縈繞開來。 綠萼將香仔細的插進香爐中,又小心的看了看帳子,見裏面沒什麼動靜,這才轉身輕手輕腳的離開。 自從搬來金玉院后,南宮玥晚上就再也不讓人伺候。 將她們這些人都趕了出去。 …

Read more

抬頭看去,只見支取蒼那穿著十分休閑的長裙走了下來。

兩條修長的美褪瑩白如玉,腳下還踩著毛茸茸的拖鞋。 看起來柔和了許多,跟平常疏離高冷的形象判若兩人。 「蒼那會長,你吃過夜宵了嗎?」 見狀,南宮朔也沒太拘束。 對方都穿著這身出來了,顯然就是讓他們隨意一點的。 「南宮同學餓了么?」 「我讓人給你做點夜宵吧。」 跟周圍的女僕吩咐了一聲,隨後,支取蒼那的目光便看向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愛西亞。 輕輕一笑,她語氣溫和的說道。 「愛西亞·阿基多小姐是嗎?」 …

Read more